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焦点:弟妹相继遇难,全家备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

黑龙江省萝北县鹤北林业局大法弟子:贾永发(已被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萝北县鹤北林业局大法弟子:贾冬梅(已被迫害致死)

Real录像在线观看(14分47秒)下载观看(23MB)
MPG-2录像(DVD)直接下载(210MB)分段下载(点击)

注:DVD格式的MPG-2文件,适用于DVD机和新式VCD机。如果要刻录能在老式VCD机上播放的标准VCD,需要用MPG-1文件。如果你需要其它格式的MPG文件,可使用TMPGEnc工具进行格式转换,下载TMPGEnc工具及说明

主持人:欢迎收看明慧焦点。家住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的贾永梅一家,共有5个兄弟姐妹。全家都修炼法轮功,并因此一直过着平静、健康的生活。但是99年7月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以后,这家人却一下子被推到了社会的对立面。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贾永梅的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相继被迫害致死。她本人和母亲,以及哥哥和另外一个妹妹也遭受了残酷迫害。目前母亲和妹妹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在今天的节目中,贾永梅向我们讲述了她全家被迫害的经过。

[画面:佳木斯市99年7.20之前集体炼功照片]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我弟弟贾永发从小患小儿麻痹,长大后不能工作,不能正常生活。从修炼以后,他的腿本来是肌肉萎缩,修炼以后变得能坚硬起来,能走起来了,走路也有劲了。从那以后,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幸福、带来了健康。我们全家沉浸在幸福之中。

主持人:在99年迫害发生之后,贾永梅曾经身患小儿麻痹的弟弟贾永发,因为给当地机关写信,讲述自己亲身受益的情况,1999年11月4日被鹤北公安局非法抓进看守所,并被警察和犯人殴打谩骂。2000年2月,他被送佳木斯劳教所劳教。

[画面: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酷刑演示图:灌食]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他(弟弟贾永发)因为写了一封信,为大法讨公道的信,被公安局截获,被鹤北公安局扣押了。之后被送劳教一年。到期之后他们不放,说不放弃信仰就不放人。最后他们为了抵制迫害,与其他功友集体出走。之后他被抓了回来,在遭受非人折磨情况下又被加期一年。在加期到期的时候,他们还不放人。我弟弟为了抵制这种无理的迫害,就绝食。最后遭到他们非法灌食。身体极度虚弱情况下,送佳木斯中心医院抢救。我母亲接到劳教所的通知来接人。当时是(2001年)10月3号。在接回家仅10天之内,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又被当地公安局非法抓捕。在遭受迫害期间,他又绝食抗议。公安局政委高秀诺(音)拽着贾永发的头发往墙上撞。按着头让他低头认罪。贾永发说,我修真、善、忍没有罪,没犯法,凭什么认罪,认什么罪?就这样他在被迫害,身体遭受痛苦的情况下,(公安)通知家人把人接回来。

记者:当时人被迫害成什么样了?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当时他已经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呼吸困难。后来他们说,是在被劳教灌食期间,肺都被插坏了,都已经烂了一个洞。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怕承担责任,为了推卸责任才通知家人接回。接回到家,在极度痛苦中,十几天就死了就去世了。

主持人:年仅35岁的贾永发原是鹤北林业局植物园职工。他被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迫害致死之后,这个实施迫害的劳教所不仅没有承担任何罪责,反而在中共严厉镇压的政策之下,变本加厉更加疯狂的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不久,贾永梅年仅33岁的妹妹贾冬梅也被佳木斯劳教所迫害致死。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我的三妹贾冬梅,她是在2000年的12月末,因为我二妹到她家去串门,因为她家在山上林场住,上她家串门的时候,鹤北公安局因为怕她们进京上访,以为她们要进京上访,就到山上把她们抓下来,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关押期间,为了逼迫她们放弃信仰,给他们吊铐,达4天4夜。还因为炼功,被看守所的恶警给罚站了17天17夜。当时我也在场,还有其他几个同修。他们把我们放在走廊里头,冬天很冷啊,在走廊里头冻。各种惩罚姿势,稍不顺他们的意就会招来拳打脚踢。有一次我不服从他们,被打得鼻青脸肿。过后半个月,同修们看到我还说这帮人真狠。我的两个妹妹被非法关押了7个月之后,又被劳教了一年,送到佳木斯劳教所。劳教期满后又被当地公安局接回当地关押。

记者:为什么还要继续关押,期不是已经满了吗?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因为她们不放弃信仰。不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在非法关押了10个月之久,在身体遭到极度摧残的情况下,生命已经垂危了,他们还在榨取钱财,要交3000元钱才放人。当时家里已经无能力支付这笔钱。之后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他们才通知家人。为了推卸责任,才让家人把贾冬梅接回来。回到家仅12天就含冤去世了。

[画面:佳木斯大法弟子真相照片,在2002年2月庆贺当地“法轮大法周”]

主持人:面对严峻的迫害形势,佳木斯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不仅没有放弃他们的信仰,他们还采取各种方式抵制和反对这场迫害,同时广泛传播法轮功真相。2002年2月当地学员将传统新年的第一个星期命名为佳木斯市法轮大法周。坚定的信念使当地许多民众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也使迫害者更加疯狂的实施报复。贾永梅一家也同样遭受了各种迫害。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我的大哥贾永存在家看法轮功的录像,被恶人举报劳教一年,被送到佳木斯劳教所。在非法关押期间,在鹤北看守所的时候,被警察打的牙打掉了半个,又被看守打的半个月不敢呼吸,耳朵也被打出血。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就在我的母亲和妹妹进京之后,他们因为找不到人,就把我给抓了起来。在看守所里,那天是半夜把我抓进去的。我的女儿被惊醒了,当时她才5岁,在哭喊声中,我被他们抓走了。当时已经是半夜2点多钟了,那时候一宿我也没合眼。就听到走廊里不断传来打声、骂声。当时我就想,有的弟子被他们殴打了。就听到:还炼不炼了?劈里啪啦的声音。打得我直揪心。我就想好人为什么被迫害?炼法轮功修真善忍有什么错?直到我母亲和妹妹从北京被抓回来,她们在走廊里被体罚,“蹲马步”还有“开飞机”等酷刑折磨。连我60多岁的母亲他们也不放过。后来我两个妹妹被他们体罚的汗流浃背,头上都冒白烟。我在屋里头跟走廊一样也被他们体罚。有一次一个看守问我,要我“蹶着”。我说我也没犯法凭什么蹶着。我就没听她的,把头扬了起来。她这时候就急眼了,把号里的门开开。就给我戴上手铐。手铐卡得可紧了就卡在肉里,不长时间我的手就木了就失去知觉了。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第二次是在2001年的元旦,在我两个妹妹被抓之前。之后我兄弟媳妇也被抓了。在这期间把我们关在走廊里头,和我二妹贾秋梅在走廊里站了8天8夜,当时我们的脚已经肿了,穿不进鞋。站在鞋底,当时天还很冷。还把我们锁在最底层的暖气管子上,腰也直不起来,弯也弯不下去。就那么半蹲半坐着。在体罚的过程中,我的脚失去了知觉,就一头栽在地上,腿根本就没有知觉。他们说我装的,就上来几个人对我连踢带踹,把我抡起来。因为我的脚已经失去知觉了,就象没有腿一样,一点感觉也没有,就任他们抡来抡去的。一会儿趴在这个桌子上一会儿又倒在那个桌子上。最后(恶警)就过来扇我几个嘴巴子,当时我被扇的是眼冒金星。耳鼻子出血。第二天早上,他们又把我吊到窗户的暖气管子上。在这期间我们又和功友一起炼功,其中就有我的三妹妹贾冬梅被警察发现了,又给拽到走廊里对我们进行体罚。在体罚期间不让我们睡觉。后来我们困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坐在地上睡。看守所所长说把地上浇上水,看她们还坐在地上。除了让我们“开飞机”、“蹲马步”用各种姿势来惩罚我们。

主持人:一个原本美满幸福的家族,在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就因为不放弃修炼,就因为要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而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当家人试图通过正常途经为亲人讨公道的时候,当地公安局和政法委却声称“把法轮功罚得倾家荡产,让他们吃不上饭,看他们还炼不炼了。”610的邪恶之徒甚至还说:“愿上哪告,上哪告,随便。”目前,贾永梅的母亲和妹妹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

黑龙江鹤北林业局贾永梅:在这次非法抄家、绑架中,我家仅有的4千元钱还有生活费、电视还有影碟机都被掠夺一空。母亲跟妹妹被劳教2年,现在被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我去看我母亲的时候,母亲已经患高血压,高压160,心脏病都检查出来了,看到我母亲极度虚弱,骨瘦如柴。在状告无门的情况下,我呼吁全社会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发出善良的声音帮助制止这场迫害。营救我母亲和妹妹早日走出牢笼。同时我也呼吁国际社会,发出援助之手,帮助制止发生在中国对善良人的迫害。

[画面:佳木斯市街头的三退图片]

主持人:贾永梅一家的遭遇,是当今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群体的一个缩影。如此大规模的迫害群体事件,也必然深深影响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和未来的前途命运。自从2004年11月,大纪元时报刊登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佳木斯地区也开始了“传九评、促三退”的活动。许多人纷纷宣布退出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经过7年的迫害,人们已经认识到,中共邪恶的本质,注定了它要发动这场镇压。而这场镇压所造成的滔天大罪,也注定了中共要被历史所淘汰。各位观众,希望我们的节目能让你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的实质,并选择与正直和善良站在一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