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集中营——许昌第三劳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中国大陆河南省许昌市号称魔鬼集中营的第三劳教所,以所长闫振业、副所长姚松峰、姜清泰、教转办李新杰、三大队长师宝龙、一中队长徐水旺、二中队长赵志民为首,帮凶有都政涛、王德民、靳伟山,孟广路、张清善等中共党徒,几年来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学员。有很多大法学员经常通过电话、邮信等各种渠道讲清真相,也在海外网站曝光过,但他们死不改悔,仍继续迫害大法学员,充当中共流氓的垫背。

在三大队被迫害的大法学员经常有六十人左右,其中有十四人是在最近从北京分两批转到许昌的,所有的大法学员都被恶人拳脚相加,用橡胶棒、尼龙绳等各种方式迫害,还有劳教人员——被他们认定的所谓班长,更是疯狂,用木棍打、冷水浇,用尽毒招折磨,直到大法学员由于人心重而违心地写下“转化书”为止。他们怕出现反复,又订了联保制度日夜监视,一人出了问题,全组人受罚被扣掉“减期”的分,这等株连制度,就是在恶党自己的法律中也没有。

在被绑架关押期间,这些恶人更是经常打骂、污辱善良的大法学员,威逼大法学员参加制造假发的工艺劳动,每天正常工作量十三个小时,还经常加班二至三个小时,这样每天工作有15个小时。晚上收工后,还有一部份刚关进去的和思想坚定的大法学员,不让睡觉,按他们规定的时间到12点或2点、4点,有的甚至整夜不让睡觉,由夜间站岗值班的人监督着。就这样教转办的李新杰还不知廉耻地经常吹嘘,三所的法轮功都是自己“转化”的,不用绳子和橡胶棒。他的话有时刚落,便引起哄堂大笑,笑得李新杰讲不出来,因为报纸上造假,社会上的人都不了解真相,而劳教所的人都知内情,哪一个写“转化书”的不是强制打出来的。

还有大法学员武忠民,家住三门峡,自从中共迫害大法学员以来,他家人被判刑的不说,他本人也多次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和劳教所。大约2002年在许昌劳教所关押中,身体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腿脚被打得变形,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在无处喊冤的情况下,曾在网上曝光过,因此邪恶之徒经常找武忠民的麻烦。2006年大约7月份,武忠民在家中被610邪恶之徒绑架,关进许昌劳教所遭迫害。还有一名淮阳县大法学员,有二级残废证书,劳教所违法收留了这二人。

再看一看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学员的打手们的素质吧!一个个张嘴骂人,抬手打人,特别是中队长徐水旺,一张嘴“你不就是个兔孙劳教学员吗?”“干活抓紧点”“你是找死”,满嘴脏话,叫别人拼命,他自己赚钱。每次轮到大队长师宝龙、徐水旺值班时,就经常加班到夜间12点,徐水旺反而告诉班长说,如果遇到上级检查的,参观的问话时,把每天14-15小时的工作时间,说成规定中的六个小时。

所长更是造假大王,经常搞什么“百日倒计时竞赛”“作风整顿”“卫生安全”,一次次的比赛进行扣分奖励和罚款,把队长们搞的勾心斗角,互相为敌,把劳教所改为学校,只是牌子变了,实质与原来一样。又搞什么三种管理模式,封闭式、半开放式、开放式。为了迎接检查、参观,把学员10月5日这个月的接见权利都取消了。为了造假,在10月4日晚上雇的装修的人员装修了一夜造假的板面牌子。然而,牌子所规定的三种管理模式的享用标准。所有的劳教人员只被封闭闲着,半开放式、开放式管理方式,别说享用,所有的劳教人员根本就没有听说过,都是造假骗人的谎言。

管理中把劳教人员的班长改为民管会成员。这些民管会成员都是按大队长指定后才选举的,他们的标准是必须劳教过两次以上的才有资格,大家想想,他们让这些盗窃吸毒的累犯当家管事,不是让他们改造成好人,而是让他们不干活欺压人,因为他们在欺压人方面有足够的经验。

因此人们都说这样一句话:一个很不错的人被关进劳教所,到解教的时候也都学坏了。这就是中共领导下的用恶人当家来管治好人。这些身为盗窃、吸毒的累犯当了民管会成员后更是无所顾忌,不管是对大法学员还是其他类型的劳教人员,张嘴就骂,抬手就打,从三代直系血亲一直骂到祖先。拿生产当理由,经常以“破坏生产”、“反改造”的大帽子作为打击别人的理由,打骂人时值班队长在跟前都不管,因此这些累犯不但没有改邪归正,反而以累犯为荣。

不但可以不参加生产,而且还可以利用权力经常敲诈家庭条件比较好的犯人。一个班长说闲话时讲,我们班长买东西经常是两天一次,一百多元。大家想想,如果这样长年计算,这些民管会成员得花费多少钱?这笔钱从何而来?这些事情当队长的不但不严格管理,反而说被害人没能耐,为班长撑腰,要利用班长管理所有的事务,当队长的上班只是挂个名,真是清闲。

所要管理的大小工作,包括劳教人员的各种记录,生产劳动记录,电脑中档案记录、管理科每次检查的各种记录等全由劳教人员代理,做好假账工作,当队长的闲来无事专门整人。有一个许昌市的吸毒犯,因身体有病干活少,被徐水旺、都政涛、王德民等几个队长用绳子绑着,用橡胶棒打了三小时左右,被打的人两个月之后身体才算恢复。还有一名因打架被劳教的南阳人,在抬开水的时候,因每顿吃饭时间除洗手到吃饭地点外,最后排队打饭的只有5分钟的吃饭时间,站队走时就得把饭倒掉,就吃不上饭,因此打开水跑步同时进行,没有多余的时间。一次急忙中走近路越过了地上黄线,广场中间地上的黄线代表饭场周围的围墙,说是他影响了中队竞赛中的名誉。中队长徐水旺当场在众目睽睽之下,拳打脚踢,这就是劳教所管教队长的行为和三种管理模式。

有一次副所长姚松峰在讲话中讲道:“有些‘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精神素质特别高”。其实他们应该想想,大法学员的高素质行为都是从大法中学来的,劳教队长的行为连一个老百姓都不如,还有什么资格来管大法学员。我们在此呼吁:释放所有的大法学员!

另外,许昌市劳教三所逼迫大法学员和其他劳教人员生产假发出口,据厂方技术人员讲:这些假发95%都是各种胶丝和棉纤维做的。为了挣钱,劳教所和许多私人办的档发厂都签有合同,经常生产。如大地、三合顺、隆源、恒瑞、富华、丰欣、瑞昌,禹州市的鑫源、森源等。还有原来被明慧网曝光过的许昌市最大的档发厂家“贝瑞卡”,202根的档发,许昌市劳教三所二大队长年生产,他们是通过二道贩子暗中签订合同生产的。

以上这些劳教三所的内幕,如果有人想证实一下,所有被释放的劳教人员都可以证实。如果去劳教所调查的话,这些真实的情况是没有人敢说的。因为谁要说一句对劳教所或中队的名誉上不利的话,不用说抽筯扒皮,人的身体就承受不住了,队长们是如何镇压的,就可想而知了。

河南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郑州市经纬路四号
电话 0371-65899669 (刑罚报告处)  0371-65899821(纪委)
短信举报 066880599 (中国移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