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法弟子陆智勇遭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非人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一日】四川阿坝州黑水县大法弟子陆智勇,七年来遭到邪恶之徒非人迫害,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至今他仍被非法关押在绵阳市新华劳教所,已被折磨致骨瘦如柴,一米七八的大个竟然只有几十斤的体重。

二零零七年一月,陆智勇的家人关心他的安危和身体健康,给新华劳教所打电话,询问他身体怎样、肚子还胀不胀、有没有钱吃饭(这个看守所的犯人交钱才能吃饭)。电话转到七大队二中队后,先是一个女的接电话,然后一个自称“何警官”的男警察过来在电话里恬不知耻的说“陆智勇的身体很好” 。陆智勇的亲人叫这个警察喊陆智勇来听电话,过了一会儿,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电话里传来一个人大喊了一声“陆智勇”,然后就听到“嗤嗤”的声音(象电棍声),然后又听到仿佛是水喷到窗户上的声音,接着是门窗“砰砰”的撞击声,一个人气势汹汹地狂吼:“叫你说!叫你说!”然后那个姓何的警察就慌忙的挂了电话。

陆的家人对陆智勇身体状况非常担心。希望一切正义之士共同谴责、制止这场惨绝人寰的无理迫害,希望所有大法弟子行动起来,营救同修,请一切看到此文的大法弟子发正念帮助同修。

陆智勇,男,原是四川阿坝州黑水县公安局警察。陆智勇从小身体就一直很衰弱,直到他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消失得无影无踪。由于身体健康,同时提高了心性后他为人正直、工作负责,因此被评为优秀民警,并被黑水县公安局定为副局长的后备人选。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悍然发动了令天怒人怨的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回一个公道,陆智勇率领全家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上访之路。在北京他们被非法抓捕并关押了一天,然后被押送回黑水县关押了三个月。在被分别关押期间,陆智勇的妻子饶群被当地狱警强奸。

陆智勇被非法开除公安职务,下放一个企业劳动察看一年。在这个企业中,分派陆智勇的工作是在一个编号叫“九零四”的地方巡山,黑水县本来就是属于海拔很高的少数民族地区,而这个叫“九零四”的地方更是属于荒无人烟的高寒地区,不通电话和公交车,方圆百里内人口加起来不到百人。陆智勇不愿接受当地政府的错误决定,因而于二零零一年七月决定再次进京上访。他自制干粮,在森林里走了七天七夜,然而还没有出黑水县,就被当地警察再次抓捕。警察对他说:“把你送到绵阳去学习三个月,那里法轮功多”。到了绵阳,陆智勇才知道他将被关入臭名昭著的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陆智勇十分坚定,没有丝毫背叛自己的信仰。

在新华劳教所,陆智勇被关押了近一年半的时间,被迫害的胸腔大量积水,肢体剧烈抽筋,奄奄一息,生活不能自理后,才准许他保外就医。陆智勇回到他母亲家,在他母亲的精心照顾下,陆智勇身体恢复了正常。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六日,陆智勇给劳教所打了一个电话:“你们再也骗不了我了。”当天下午新华劳教所的狱警就开车过来抓捕陆智勇。当时陆的母亲外出,陆的女儿上学去了,家里只有陆一个人在床上休息。几个大汉就把陆智勇强行架到警车上,当时陆智勇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和拖鞋,被警察拖了两、三百米远后才上车的,一路上陆智勇不停的高呼:“法轮大法好!”当时围观的群众愤怒的说:“要是他们没穿着警服,真想上去揍这帮人一顿。”

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到期后,陆智勇回到母亲家,其时临近过年,陆智勇原单位的熟人开车来接他,说:“快到过年了,你还是回黑水和妻子团聚一下吧。”到了黑水县是晚上十点,下着大雨。陆智勇的妻子饶群到黑水县去接陆智勇,但是那里的公安使用种种手段阻止他们夫妻团聚,只是把陆的女儿交给饶群,叫她们先回家。到了第二天,恶警对陆智勇说:“必须写不炼功保证才能回家。” 陆智勇不写,就又被强迫遣送到“九零四”地带上班,而且还被严密看管。

陆智勇与妻子饶群相隔约八十公里,而饶群所在的单位根本不允许她请假去看丈夫,每次他们夫妻二人通信都是要等山上的人下黑水县来买菜时带个信。陆智勇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极差。

为了抗议这种不人道的待遇,陆智勇绝食了一个多月,他单位的人这才允许他妻子去看他。陆的妻子到了“九零四”,看到身高近一米八的陆智勇瘦到了体重只有九十斤,而且头发全部都白了,就悄悄的走了几十里山路,找到一个有电话的镇子给陆的母亲说了这里的情况。陆的母亲带领全家人开了一辆面包车,去“九零四”带走了陆智勇夫妻。到黑水县与公安交涉,要求必须允许陆智勇家人团聚,就这样,陆智勇一家人才过了自从一九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后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全家团圆的新年。

但是好景不长,因为饶群写信讲真相,被当地邮递员告发,深夜十二点被警察闯入家中抓走。天一亮陆智勇就到县公安局、政法委到处要人,恶警说“只关一个月就放了”。过了一个月,陆智勇去要人,却被告知:“早就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了,州里批的要关三年。”

为了不中断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陆智勇只好又回条件艰险的“九零四”巡山。即使这样,他在下山采买生活必需品时,不忘给人们讲真相。但是,在饶群被关入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第二年,陆智勇在讲真相时再次被不明真相的小孩告发,又一次被关入绵阳市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三中队。自此,陆的女儿失去了双亲的呵护,只能靠年近七十的奶奶靠一点微薄的退休金供养着读书。

二零零六年三月,陆智勇的亲人去看他,他出来时左边三个包夹,右边三个警察胁持着接见亲人。此时陆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尚可,临别时他微笑着和亲人说再见。

陆智勇在劳教所十分坚定,因此被列为重点看管对象,被转关到臭名昭著的七大队一中队,受到惨无人道的折磨。根据知情人透露,劳教所对他们认定的所谓“顽固分子”,通常用狼牙棒毒打(狼牙棒就是钉满铁钉的大棒)四十分钟以上,打完以后真的是体无完肤。而且经常不给大法弟子饭吃,把大法弟子饿的奄奄一息后,他们害怕闹出人命,又把大法弟子强行弄去输液,连劳教所的医生都对他们的残暴行为看不过去。另外在给大法弟子的食物中,不知他们加了什么东西,陆智勇的肚子被整的胀得难受。

邪恶对大法弟子十分害怕,因此疑神疑鬼。二零零六年十月初,陆智勇的家人给陆智勇打电话,只因说了一句“你的女儿很乖,学习成绩很好,语文作文受到老师表扬,数学成绩全班第一”,就被怀疑成“通报信息、含沙射影”,以此为借口将陆智勇打得昏死,送医院抢救。邪恶还经常故意在与大法弟子的家人通电话时毒打大法弟子,故意让大法弟子的家属听惨叫声,真是毫无人性啊!十月十四日,陆的家人去看望他,警察说陆智勇不吃饭,送到医院去了。

被披露出来的折磨手法只是暗无天日的狱中生活的冰山一角。十一月初,陆智勇给家人打电话,说劳教所恶警有事无事都要打他,有时正在干活就被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陆的全家七人去看望他,发现原来身体健康的陆智勇已经是骨瘦如柴,脸色发青,一米七八的大个竟然只有几十斤的体重!陆的舅舅、舅母、二娘、三娘都流下了难过的眼泪。陆的大娘心疼地说:“我要是退休了,就到监狱里把你换出来。”陆的亲人嘱咐陆要吃饭,陆智勇说:“我不是不吃,是吃不下,只能中午吃一点点。”据亲人分析,陆吃不下饭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是恶警在食物里或水里加了什么药物,或者是被恶警打得胃出血,消化道肿胀导致的。

正告参与迫害陆智勇及其他大法弟子的不义之徒: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世人的福音。在中国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逆天理而行的,必将在可耻中收场。大法弟子向世人讲真相是在救人,其中也包括你们。你们对大法弟子所干的一切,就是对你们自己所干的一切,你们选择未来的福报还是世间的审判与身后绵绵不绝的痛苦恶报,都体现在你们现在对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中。


四川绵阳市新华劳教所电话:
新华劳教所:0816-2274441
科室电话: 0816-2260410
六大队电话:0816-2830597
六大队二中队:0816-2830769
六大队三中队:0816-2830543
七大队一中队:0816-2831189
邮编:62100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