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沈阳市龙山教养院是迫害大法学员的魔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三日】我一九九六年得法。那时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与同修们一起切磋,向世人洪法,讲述着大法的神奇、美好,每天过得都非常愉快。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江氏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打压,我们康平县张强镇三棵树村的村干部姜志龙、刘玉成、董明良、孙宝春、王贵、尹百和等人把我们叫到村上,让我们把书交出来,逼问我们:还炼不炼法轮功,并规定三人在一起就算“聚会”,出门得请假,否则就没收承包田。他们还收去我们的身份证,又雇人监视我们几个同修,时不时的把我们弄到村上,强迫我们听恶党诬陷大法的歪理邪说。我们每天都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在没有任何自由的情况下,二零零零年新年,我和本村的几名大法学员一同去北京上访,想跟中央说明大法真相。可到那一看,根本就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个北京,那里更没有我们说话的地方。天安门广场一片恐怖,黑压压的警察、便衣强行把大法学员推上车。见此情景,我们就上前和警察讲真相,他们根本不听,二话不说随即野蛮的把我们推上警车,还一片胡言乱语。

我们被绑架到一个公安分局。恶警强行给我们照像、滚手印,逼问我们是哪来的,并恐吓我们说:不说哪来的,就把你们关到地下室,要不就把你们送到大沙漠里去,让你们有去无回。在我去北京上访后,家里被张强镇派出所所长刘春雨带领几个人非法搜查。强迫我丈夫交出大法书,同时勒索六百元钱,说是伙食费,也没有任何手续。我丈夫向他们要收据,第二天给送来一张白条。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送到龙山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

到龙山教养院当天,我们就被流氓式的搜身,强迫我们蹲着,逼迫我们说不学不炼了。女恶警王静慧抬腿就踢人。我们每天吃的是黑不黑,白不白的窝头,带腻虫的萝卜块汤,烂咸菜。恶警让犯人看着我们,坏人看好人。恶人强迫我们坐板,手必须放在膝盖上,身体稍微一动,恶警和犯人上来就是一顿毒打。他们还强迫我们做各种奴工。在那里每时每刻都能听到恶警的叫骂声,我们的精神绷的紧紧的。

十多天以后,他们开始对学员進行强制“转化”: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飞机式的头顶墙、用牙签往身体上任意乱扎、暴打、电棍电、罚蹲、面墙壁站着、关小号等等,不择手段的残害大法学员。他们见我不“转化”就指使邪悟的人打我,掐我脖子,打的我全身到处是黑紫色,掐的我嗓子不能发音,好几个星期说不出话来。我被迫害的月经失调、小便失禁。那时我身体非常虚弱,走路得靠两个人架着走,如有人说话稍微声大一点,就被吓的立即坐下,双手按住心脏,否则就得休克过去。后来我的眼睛看不清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仍然指使邪悟的人,给我施加精神压力。

在那些日子里我想到了死,但我又想到师父说自杀是有罪的,我就努力的抑制自己,我不向邪恶妥协,更不能破坏大法。我知道无论怎样我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这一信念,终于走过了那段艰难痛苦的日子。

我写出这些是想让人们认清恶党的邪恶,让那些随从迫害大法学员的人悔过,让世人明白真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