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证实大法、解体党文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我的工作是做广告策划的,在中国大陆,广告的主题、广告语严重的受到党文化的影响,搞的一些公关活动又常常与省委宣传部、团省(市)委有关。在二零零五年末,我意识到了要抵制邪党的用语(那时还不知道“党文化”名词)、不能参与邪灵组织的活动、更不能在广告文案中为恶党歌功颂德。然而在党文化肆意横行的地方,而且那时我自身的党文化因素也很多,在抵制的过程中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也有很多的困惑。下面是我这一年多来,在工作环境中证实法、解体党文化的经历。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公司老板让我写一份由省委中宣部主办、我公司承办的活动方案,以“构建和谐社会”为主题基调,评比某个行业的“五好家庭”。我一听怔住了,大法弟子怎么能跟中宣部这个邪恶的组织搞活动为邪恶粉饰太平呢?然而,老板是个有思想的但又脾气暴躁的人(对法轮功有一定的正面认识、看过《九评》)、10多年的党龄、满脑子的名利与党文化思想,不写,他会发脾气吗?会因此对法轮功有负面看法吗?内心激烈的冲突着,静不下心发正念,我便请求师父慈悲加持,慢慢的静下来了,这时老板问我为什么迟迟不动笔?我很平静的告诉他,中共统治下的社会一点也不和谐,环境污染严重、贪污腐败、民不聊生、银行坏帐,“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来钳制老百姓的怨言。中宣部又是一个如何邪恶的组织,他出人意外的静静的听着,听完了,他笑笑说,“这是工作,你们又把政治搞進来了。”我说“正因为我不想搞共产党的政治,我才不写这个方案。”老板说:“好,好,那我自己写吧。”

二零零六年初,本地一所著名外语培训学校要举办一个“英语选拔大赛”,让我们公司策划组织该项活动。方案定好了,在最后确定主办单位时,老板又加進了团省委,意思是通过它们给各个高校、中学的校团委下文,由校团委组织学生参赛,这样操作起来方便。(在老板说的时候,我就开始发正念,不要邪灵组织加入)培训学校的负责人当即表示反对,说团委办事要捞钱,分成比例大等,不愿与团委合作。我一听高兴了,心情放松了。老板沉默了一会,坚持要团委加入,表示自己跟他们同学关系,不收费,并要我把方案改写一下,主办单位要加上“团省委”,培训学校也同意了。当着客户的面,我没有对抗老板,只是点点头。会后,我让同事把方案给改了,我自己则想着怎么劝老板不要跟邪灵合作,我感到很难,底气也不足。在中共独裁统治下的大陆,做什么好事都要以党、团组织的名义去做,如什么希望工程、各种爱心活动、慈善捐助等等。通过它们做,就会得到政府的支持、各部门开绿灯,甚至广告都打折优惠(算公益活动)。因此,各广告公司都努力跟党政机关、政府媒体搞好关系。放下这么多好处,不通过它们去做,又如何开展活动呢?深受党文化的毒害影响,我也是一片茫然。

当天下午,我几次想劝说老板放弃与团委的合作,话到嘴边又噎了回去,于是在一个整点我发了二十分钟正念后,再次鼓起勇气去劝说老板,可是他却出门了,搞的我一下午都心神不宁的。第二天上午我与老板一起去办事,在车上我再次请师父加持,随后我平静的对老板说:“我们必须要与团委合作吗?它是天灭的对象,不吉利的东西。”话没说完,老板咆哮起来“你少跟我来这一套!不通过团委,怎么组织学生参加比赛呢?这个活动能赚三万元,我为什么要放弃?”越说越气,最后停车了,让我下去,他自己独自驾车去办事了,临走时叮嘱我下午把活动的执行计划写好后发邮件给他。

下午我专心的写着,不是写方案而是给老板写一封信,告诉他如果他执意与团委合作,对这个方案我将是徐庶入曹营——一言不发。同时举例说明对修炼者的迫害都会招致天惩的,与迫害者为伍的也同样要遭天惩的;希望他能在正义良知与金钱名利面前做出正确选择。下午下班时,我将邮件发给了老板。第二天早上公司开会布置工作时,老板将这个活动方案布置给别人做了。

二零零六年公司又搞了几次爱心捐赠活动,都是由团委举行仪式捐赠的,这些活动整个从方案到执行,我都坚持不参加。同事们也觉的奇怪,法轮功不是讲善吗?为什么不支持爱心活动?我便進一步告诉他们共产党的“善”是伪善,说的冠冕堂皇,做的穷凶极恶。每一次的坚持,都是在解体自身空间场内的共产邪灵,都是進一步讲清真相,虽然当时可能招致常人对法轮功的不理解、抵触,但是最终效果一定是好的。

我们公司在二零零六年底承办了一场由省委宣传部组办的大型“爱心慈善”文艺晚会,整个内容就是对恶党歌功颂德的。整个公司忙的团团转,老板却没有叫我参与此事,这说明他已经理解、尊重大法弟子的信仰及所做的正义之事。

在二零零七年过大年之前,他高兴的接受了我给他的护身符、《解体党文化》等一些光盘。

今年三月,我公司应邀为一个省级电台新频道的开播仪式做策划,我的策划方案有些亮点、独到之处很受客户赞赏。可是客户又要我公司制作一个电视短片来推介新频道,里面有一分钟要宣扬中共“高速”发展的经济、人们手中聚集的财富越来越多。公司的一个同事为此写了脚本,老板不满意让我给润色修改。我没有修改,只是在同事的脚本上加上了一段话“我不能昧着良知去吹嘘中共即将崩溃的经济与政治,更不能使用党文化的那些词语,这是我写文案的原则。希望你能理解。”老板接受了我的原则。

通过这一段经历,我深深的感到要解体党文化首先要从大法弟子自身开始,在平时的工作、家庭生活中不说党文化的词语;不传播、不保留党文化的物品;随时清除头脑中冒出的邪党歌曲、口号以及“假恶斗”的思想观念。在我们解体自身党文化的同时,也是在清除解体我们所在环境中的常人身上的党文化。

个人所悟,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