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更多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锦州劳教所的罪恶,已经在网上多次揭露。现在我做一些补充。

1.锦州劳教所卫生所的罪恶

多年来,锦州劳教所卫生所在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中,已经完全成了中共流氓集团的工具。对绝食的大法学员,卫生所的医护人员们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协从恶警直接参与对大法学员的邪恶迫害,采取的灌食手段极其野蛮,二零零三年四月大法学员石忠岩就是被医务所恶人野蛮灌食致死。二零零五年,大法学员戚明力为了抵制灌食,用牙咬管子致使无法被灌食,医务所恶警史贞山就用灌食的管子在戚的鼻腔内来回反复的插,而且还打他的头。恶警对大法学员野蛮灌食时,手特别重和狠。恶警孙立和宋延明也是如此,有时插管时造成大法学员鼻腔出血,他们便一边指责大法学员,一边硬灌。

有些大法学员身体出现了病态,够保外条件,卫生所却配合二大队恶警,阻止法轮功学员保外就医。目前大法学员李勇、胡绍伟、邵明刚、戚明力身体被迫害的已经十分严重,医务所的恶警就千方百计阻拦他们保外就医,甚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进来时,身体有病,不够接收条件,他们也强行收下。大法学员戚明力来时腿被严重打伤,他们不给体检就收下了。后来家里人在外面得知戚的腿有截肢的危险,向他们反映时,他们也是搪塞,不给办保外。

目前他们还勾结石化医院协从他们迫害大法学员。胡绍伟、李勇身体被迫害得很严重,被他们送到石化医院敷衍处理一下就完事了,这其中也有二大队恶警的欺诈。

锦州劳教所卫生所狱医史贞山家的住址:锦州市古塔区定安里74号-91号东

卫生所电话:所长:0416——4575187
      内勤:0416——4575020
      值班室:0416——4575023

2.锦州劳教所所谓“驻检办”是虚设机构

锦州劳教所驻检办只是一个虚设的假招牌,表面上是为了对劳教人员“公正”对待而监督劳教所的权力机构,但是大法学员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时,他们根本就是站在中共恶党的立场上勾结其他警察对大法学员进行打压和迫害。这些年来他们从来没有真正解决过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迫害的任何问题,甚至在迫害非常严重时,更是视而不见。二零零五年初,大法学员戚明力、苗建国、胡绍伟为了反迫害而绝食,那个驻检办的所谓头头王××从形式上也来了解一下简单情况,实质上不但没有解决法轮功学员提出的要求,而且和恶警们站在一边打压法轮功学员。

3.“四防”犯人的恶行

四防犯人陈长彬给恶警白金龙贿赂,他就能一次又一次来到二大队行凶。以前他曾经以疯狂的迫害大法学员讨好恶警,此次他又想从法轮功学员身上获取什么。但是由于形势的变化,他没有了市场,但他为了获得自由自在,用金钱与物品收买了白金龙,便可以“指使”警察按他的意愿任意调岗或做一些其它事。有的警察也看不惯,但是面对“大队长”他们也是敢怒不敢言。陈经常向白金龙、李松涛汇报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以此来获取他们的欢心。类似情况,在二大队以前经常出现 。四防犯人平时的小恩小惠就能令恶警们得意忘形,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警察的形象。

邪恶的二大队利用“四防”强行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自由,他们给“四防”施压,看管期间不允许看书、听收音机等等,不允许吸烟用打火机,不允许有“危险品”,让他们全天二十四小时不离开法轮功学员,眼睛不许溜号地监视学员。但是二大队为了赚钱,在二零零六年五、六月间在外面收了一些手工活,强制让法轮功学员进行奴役劳动(此产品销往海外)。当时由于“大班”人少,严管的不让干活,就让四防干,有的四防找到恶警说:不让我们看书、用打火机,却让我们用剪子干活?说的恶警无言以对。

二零零七年一月六日,锦州劳教所二大队所谓的“大班”解体,目前那里坚定的大法学员仍然被隔离。一月十日大法学员李凯被非法送到这个黑窝内,被隔离十二天后,于一月二十二日被严管。

目前被严管的大法学员和“四防”的分配如下(括号里为四防犯人):

李连军(赵海、王亮);
张鹏云、李凯、刘全旺、翁宏俊(李刚、王德军);
王志刚、闫柏、战志刚、王清林、李凤田、刘元(范厚才、王武庭);
邵明刚、李勇、戚明力、胡绍伟、苗建国(庞玉平、孙国梁)。
门岗:陈长彬(此人极坏)、刘锦权、高是明

目前大法学员郭伟还在新收大队。

各屋还是由以前的几个恶警管理,只是张加彬不管大班,只管门岗,他们目前用四防充数维持这个邪恶的二大队,这段时间他们给四防开会比较勤,而恶人陈长彬经常向白金龙汇报大法学员的情况,他还贿赂白金龙(这些情况司法局、纪检、劳教所的头头及管理科都不知道)。

4.恶警趴窗户的丑闻

目前邪恶的锦州劳教所仍然没有停止对大法学员行恶,以前他们为了隔离法轮功学员,将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的窗户上都用不透明的胶带贴上,以此来阻止法轮功学员互相见面。如今这里的邪恶之徒们为了对“四防“施压找借口,以此来监视法轮功学员,他们将窗户底下抽去一条胶条,然后偷偷摸摸的不间断的趴窗户来监视“四防”和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然后用邪恶的规定说“四防”睡觉等手段强制他们严管法轮功学员。其实这是一种变相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这种行为与做法完全是恶党流氓特务的一套,经常在背地里干不正当的勾当,有时恶警完全象个幽灵一样游动在走廊之中,贼溜溜地偷窥。

5.多名大法学员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

邪恶的劳教所欺骗隐瞒大法学员身体健康情况,阻止大法学员保外就医。目前在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中有几名被迫害的十分严重,但劳教所采用哄骗的手段,对他们隐瞒实情。他们向有关部门表白说有病检查出来,只要符合标准就保外,实质上以千方百计阻拦病情严重的大法学员保外就医,以此达到迫害大法学员的目地。

李勇:血压高达到240.在市中心医院检查时,院方称为建院史上所见此年龄段血压最高的。当时劳教所谎称正在为其办理手续,后又不了了之了。而零零六年八月,李勇血压再次升高,要求保外,劳教所不理,李勇绝食抗议,却遭到灌食迫害。

邵明刚:高血压最高达260,劳教所也是不闻不问,以后再量血压根本就不告诉本人情况。

戚明力:被非法送来时腿就有伤,他告诉狱医史贞山,办案单位伪造证据强行将他送来的,史却不理会,硬是将他收下。由于长期非法关押加上迫害,目前他两腿麻木没有知觉,右脚耷拉着,行走十分困难,而劳教所却不闻不问。有时家人找时也只是敷衍一下,以前的腿伤家里曾拿片子鉴定,完全够保外条件,可劳教所却不放人。

胡绍伟:视神经炎,腿脚不便,还有严重的心肌炎。可医院却说查不出病由。劳教所干警李凤林、刘兴江、李松涛,还有司法局齐放等人,曾在胡绝食期间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答应,只要查出病够条件就给保外,可是后来却杳无音信。胡二零零六年八月感到身体极其不适,院里带他检查发现他有严重的冠心病(劳累性心绞痛)心脏明显移位,劳教所仍不给其办理保外。后来胡心脏病发作,无人理睬,九月九日胡绝食抗议,遭到灌食迫害,期间在石化医院灌食时,恶警竟将管插到他的肺里,险些造成胡死亡。目前劳教所对胡没有答复,他们的就是要讨好恶党对大法学员进行长期的迫害。

目前锦州市劳教所二大队队长白金龙、管理科唐丹萍、器械科张立军等人仍追随中共,继续直接或间接迫害和刁难大法学员及家属,在每月的接见日,一次只让几名家属进去,其余的在外边等着,接见时间只给半个小时,还让狱警看着,进去之前还搜身检查,查出所谓的他们认为“不合格”的东西,就不让进去,并口出狂言。不配合检查的也不让进去见人,几个门卫警察的态度也很邪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