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佳木斯市部份大法学员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

一、大法学员尤志君遭迫害经历

尤志君以前有很多病,脑外伤、尾椎骨折、骨裂、风湿病、类风湿、心脏病,在修大法以后全好了。

然而从九九年七二零到现在,尤志君不论身体、精神和经济上都遭到了恶党政府、被恶党利用的恶人的多次的迫害。

九九年九月九日早晨三点左右,尤志君和当时的几个功友在铁三运动场炼功,被安庆派出所姓耸的民警(在路旁蹲坑的)劫持到安庆派出所,挨个审了一天,恶人陈万友说,炼就送看守所,不炼就写保证放回。尤志君说声“炼”,恶警就把尤志君和另一个人关进了看守所。

尤志君的女儿本没炼功,警察审她时硬说她也炼,也不放,直到天黑才放,一天没吃饭。尤志君丈夫没在家,尤志君妹妹托市局的一个人,姓高的警察办出来的给了五百元钱嫌少,经常打电话找尤志君妹妹,没办法,尤志君妹妹为了打点他们又请了一桌。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七,尤志君和另外五个功友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抓,长胜派出所的姓耸的警察和单位的人去接的,花了两千七百多元钱,要扣尤志君的退休费,后来单位厂长到尤志君家看到生活实在困难就不扣了。

尤志君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七十天,被勒索四百元所谓的伙食费,佳东分局勒索了二百元所谓的保押经费。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尤志君又和三名老年功友去北京,在沈阳被截下来,在沈阳站前派出所被关了五天,因不报姓名地址,警察用破壳本子打尤志君脑袋。长胜派出所警察和单位的人把尤志君和另一功友接回又送看守所关押。看守所狱医问她们在炼功前得过什么病,她们说了,狱医说得过这么多病,不收,让尤志君她们回家了。

这次警察和单位人去接尤志君,花了二百元,单位没扣,让尤志君上班,怕尤志君再去北京,让尤志君写保证书,尤志君没写,开工资的证一直不给尤志君,一直到二零零五年才给尤志君。尤志君上了十个月班。

从二零零一年起,长胜派出所的警察经常到尤志君家来骚扰,咣咣敲门、踢门,晚上八、九点钟,搅得四邻不安,尤其是姓耸的警察很卖力气。所长姓胡的警察让尤志君家邻居写保证,让尤志君按手印就来了两次。

二零零二年四月,邪恶全市大搜捕法轮功学员,佳东分局稽查的警察(原来是安庆派出所所长姓隋)和长胜派出所的教导员晚上十来点钟到尤志君家抄家,没翻着什么走了。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某一天上午十点左右,一台黑车在楼门前停下,下来两警察冒充业务检查暖气的,尤志君和孩子在家没给开,后来他又说是警察,他说大白天警察来还不给开门,把外面门给撬开了一道锁,尤志君打开凉台窗户,尤志君孩子怕尤志君跳楼,喊了起来,两名警察才下楼,钻进车里,还说“你下来,你下来我就抓你。”尤志君说:我炼法轮功的没有错。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长胜派出所,包片民警修小陆及几名警察,晚八点多钟叫门要尤志君签字,尤志君没开门,他们连敲带踢,长达半个小时才走。

七年的迫害中,尤志君的家人也都受到压力,尤志君的孩子在学习上受到很大的影响。

二、大法学员王淑英遭迫害经历

王淑英修炼前体弱多病,给家人及家庭带来了压力,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都得到健康,可是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时,王淑英也同样遭到了多次迫害。

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法时,被单位劫持回来送到向阳公安分局,然后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迫交一千元所谓的保险金才放回来,当时搞株连为了不牵扯单位,我被迫离职,给家庭在经济上带来了危机。

二零零一年因写严正声明,被单位劫持到向阳公安分局,再次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迫交一千五百元所谓的保金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三年在家炼功,王淑英被不明真相的邻居举报,再次被非法关押。

奉劝那些助纣为虐的人,不要再迫害好人啦,你们的所谓“工作”,伤害了多少个家庭,给她们精神上、经济上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和损失,赶快警醒吧,不要被恶党所利用,现在的业绩就是你们将来的罪证啊。

三、大法学员单玉芹遭迫害经历

1、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镇压,单玉芹和同修当时进京上访,列车行驶至哈尔滨站时,佳市公安局警察驱专车赶到哈站将单玉芹等大法学员截回,佳市公安局不顾超载,强行让七十多法轮功学员坐一辆客车里,车里四个人坐一座,非常拥挤,七月末的东北非常热,加上七十多人坐在一辆车里,更加闷热,饥饿。单玉芹等大法学员被连夜从哈市运到佳市。到了佳市公安局已是凌晨两点多,警察把他们拉到各分局,单玉芹被拉到永红分局,这里有二十多法轮功学员,被软禁到下午三点多,强行看央视播放的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并告诉今后不准炼法轮功了,并勒索每个人八十元钱。

2、九九年十月十五日,单玉芹和齐秀珍(已被迫害离世)去北京上访,列车行至山海关,乘警以验票为名检查乘客的包裹,以此来抓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在齐秀珍的兜子里查出一本《转法轮》,两人被乘警软禁在车厢内,到北京站后,又被北京警察关在大铁笼子里。后又被送到佳市驻京办事处。

佳市驻京办事处已有多名佳市的大法学员被抓来,男女老少十六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这屋子只有两张床,床上床下都挤满了人,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还要单玉芹们每天交一百二十元的宿费。十月十七日,警察及各个单位派将大法学员押送回佳木斯。

在列车上,同押的人共要了上中下两组卧铺,大法学员们只坐在下铺。即使这样还要大法学员每个人都交车费钱。十月十八日,永红分局石秀文亲自开车到佳市火车站把单玉芹等大法学员转押到永红分局,见大法学员坚持炼法轮功,他又开车把大法学员送到佳市看守所关押。

为了逼迫单玉芹等大法学员放弃修炼,被恶党利用的佳市公安局、各个分局、看守所的恶人们使用了各种迫害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恶警因单玉芹不放弃修炼,就一直被关押,家人忧心如焚,托门子,找关系,花掉了三千元钱(其中给恶人陈万友一千元),才把单玉芹办了出来。被罚款三千元,单玉芹单位被罚款五千元。没有任何手续。单玉芹被开除公职,后来听说是邪党市委书记孙启文亲自下令开除的,同被押回的其他大法学员也一起被开除。单玉芹三十八年的教龄、工资都没有了。真是邪恶至极。

3、二零零零年五月初,单玉芹和同修在一工厂院里的一个空场上炼功,被松林派出所恶警劫持,单玉芹和同修又被送看守所关押十五天,是恶人石秀文同意的。经济损失三百元。

4、二零零一年九月,单玉芹和一大法学员去佳西铁路附近发真相资料,被劫持。石秀文、郭维山把单玉芹们又送到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多天。

5、二零零一年年末,单玉芹和老伴在农场,恶人石秀文等人在单玉芹家亲属开的饭店吃过饭后,去农场找单玉芹说是了解一下,回来后,陈万友、石秀文等人又在单玉芹家亲属饭店吃饭,两顿饭花掉五、六百元钱。单玉芹家经济拮据,生活非常艰苦,他们可不管,处处勒索。

6、二零零三年年末,大法学员吴春龙在佳纺小区开一小理发店被新任英俊派出所所长郭维山(此恶人原在永红分局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恶人安全志绑架。吴春龙后被非法判劳教,被劳教所迫害致死。吴春龙被绑架后,单玉芹受其父之托去处理小理发店的事,被在那里蹲坑的恶警绑架到英俊派出所,家人被英俊派出所勒索了一千元钱后单玉芹才被放出。

7、二零零五年三月,单玉芹被汽车撞伤在家休息,松林派出所四个恶徒突然闯进单玉芹家抄家,抄走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录音带。并绑架了在单玉芹家护理单玉芹的大法学员孙庆和。他们刚走,陈万友和这四个人中的一人又到单玉芹家盘问。孙庆和被关押了十五天,造成经济损失四、五百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8/1485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