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大杨树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日】一九九六年,法轮功传入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鄂伦春旗大杨树镇,到一九九九年,三年内就有几百人走入了修炼的行列。每个修炼者都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严以律己,宽以待人,真心的善待他人,忍让大度。然而,江氏以一己私利,利用手中的权力采用欺骗、诬蔑、栽赃的手法,操控国内的媒体,掩盖迫害真相,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悍然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血腥的镇压。

在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谎言蒙蔽下,大杨树镇党委书记闫立华由于执迷于手中的权力,被眼前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所带动上了江氏的贼船充当了江氏的工具、打手,直接领导、策划、制定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系列政策。闫立华授权于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树良,政委书记姜恩武(现任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对全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的镇压,七年多来,重复着江氏的谎言。执行“六一零”恐怖组织的命令。依仗暴力对法轮功学员执行江氏集团“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闫立华组织利用公安干警和政府官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限制人身自由。上门骚扰,威逼写不炼保证。恐吓大法弟子放弃信仰。七年来,在闫立华、姜恩武、李树良、李本学等人的邪恶指挥下,导致大杨树地区三人死亡,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等。

随着镇压不断的升级,闫立华、李树良、李本学、姜恩武也在不断的积极执行着“六一零”恐怖组织的命令。一九九九年十月某日晚,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分局副局长李树良派出各所干警分头对还没被抓入狱的大法弟子搞了一次突然抄家、抓捕。没有任何理由、手续,非法强行搜查。大法学员及亲属家被翻箱倒柜搞得一派狼藉,然后扬长而去。真如土匪流氓一般,正常工作的刘春勋、郑立军、刘永新、徐长青、雷秀华等人被分别绑架,关进看守所,分别关押四十天---四个月。当大法弟子质问,这是执法犯法侵害人权时,李树良暴跳如雷,满嘴污言秽语的吼道,就整你了,能咋的?跟我讲法律?我比你们懂法,愿意哪儿告哪告去,一副流氓嘴脸。

江氏集团操控着国内所有的宣传工具,同时向国内外散发各种谣言、诬蔑、栽赃法轮功,以各种谎言蒙骗人民。为了揭露江氏集团的邪恶和凶残手段,为了让人们了解真实的内幕,并对法轮功有个正面的认识和公正的评价,二零零零年大杨树大法弟子利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和积蓄制作传单,向各地散发。这正触动了江氏集团的要害,死心塌地为江泽民卖命的副局长李树良指挥各派出所的干警全部出动,采用各种流氓无耻手段先后将李金荣、于秀兰、李海艳一家三口,肖成华、徐长青、刘永新、郑立军、刘春勋、曹积海抓到刑警队,在李树良的唆使下,动用各种酷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行刑逼供。刑警队恶警德玉林迫害大法弟子十分卖力,表现极为恶毒。几乎每个大法弟子都遭到他的毒打。女大法弟子李海燕当晚就被德玉林和两个武警打的嘴脸变形,牙齿松动,数日不能进食,双脚被跺得鞋都脱不下来。有一个大法弟子被镐把打的双腿数月不能正常行走,两名学员被上绳后,手臂数月麻木,知觉不灵(上绳:一种酷刑,用绳子将双手背到后面,绑上吊起来,靠自身的体重下坠,痛苦难言,时间过长可致残)恶警们用电棍电大法学员,电棍的火花啪啪直响,李树良还咬牙切齿的喊叫:“把电充足点,电压低了对法轮功不好使”。为了掩人耳目,恶警们白天睡觉,晚上施刑,足足两天时间。两天后,他们将大法学员押到看守所。但是,对大法学员的酷刑并没有结束。李树良领着李本学、德玉林、许长发,和一群打手,每天继续逼供,一连几天把大法弟子打的伤痕累累。然后就将大法学员长期关押,有的学员竟被关了长达十五个月之久。

中央街六委居民于秀兰,女,六十多岁,修炼前患有严重的脉管炎、胃炎,腿痛得常常卧床不起,多年到处求医都未能痊愈,病魔折磨得她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就在她痛不欲生的时候,九六年有幸得法,炼起了法轮功,身体渐渐好起来了,使她多年来的脉管炎和其它疾病不翼而飞,是恩师给了她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怎能不感激大法,她怎能不坚定修炼。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间,是非颠倒谣言四起,于秀兰来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流着泪说:“我要去北京上访,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大法哪里有错。师父,今天不还大法清白,我就不回家”。就这样她和另外两个同修来到了北京天安门,脚步还没有迈进信访局,就被恶警非法抓捕并迫害。通知当地公安局接回,又非法关押在大杨树镇看守所,因她坚持炼功,坚决不写揭批法轮功的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又被非法送到阿里河监狱,由于家属多次请求才保释回来。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于秀兰在家中被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所长白丽、刘长校、彭金宝等人绑架并被长期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当时直接参与迫害她的凶犯有公安局副局长李树良、治安股股长李本学、许长发等人。

后来她绝食抗议,看守所怕承担责任,只好放人,二零零二年二月,中央街派出所恶警彭金宝等数名警察将她绑架到法院,要同李金荣、徐长青一并开庭审判,因于秀兰出现了痉挛状态,无法出庭,只好送医院治疗,但没过几天,法庭庭长陈鹏等人来到于秀兰家中,宣告于秀兰判刑三年,李金荣、徐长青缓刑三年,并宣布,上边精神,不准辩护。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上午,镇党委书记闫立华等人来到于秀兰家中,假意看望关心冷暖,实质投石问路,当闫立华离去几分钟后,看守所所长连胜、彭金宝带领十余名恶警破门而入,闯进家中强行绑架,当晚被押到保安沼劳改大队。交接时,恶警德玉林向一女警打小报告:“就这个于秀兰不好治,别人都好治,就她我没治了”。女恶警夸口到:“你们不行,我们有办法治”。一言倒出了邪恶的嘴脸。于秀兰到了劳改队后,正色向恶警宣告,我是无辜受迫害,没有罪。拒绝劳改队的一切强制要求,因此,她又遭到长期关小号(实为一个坐不能直腰,卧不能伸腿的笼子),当家人前去探望时,于秀兰已经出现脑血栓症状,不能行走,骨瘦如柴,言语不清,当家人向劳改队要求保外就医时,回答是:有规定,不转化死也不放。死了算白死,就是不放人。在绝食绝水五十多天的日子里,还把她关进终日不见阳光的禁闭室里。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保安沼劳改队通知于秀兰的家属领尸,尸体却不让看,害怕抓住证据,强行火化,家人将骨灰取回,可想于秀兰老人是怎样凄惨的走完最后人生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对政治能有什么参与,无非是为了强身健体。

李海燕(于秀兰的女儿),三十岁,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因坚持修炼大法,讲真相,被数次绑架,遭各种酷刑折磨,导致胸膜结核,于二零零一年六月被勒索钱财近万元才被放回家,李海燕回家后不久身体恢复健康。二零零二年五月,李海燕又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十三年,关入黑龙江省哈尔滨女子监狱。在那里,她惨遭多种酷刑折磨,被害成肺结核,大量吐血,肺叶烂没,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在多方努力下才将她放回,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生命垂危时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点左右,李海燕含冤离世。九点多由片警张龄及民政和委主任等几人匆忙将她拉去火化(当时只有四个大法弟子赶去参加葬礼)。

一个年轻健康的好人,由九十多斤重被迫害成四十多斤重,政府为什么要匆忙将她去火化,无非是怕让更多的老百姓看到一个年青、健康、善良的人最终被迫害成令人惨不忍睹的人。

李金荣(于秀兰的丈夫,李海燕的父亲),一九九九年九月同于秀兰等人因遭到不公正对待,自己合法权益受到了严重侵犯而进京上访,反映真实情况,讨回公道。还没找到信访办的大门,就被警察非法抓捕。李金荣在京被抓后,关到内蒙驻京办事处,当晚就逃脱了,去向不明,李树良得知后派人四处查找,但终无音信。闫立华、李树良、李本学竟将李的长子(非修炼人)非法抓到公安局。行刑逼供,动用酷刑,严刑拷打逼迫他供出父亲下落,并通知他们的所有亲属李金荣不回来人质不放。无奈次子自费出行,寻回父亲哥才被释放。李金荣被关押了十个月之久,在家人再三要求下才放人,后来又因发真相材料又被关押了十五个月。

刘金玲、牛冷冰、廖文波、敖清荣、雷秀香,九九年先后进京上访被抓捕,派片警刘长校、鄂雨生进京接人,交接后,二片警就将她们钱财(人民币千元左右)洗劫一空,至今去向不明,她们被押回当地刚下车,中央街派出所所长白丽(女)、治安股股长李本学就以拳脚相加,恶警许长发更为恶毒,他手持小白龙(小白龙就是把圆塑料管加工成有两平面的一种刑具)发疯似的左右开弓,打得她们遍体鳞伤,鼻青脸肿,直到他累得无力再打为止,随后把她们送进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迫使她们开始绝食抗议,当绝食第三天,李本学领着恶警德玉林找来医生给她们强行灌食玉米面加大量盐,用胶管从口或鼻中插进,时常把食道扎破流血,医生都不忍目睹惨状,把头扭到一边,私下对她们说:“这样下去会把你们毁了的。当绝食到十二天,生命垂危时才被送医院抢救治疗,四天后放她们回家。回家后第二十天,恶警声称了解情况,又把她们哄骗到派出所,送到医院体检后,当晚就将她们强行押送到图牧吉女子教养队,廖文波被判劳教二年,其余三年,没有任何手续。

刘金玲在二零零一年六月在家中又被大杨树政府书记庄福清,桥东派出所片警魏建福,“六一零”等十多人将她强行绑架送往莫旗洗脑班迫害。强迫她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

家住前进二队的法轮功学员曹积海(男)、洪立涛(男)二人在人们都在欢欢喜喜的准备过新年之际,为了让古里乡的同胞们了解法轮功真相,不至于再继续被邪党谎言欺骗,冒着刺骨寒风,不顾个人安危,前往古里乡挨家挨户发放资料,被古里乡派出所绑架,当时被打的遍体鳞伤后送往大杨树看守所非法拘留,曹积海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往宝安召监狱继续迫害,洪立涛被判刑一年。乡亲们,去认真看看法轮功学员发放的传单,那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送去的福音,去了解一下他们在干什么,真正了解了会受益终生的。人活在世上只有多听多看,不要盲从,才不枉活一世。

家住街西金利珠宝行的大法学员孙丽凤(女)因讲真相,晚上被恶警跟踪,以至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押送途中正念走脱,现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下落不明。

家住桥东的大法学员雷秀华(女)九九年因进京上访被劳教三年,释放后不久,又在大杨树“六一零”姜恩武、闫立华、李树良、李本学唆使下将正在市场卖货的雷秀华强行送往洗脑班,强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放回后,在去阿荣旗走亲戚时,发真相材料,被大杨树桥东派出所片警魏建福和另一名警察强行抓回劳教三年,阿荣旗雷秀华的舅舅(残疾人不修炼)受牵连遭几名恶警毒打,雷七十多岁的老父经受不住惊吓和女儿的冤屈,一病不起,含冤去世。

雷秀华在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因不转化、不写三书,遭受各种酷刑,包括(电棍击、上大挂。上大挂就是将人两手用手铐挂起吊在空中,经常三天三夜,手铐卡入手腕深处,流血不止,还多次在三九天被一人铐在空旷废旧的库房暖气片上,令人站不起,坐不下三天三夜无人过问,大小便便在裤子里,十多天不许睡觉,狠掐大腿内侧,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强行超时劳动,承受着非人折磨。这就是共产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春风化雨”,思想教育。在非人的折磨下,雷秀华不得不逃出魔窟,至今下落不明。由于雷秀华常年被送押,七年几乎没在家呆几天,基本上都是在监狱度过的,家人为了营救她,用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和多次遭罚款,家里负债累累。其女考上大学,因拿不出学费被迫外出打工,儿子也初中未毕业,现一家承受不住恶警经常上门骚扰,一家人流离在外各住东西,有家不能回。

呼和劳教所为了抓回雷秀华,曾经将雷在外打工的女儿绑架软禁作为人质,后经大法学员将其恶行上网曝光,她们经受不住国际和全国各地的谴责,才勉强放人,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在共产党的残酷迫害下,造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在中国只是冰山一角。

刘岩,女,五十多岁,原大杨树工商银行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因修炼法轮功在家中被绑架到大杨树林业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此后当地片警多次上家骚扰。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因张贴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资料被林业派出所所长吕敏军等人绑架,非法关押三十六天,关押期间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刘岩出现严重病态,其儿子向政保大队队长(主管迫害法轮功)吕文起反映母亲的身体情况,吕文起不承认有此事,仍不放人。待到放出时刘岩身体已极度虚弱不能行走用车拉回家中。刘岩于十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大杨树镇

刘金玲:拘留 劳教三年                孙立凤:劳教三年

萧长华:劳教一年                  靳凤霞:拘留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十七天

徐长青:拘留一年零六个月               刘永新:拘留一年零四个月

牛冷冰:判三年劳教(图牧吉女子劳教队)        奥青荣:判三年劳教

廖大:拘留六月                    刘春勋:拘留十四个月  九九年四十天

刘荣勋:十四个月零四天                老郑:拘留十四个月零四天

吴玉红:拘留九个月以上                张丽:二零零零年拘留齐铁看守所

陈丽:拘留三次                    李跃坤:拘留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次

李金荣:关押二次共一年多               樊凤英:拘留

蓝晓晨:拘留

殷长岐:拘留二个多月                 刘岩:两次共关押3个多月

张延奎:拘留罚款                   金解放:拘留三次

判刑:
雷秀华:被两次劳教                  雷秀香:判三年劳教

廖三:判二劳教(图牧吉女子劳教队           赵红芝:判三年(呼和女子劳教所)

田铁花:判二年(呼和女子劳教所)           王桂兰:判三年

孙洪国:劳教二年 拘留二次              郭俊秀:判三年劳教 图牧吉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刘永磷:劳教三年                   郭俊芳:判一年劳教  图牧吉女子劳教队

姜桂芹:劳教三年                   刘佩玉:劳教三年

李凤飞:劳教 (监外执行)              高玉梅:劳教二年图牧吉女子劳教队

郭俊学:判三年  呼和女子监狱

乌鲁布铁:

)边安娜:三年劳教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        萨淑娟:二零零五年被绑架洗脑

杨淑琴:劳教二年 图牧吉女子劳教队           魏景荣:劳教三年 图牧吉女子劳教队

魏景辉:二次拘留                   魏景兰:拘留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

朝阳春:
老王:拘留  阿里河                 周丽梅:劳教三年 图牧吉女子劳教队

王春苗:劳教一年                  老王太太(八十多岁):九九年七月拘留在阿里河看守所

诺敏河:

王桂英:劳教二年                   付长青:劳教二年

王艳华:劳教二年                   马俊英:劳教二年

卢伟:劳教二年

前进村:

曹积海:二零零零年被关押数月 二零零六年判刑三年  洪立涛:二零零六年判刑一年

扎莱河:

胡成玉:拘留被迫害成骨结核放回家            皮长福:拘留十天 罚款

这里正告那些积极参与迫害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天理难容”。

大杨树镇主要参与迫害者:镇公安局副局长李树良,原治安股股长李本学,林业公安局政保大队长吕文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