学好法 正念正行面对魔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九日】我是95年得法的。通过这些年的学法修炼,我真正体会到了学法的重要。

师父早在98年8月3日《溶于法中》有一段法“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集体读与个人看都一样。”再有在2000年7月20日《排除干扰》经文中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还有在2000年6月15日《走向圆满》的经文中有一段法“你们不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你们的不看书学法啊,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的修。”师父后来在很多的讲法中几乎都谈到了学法的重要。

比如在邪恶的迫害面前,在过生死的病业关时,在过生死离别的亲情关时,在各种各样的魔难当中,在各种各样的干扰考验当中,能不能坚定正念,能不能走出人来,能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完全取决于学法如何。如果在学法上打下了一个坚定的基础,而又能坚持无论多忙都能每天静心学法,就能在所有过关和魔难中正念正行,就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使邪恶无空可钻。如果没有把学法放在首位,不能每天静心学法,无论做多少事修炼的境界与层次都不会提高,因为师父的这部宇宙大法包涵着从一开始做一个好人到修出三界一直到极高层次,所以真正的修炼者就得不断的实修、不断的学法,并严格要求自己,才能不断的提高,要不怎么说是经文、经书呢,那就是经常看的文,经常看的书。如果忽视了学法,不能做到每天静心学法,在修炼的路上就会懈怠,在重大的魔难和在邪恶残酷的迫害当中,可能就把握不好,一些个常人的执著就放不下,就会用人心看待问题,那么魔难就会加大,时间就会拖长。甚至还会抱怨怎么师父不管我呢?我记得师父说过:“师父是在迫害中保护大法弟子而不是一个常人”,还说过:“正念正行时一定会保护”,那么正念正行,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都来源于法,大法就是我们的精進指南,大法就是我们正念正行的动力源泉。下面我把修炼中的几件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 病业关

得法前我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免疫力差,经常感冒,脾胃虚弱,气管炎,一直咳嗽了16年,痔疮(大便后出血)药吃了不少,可没有一样药物对我有明显的效果。在95年6月我喜得大法。并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真是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一切病症也在不知不觉中全部消失,真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在95年10月份有一次牙痛的要命,而且半边脸肿的老高,嘴也张不开了,吃饭就用筷子弄点食物往里挤,象得了破伤风的症状一样,当时得法才几个月,自己没有悟到是在消业,结果去医院看了医生,吃药打针。后来通过不断的深入学法,和师父在96年3月10日发表经文后,一直到现在无论出现在多么厉害的病业反应都坚定正念。最严重的一次是98年痔疮——大便后出血,又反出来了,每次大便后流一大摊血,血的颜色是黑红色的,有时还有象烂肉一样一块一块的,大约过了有半个月的时间,身体就有点空虚的感觉,但是学法、炼功、做事一样不误。在过了20多天的时候每次大便后还是那样,说实话心里有点犯嘀咕,心想人身体能有多少血,老这样下去不把人流死了吗?后来反复的学法,尤其《病业》那篇经文说的再清楚不过了——“关于新学员在一开始学功时,和身体已经调整过的老学员,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象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我对师父讲的法坚信不疑,并且悟到是真正的在消业和净化身体是大好事,把心放下了。大概在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突然有一天大便后没有血了,完全停止了。过了不到10天的时间身体完全恢复了,就感觉整个身体马上又充实起来了。

二、 拔牙

我在30多岁时左侧上牙床最后边又长出了一颗牙,这颗牙长的向外歪着,里边吃完饭老刺东西,长着又没用,我决定把它拔了。有一天上午11点钟到市里医院口腔科拔牙,按正常情况一会就完事了,可那天几个人轮番给我拔,钻头坏了两根,时间一直到了下午4点牙才总算拔下来了。那颗牙根四个叉而且向外歪着,牙床弄了个大洞,所以还缝了两针,这时医生说给开点药回家输三天液,象你这样张着嘴拔牙用了5个小时,这又不是灭菌室要在石家庄得叫你住一个星期的院。这时我猛然想到我是修炼的人,于是我就给医生说别给我开药了。我已有好几年没吃药了,我自从炼了法轮功后什么病都没有了,就连碰着磕着也不用上药,自己就好了,因为我们炼出来的那个功就在自动灭菌和病毒所以不会发炎,也就准没事。这时他们几个医生都用好奇眼光看着我说:“怪不得你有那么大的忍耐力,一躺5个小时象没事一样,我们还真没见过象你这样的。不过我们还是劝你吃点消炎药,输两天液。”另一个医生说“今天晚上痛的别想睡觉了,那半边脸也得象馒头一样肿起来。”我笑着说:“谢谢你们的关心,我心里有底。”我既没吃药也没输液,牙也没痛,脸也没肿。过了一个星期去拆线,医生一看说;“嗬!长的还挺好。”从医学角度他们觉的不可思议。

三、 走出去证实大法

2000年9月30日我带着一部份真相资料,和我写的讲明法轮功真相的公开信,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到达了北京。10月1日早6点我带上资料去一个公园把资料一份一份的放在长椅上,石桌上,公用电话上,最后只剩着一封公开信去了天安门广场。当时就本着对国家负责的想法,去给他们讲清大法真相,所以根本不怕被抓,心想我们正好和你们这些人讲真相。我们被抓送到一个地方,外边是几十个当兵的和武警,我们在里边。这时来了几个记者带着摄象机给我们录象。这时我拿出带的那封公开信交给那个记者,他把公开信放在地上用摄象机把公开信也录上了,后来把我们送到了河北省驻京办。

我们没有一点怕心,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那天晚上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不是一个地区的)被铐在暖气管子上。第二天早5点我心想现在打开手铐,去趟厕所,然后洗把脸多好,刚想完手铐哗啦就开了,当时非常高兴,也不知道是功能,就真的去了一趟厕所,洗了把脸,如果当时要走脱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跟我一块去的还有一个从未出过门的同修,我不想丢下他一个人在那儿,这样洗完脸后,我就把手铐放在手腕上,但没有上死,随时都可以打开。

警察把我们接回本市看守所,在提审过程中的事,警察是想叫我供出去北京是我组织的(因我们那一共去了6个人)好把我劳教,其实我并没有组织,只是我们觉的应该去讲真相、证实大法。记得那天从上午八点钟一直到下午两点,三个恶警一直对我行恶,开始头顶墙,脚离墙根2尺多远,然后三个恶警轮番用穿着鞋的脚踢我的臂部、后背、脖子,他们打累了,又想出了更歹毒的办法,就是找了一块比杏核大小的石子放在我的头与墙之间,为了加重我的痛苦。无论他们怎么折磨我就是不配合他们,我坚信我们没有错,就是去北京讲真相,证实法,我们也没有犯什么法律。当时我抱定一个念头就是打死也决不昧着良心去胡说。过了一会叫我坐在椅子上,然后一名恶警坐在我的对面,手拿一块木板一尺多长一寸多宽,嘴里说着师父的名字叫我骂师父,就这样不知说了多少遍,每说一遍我不骂就用木板狠劲抽打我的脸,屋里带着回声只听见啪啪的响,最后木板打烂了我也没骂一句。恶警气急败坏的说我就不信制不了你,我再找一根大棍子。结果真找来一根直径7——8公分,长1米的大棍子。又要我头顶墙,三个人轮番用木棍打,其中有一恶警说他可能用着功的,叫别人早受不了了。他们打累了,我也假装支持不住躺在地上。他们缓过劲来后,又把我从地上拉起来。其中一个恶警拿着那根大棒子顶住我的脚趾(我当时穿着一双单布鞋),整个人压了上去,顶完脚趾,对准那的脚背顶,就这样翻来覆去的整治了我5个多小时,也没达到他们的目地,时间已是下午1点 ,他们可能也感到饿了,这才结束了对我的行恶。

同修们看到这情况落泪了,因我并没有承受象我描述的那样的痛苦。虽然木板打在我的脸上啪啪的响,可我一点也不疼,最后木板都打烂了,我的脸不红不肿。用大木棍顶我的脚趾,脚背也没有疼的感觉,只是大腿的后侧被打的起了一道道的肉岗子。当时我就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如果没有师父保护,如果是一个常人,即使不被打死,也得鼻青脸肿,筋断骨折。回到监室我对我们的三个同修说,我真体会到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刻在保护我们呀!心里好象还有点高兴的感觉。可是当《2005年旧金山讲法》下来,我学到师父答弟子问的一段讲法时,我的眼泪刷一下就流下来了。师父是这样讲的:“虽然有神保护、有师父在看护,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象神一样正念正行能不能做到?要从中走出来得靠自己坚定的正念、对大法的坚信。师父可以替你承受痛苦,甚至你的疼痛我都可以替你承担,但是在这个严酷的压力下你的心能不能摆正?”学到此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泪流不止泣不成声。当时只悟到是师父保护弟子,真没想到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那么大的痛苦。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只是做了一点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很普通的事。

四、 在师父的呵护下,正念闯出洗脑班

2001年9月26日我正在厂子上班,乡政法书记带一帮人强行把我送往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

师父在2001年4月10日《建议》经文最后一段说:“那些所谓的做转化工作的也是被蒙蔽了的人,为什么不反过来向他们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呢?我建议所有正在被强迫转化的学员(没有被抓去转化的除外)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同时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恶而不是大法弟子。”

其实这一段讲法我认为就是专门为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讲的法(包括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行政拘留所),我觉的在这些地方讲真相比给外边一般人讲真相起的作用和效果还要好,第一他(她)本人明白了真相不至于在法正人间时被淘汰。第二可以给同修开创一个宽松的环境,减轻同修的被迫害,所以我就主动的给他们讲大法真相,揭穿电台、电视台等对我们师父及大法的造谣、中伤、和诬陷。

有一次,他们六七个人進入我的房间,目地就是对我進行围攻、转化。他们几个人坐了一个半圆圈,对着我就开始轰炸式的语言攻击和转化。一开始我没有吭声,只是静静的听,我听的目地是怎样针对他们的问题好一个个的用事实给他们讲明真相。过了一会我反问他们:“你们几个谁看过《转法轮》?”他们都支支吾吾的说:“我们不看那个。”我说:“既然这样,那对《转法轮》这本书和我们法轮大法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只有我最有发言权了。”我就开始给他们讲:“法轮功其实就是一种佛家的修炼方法。要修炼法轮功,就得从做一个好人做起,起码做一个好人,最后要修成无私无我、完全为他人着想的更高尚的人,要求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要求规范自己。师父并指出符合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好人,背离宇宙特性的人就是坏人。”我们师父在《转法轮》329页—330页有一段讲的是—“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说这多好。”这时有一个人插话说你们师父敛财。我说你千万别相信电视的宣传,那都是骗人的鬼话,可以说没有一句是真话,没有一个是真事,完全是栽赃陷害,要我说师父非但没敛财而是对众生的无私奉献。据我所知在93年健康博览会上师父做了三场报告,把其中一场的收入全部捐赠给了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这是有据可查的。又一个说卖书不是赚了很多钱吗?我笑了笑说,和《转法轮》同样厚的一本书价格比《转法轮》高出一倍到几倍。再说卖书赚钱的是经销商,跟我们师父有什么关系呀?我们师父不过只拿到了一点应得的稿费而已。又有人说那是“非法出版物”,我给他们说《转法轮》那本书是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全国新华书店经销,并有正式书号,曾被北京列为十大畅销书之一,这些情况你们都不知道吧!但这都是事实,你们都是有头脑的知识份子,应该有自己的分析判断才对,千万不要听之任之。文化大革命时想把国家主席刘少奇打倒,就硬把他说成是内奸、工贼、叛徒、特务,并说证据确凿、铁证如山。现在大家已都清楚是不是那么回事了。这时有一个人说:你讲的我们都换上你们那个牌就行了(管教人员都在上衣兜戴一个红牌,我们给了每人一个绿色的牌)。

通过不断的和他们讲真相,他们都不同程度的对我们有了一个正面的了解,有一个管教人员特意跟我说其实我们都愿意和你在一块聊。还有一天晚上洗脑班的副主任带着她爱人和孩子特意到我的房间听真相,并提出一些不明白的问题,我都给他们作了解答。有一天一个管教拿去了纸和笔,说写一个不炼的保证书就把你放了,出去后该怎么炼就怎么炼,别那么傻了。我想这几天一直用嘴讲,现在给了纸笔,这不正是叫我把真相更清楚的写出来,这样不正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走师父安排的路吗?于是我就写了师父如何叫我们做一个好人,并通过修炼后,心灵得到净化、身体得到了健康,自开始修炼至今从未吃过一粒药……后来他们看后说你怎么写这个,你要不按要求写真没办法放你出去。这样我就开始绝食抗议,整整两天两夜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喝,可是一点也没有不适的感觉。后来转念一想,如果因此把身体搞垮了,还不如想办法出去做一些该做的事情。这样我从开始绝食的第三天晚上在设有两层岗,并从两人轮流“看护”的情况下闯出了洗脑班。

虽然闯出了洗脑班,有家不能回。当时家中正在盖房,因我被抓進洗脑班,家中无人料理致使施工中断。我就找了一个地方把师父所有的讲法连续看了两三遍。就这样在外边大约过了40天。洗脑班的一名副主任和一名管教到我家给老伴说,你能找到他,就叫他回来,去说明一下情况就没事了,要不房子停着不能盖,总得有个了结。老伴一听也是那么回事,就找到我,我知道这两个人明白真相后对法轮功有所了解,也知道炼功的都是好人。所以我决定和他们见面,见面后他们二人都说:我们作保,你去把事了结一下就没事了。我说去也行,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别提写什么保证的事,他们都答应说行,这样又回到了洗脑班。

到了洗脑班他们二人就左右不了了,洗脑班的大头目说为了你的事市领导好好训了我们,还差点把我开除,就你出去的那天晚上我们一晚上也没睡觉到处找你。我说是,可你们也应该替我想一想,家里正在盖房,有许多事需要我处理,单位里也很忙,就平白无故的把我绑架到这儿非法拘禁。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其中有一个人说,你到这来可不是我们点名叫你来的,那都是你们乡里事。说到这“政保科”的一个人把我叫到二楼的一个大厅,整个洗脑班全力以赴轮番对付我一个人。变着法想叫我写保证,后来他们一看实在没办法,就他们自己写好了,后来说实在不写就算了,你在上边签个名也行。我说这不是给哄小孩子一样吗?我要签了字,这给我写有什么区别。这时脑子里反映出师父的一句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这使我的信念更加坚定,无论他们威逼恐吓,什么判刑、劳教。我心想你们就是枪毙我也不会配合你们。

最后一个出场的是我们乡政法书记,拿着纸和笔在眼前一甩“不写就劳教你三年”说完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回来态度突然改变了,温和的说今天太晚了,明天再走吧,路上不安全。我说什么时候走我都不怕,叫走不叫走全是你的事,我说完他就又出去了,最后回来说下去给主任见个面儿。我走下楼一看整个洗脑班的全部管教人员全在院里站着,主任也在那儿。我说主任,还有事吗?没事我就回去了。他说没事了你回家吧!在我临出大门时,他们喊你孩子结婚通知我们,等着喝你的喜酒哩。我说行,一定通知你们。

结语

通过这几个事真正使我体会到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真能做到正念正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真正做到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师父什么都能给我们做,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也就能在大法弟子的身上展现出来。真能做到这些要没有坚实的学法基础是很难做到的。我对学法是非常重视的,而且我每当看法时都感觉师父亲自讲一样,我以《转法轮》为主,其他所有师父的讲法一篇不落的反复学习,尤其7.20以后师父的讲法看的更多。看《明慧周刊》也很重要,对我们的修炼提高有很大的启发和帮助,我对周刊也是每本必看,而且是从头至尾一篇不落的看。最后提醒那些对学法不够重视的同修,一定要重视起来,只有反复的静心学法,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