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沂水县王秀凤等人的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听闻山东省沂水县信访副局长王秀凤的儿子被刺身亡。事后想想,此事的发生也决非偶然,王秀凤儿子被刺身亡也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还得从王秀凤在原柴山乡当政法委书记说起。

1999年7月20日邪恶的江××动用国家机器在全中国镇压法轮功。原乡党委书记冯立军、政法委书记王秀凤(镇压法轮功头子)紧跟江鬼在原柴山乡开始了对法轮大法修炼者残酷的迫害镇压,手段之残忍无以言表。

一、肉体折磨

当时原柴山乡同时就办了三个“转化”班,由派出所长杨洪俊牵头,乡里所有部门全部参与,又让教委主任武传贵带领全体教干、教师参加,组成了一个浩浩荡荡迫害法轮功的“大军”。他们分成三班,每班八小时看管着这些法轮功学员。前三天三夜不许睡觉,双腿并拢伸直,双手伸直和双腿平行行坐在地上,听、看电视里共产党的谎言洗脑宣传。有资料表明:人五天不睡觉,这个人就死了。第三天的下午,有的大法学员已经盹得不省人事,身体就象僵尸一样栽倒在地上,头和水泥地相撞,发出“呯”的撞击也无知觉。然而乡工作人员大声音呵斥着走过去踹上三脚,抓着领子将他(她)们拽起,或者见谁闭眼坐在那里,就悄悄地用木棍捅软肋。有的女大法学员来了例假,裤子都被染透了,求王秀凤回家换换衣服都不答应。

乡党委、政府自接到江鬼迫害法轮功的秘密传真,就开了一个主要干部负责人会议,讨论决定,对大法学员采取暴力镇压。就在冯立军、王秀凤的纵容下,大法学员马胜才被乡工作人员朱文兵打致瘫痪、休克。农历1999年12月29日,冯立军、王秀凤将他们认为是“骨干”的学员绑架到乡政府让重新写不炼的保证。只因马胜亮、马兴华说了一个还“炼”就被冯立军、王秀凤、派出所长杨洪俊关在派出所。八点左右恶人黄宝刚和刘洋凶狠地对两位大法学员进行毒打和谩骂。每个人被打了二十多拳,踹了二十多脚,头被当了沙袋子打。

2000年2月大法学员马胜才和王春梅因去北京上访被带回乡政府,马胜才遭派出所恶警教导员隗吉忠和综治办主任刘增波毒打,眼被打得肿得象馒头,青一块,非常骇人,一个多月没有恢复正常。大法学员王春梅绝食六天,抗议恶人对大法的迫害,对她本人信仰自由的迫害。奄奄一息,王秀凤还不放人。她丈夫万般无奈,在作了保证的情况下,将其背回家,调养了没有4天,和马胜才一起,就被冯立军、王秀凤送进了县看守所。在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出来后回到家不几天,冯立军、王秀凤指挥着综治办的主任刘培波带领几个工作人员又将王春梅(还有她丈夫马胜亮)、马胜才同时绑架到乡政府再次进行洗脑迫害。

大法学员李光莲因去北京上访被关在乡政府。后转到柴山教委,由全乡老师白天晚上轮流看管,这一看就是将近两个月。在这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李光莲遭其丈夫多次暴打,难道她丈夫就不爱她,不盼她回家吧?都是在中共邪党的淫威之下害怕才做出这样的事。派出所所长杨洪俊还带着隗吉忠在一天的下午来到教委,将大法学员马胜才叫到一间没人的屋子,公然对其进行了人体折磨。出来是口鼻流血,腿一瘸一拐。之后,李光莲、王春梅又被王秀凤送到了县里的高庄办的洗脑转化班继续迫害,精神、肉体受到了更加让人难以想象的摧残。

二、经济迫害

原柴山乡党委正义不但对大法学员的身体进行摧残,同时在经济上也进行了迫害。全乡160多人被办班迫害,就连只看了2天转法轮就不看了的他们也不放过,也绑架来“洗脑”。由此可见冯立军、王秀凤迫害法轮功有多疯狂。这些大法学员年龄最小的十八、九岁,最大的七十多岁,罚款最少的二百四十元,最多的二千五百元,他们共非法收得罚款四、五万元。

经济上被迫害最严重的是大法学员李光莲、王春梅。除在“洗脑”班逼交的罚款外,2000年2月份王春梅、马胜才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罚款。当得知他俩在北京被非法关押,恶人冯立军、王秀凤派刘增波到原柴山乡教委要二千元(因王春梅的丈夫在教委工作)到北京将王春梅、马胜才拉回。2000年10月在高庄办班“洗脑”一个月,王秀凤命柴山乡教委拨一千二百元的生活费,再拨三千元的罚款。一个月四千二百元就这样打了水漂。乡教委从2000年1月就不再发工资给王春梅的丈夫,他只能每个月靠向教委借钱度日,借也不给他借多(因为还有四千多元的扣款),指望年底能多借点过年,谁知到那一算,高庄的四千二百元竟变成了近五千元。问会计那八百元干了啥?会计也说不知道,反正都是综治办主任刘培波来要的。这钱干了啥?只有王秀凤、刘培波知道吧!就这样在王秀凤对王春梅的严重迫害下过了一个连肉都吃不起的年。

2001年2月王春梅又被绑架到冯家庄洗脑班,因难以忍受残酷的迫害,从洗脑班走脱。王秀凤让刘培波到北京去找王春梅,不足两天的时间又强行从教委花掉了王春梅丈夫的五千元。这五千元里竟然包括着刘培波的近期所有手机费和去北京时捎去的一百六十多元钱的十三妹煎饼,也不知道刘培波去找人还是去贩煎饼?

大法学员李光莲除7.20第一次办班罚款外,后因去北京上访被接回,和王春梅一直被王秀凤送去高庄洗脑,同样从教委拨了四千二百元,再加上混水摸鱼的人“抢”,同样从教委支出近五千元。在高庄洗脑班李光莲遭到了非人的折磨,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高庄这个洗脑班的头子高冲平怕担负责任,无奈之下将李光莲送到高庄医院进行抢救,看她的两个人发现其生命不保,也害怕,就悄悄离开了,可是过了很短时间李光莲就醒过来了,拔下吊瓶离开医院,闯出了这个邪恶的高庄洗脑班。她这一走就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涯。在外近3年工资一分没有,并且龙家圈乡仍派刘培波到处找她(2001年春天原柴山乡被并与龙家圈乡,王秀凤仍当政法委书记,刘培波当综治办主任,现在已被撤),花了二万元。从2003年她上班开始,只给极少生活费,到2006年才拿到属于她的工资。对李光莲无休止的迫害,致使她的丈夫与她离异,骨肉分离。

三、精神摧残

肉体折磨、经济迫害里面都包含着精神摧残,但原柴山乡党委、政府还有专门的精神摧残。

报到制

7.20办班结束后,每个大法学员每天的早上、中午、黄昏三个时候必须到政府报到。凡不报到的就重新给办班。这样大法学员连出去挣钱糊口的权利都被剥夺了,时时叫你生活在恐惧中。精神受到很大压抑。

“批斗会”

2000年5月原柴山乡教委在政法委书记王秀凤、政工书记张士业的授意下,召开了全乡教师“批判法轮功”大会,大法学员马胜亮、李光莲坐在台前接受着到台前发言的老师的“批斗”。批斗大会由教委副主任杜纪亮主持。教师发言后,政工书记张士业发言,然后教委主任武传贵发言,最后由主持人杜纪亮总结,他们都从各个方面用了尖刻的语言污蔑法轮大法修炼者,恶毒地攻击了神圣的、救度众生的法轮大法,好象那共产党发动的罪恶的文化大革命又重新回到人间,将你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随便闯家

王秀凤批准乡工作人员可以随时随地到大法学员家对大法学员进行监督。她这样做的真正目的就是告诉广大群众:这家人是炼法轮功的,你们离这家远一点,从而孤立大法学员,让大法学员在社会上抬不起头,达到精神上的再摧残。2001年6月的一天下午,综治办主任刘培波和乡教委领导杜纪亮,公然在马胜亮的房间里就象强盗一样翻箱倒柜(刘培波难道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不知他想翻什么?只可惜马胜亮家已被他们迫害的一贫如洗。

“善恶必报是天理,只等来早与来迟”。看了王秀凤前几年的所作所为,我想对他儿子的死也就不会感到惊讶。按 “真、善、忍”做人的必定是好人;镇压好人的必定是恶人。恶因种恶果这是必然的。王秀凤儿子的死也就不是偶然的。

如果到现在冯立军、王秀凤等人还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那么我们真心的奉劝他们了解了解法轮功,消除自己头脑中对法轮功的仇恨,选择好自己的未来,别让类似的悲剧再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发生在自己亲人身上,亡羊补牢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