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女子监狱的凶残洗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河北省女子监狱二零零六年五月初又办了一次所谓的攻坚,有的大法弟子是被抬去的,有的是从禁闭室送去加重迫害的,恶人把大法弟子送去时就叫嚣“就是叫你们服。”开始是安排邪悟者四人一组围着大法弟子散布他们的谎言,你要反驳,他们就群起而攻之。如不转化就进行第二步,就是所谓的“熬鹰”车轮战术,日夜煎熬大法弟子,不让睡觉,安排八个邪悟者(犹大)、两个包夹,分成三班。邪悟者分两班轮流着,午休和吃饭时间由两个包夹来代替,他们轮流着休息而不给大法弟子半点休息时间,最邪恶的是他们轮流着跟你说、跟你吵闹,还挑逗着你说,指使包夹在你周围摔摔打打,吵吵闹闹,却邪说是大法弟子带来的不祥和的场。邪悟者否定发正念和学法,更仇视大法弟子的反迫害,对于身体不好的每天给三、四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由包夹的值班看着。

邪悟者怕大法弟子发正念,大法弟子走哪跟哪,不让有空闲,后半夜让休息时,就唆使包夹干坏事,或打开窗户把蚊子放进来,或将抽屉拉来拉去,动静很大,或两个人吵个不停。这个期间不妥协的不让出屋,由包夹看着,打饭打水晾衣服都由包夹做,他们为此辱骂大法弟子。更不许大法弟子互相见面,怕有什么“串连”。所谓的队长们(由各个监区抽来的)不时的臭骂一通,对大法学员进行人格侮辱。对转化妥协的就让他们看诽谤大法的录像(都是恶党制造出的对大法造谣诬蔑的东西),读一些专用来诽谤大法的书籍,或所谓转化者写的东西,由邪悟者带着学,进行所谓的“巩固”,带着唱歌跳舞,企图动摇迷惑大法弟子,唆使包夹(多是杀人犯、无期犯)协助迫害。如不转化,就拳脚相加,把大法弟子关在小屋里,安排三个包夹,两个邪悟者对大法弟子扇耳光,辱骂,各种体罚,如鼻尖、脚尖挨着墙,双手垂直,双眼直视白墙。恶人叫嚣:“看你前面是啥,你还有路走吗?再走就是死路一条。”大法弟子一动就挨打,恶人规定时间回答他们的问题,回答的不是他们想听的就用木棍竹棍打身体的任何部位。打人都是包夹动手,犹大煽动然后软硬兼施胁迫大法弟子屈服。如果大法弟子还不转化,迫害更是变本加厉,体罚也加码。大法弟子每天回去后,满身都是被踢打的脚印。恶人们还叫骂:“你绝食也不怕,人都说我坏,我要叫你们慢慢看我到底怎么样。”过后他们还说:“我知道你们要给我上恶人榜,我们不怕。”对于屈服邪恶压力被迫转化又写了声明的,他们不敢接,强迫其毁掉。连他们自己也说洗脑班起的作用不大。

最近天冷以后听说大法弟子刘小荣被非法劫持到监狱后就一直绝食,很坚定,邪恶迫害很严重,希望大法弟子发出强大的正念,加持该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解体邪恶,破除迫害。

河北省女子监狱恶人榜

队长:于淑琪、韩狱长、葛曙光,姓段的(来自二狱)、姓马的(来自太行监狱)、姓杜的、姓黄的(来自四监狱,此人很邪恶)、张平及各监区的教导员。参与迫害的还有组长唐德林,包夹武路珍(井陉人)、李梅子(正定人)。

犹大:兰奇志(石家庄)、秦书娥(沧州任丘)、李贵娟(沧州河间)、倪春香(北京)、李玉翠(行唐)、谢占芬(沧州任丘)、舍巧玲(邯郸)、范秀琴(承德)、唐会、刘润玲(由于杨晓杰的死不再直接参与,但也很邪恶)、来自太行监狱的何金环,蔡永存还在行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