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修炼故事(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九日】

小弟子东东学法不畏难

东东十四岁那年冬天,到香炉礁的姥姥家去过寒假。看到姥姥炼法轮功,他也跟着炼,还参加了这里的孩子学法小组。

有一天,东东跟姥姥到炼功点炼功,天气很冷,北风呼呼的刮着。抱轮时,他的小手冻的象针扎一样的疼。他想,吃苦才能消业,就是不把手放下来。一刹那间,他忽然看到头顶上有一个蓝色的大法轮,大的没法形容,颜色一会一变,好看极了。不一会,他的手渐渐暖和了。

东东回家后参加了劳动公园举办的第五期学法班,这时候魔来捣乱了。他一炼功,脑子里就一片混乱,越来越严重,还有魔鬼来吓唬他。那阵子他心里很矛盾。修炼吧,魔干扰的太厉害,不修炼,就不能返回美好家园。这千载难逢的机缘能错过吗?!想来想去,有师父法身保护,魔有什么可怕的?他下决心闯过这一关。害怕的心放下了,魔也随之消失了。

有一次,东东看大连心得交流会录像带时,荧屏上清楚的显现了旋转的卍字符、太极,法轮在转,一会儿变红,一会儿变蓝,一会儿变绿,一会儿变黄。师父的法身坐在大莲花上,片片莲花叶都很大,莲花座也很高。师父的法身慢慢的打着手印,全身是五颜六色的。这使东东更坚定了信心。

东东觉的法轮大法真好,就想让爸妈都学,爸爸不但不听,有时还骂他打他。后来东东把自己听完课的收获耐心的说给爸爸听,慢慢清理了爸爸的思想,爸爸准备参加学习班听课。东东告诉他:“你去听课要注意两点:一、今后不准喝酒,不准骂人。二、不要抱任何有求之心去听课。”爸爸说:“好!”这样,东东去给他买了一张票。后来她妈妈也要去听课,东东心里真有说不出的高兴。

师父给了薛婆婆第二次生命

在死亡线上挣扎过的人,当然知道生命的宝贵。对于九死一生的薛婆婆来说,要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恐怕就没有今天了。

以前薛婆婆是什么样子呢?她身患胃癌,胃切除了三分之二,脾和胆全部拿掉了,白血球只有三千六,耳聋眼花,骨瘦如柴,白发苍苍,走一步退二步,双脚如同灌铅一样。她一天只吃三小匙稀饭,却要泻肚三、四次,就是壮汉也受不了。忧虑、苦闷、疼痛、辛酸一齐涌上她的心头,她完全绝望了,觉的大限不远,行将就木,不禁哀怜道:“健康岁月似流水,黄泉路上有新人。”也难怪她心灰意冷,目前的科学再发达,也没有攻克癌症啊!就是寻遍世间良医,谁又能够起死回生?

住院化疗期间,薛婆婆凑巧回家一趟,却和大法结了缘。修炼一个月,她就变的面色红润,黑斑消退,体重增加,病症消失的无影无踪。熟悉她的人简直认不出来了,年近七十的人还能骑车子外出办事,从一楼扛车到四楼也不用休息。戴了三十年的眼镜也摘掉了。周围的人感叹说:“奇迹,真是奇迹啊!”

薛婆婆心里清楚,有限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她每天早上四点就起来打坐,早晚参加集体炼功,每天都抄书背法,攀登天梯,勇猛精進。

在这张特殊的答卷中我应该答满分

考入重点高中,这对于许多学习优异的学生来说,多么具有诱惑力啊!小闫在老师和同学们眼中是个好苗子,可这次却意外的落榜了。消息传来,有人为她叹息,有人为她鸣不平,还有人说些闲话。按往常,她也许会沮丧、落泪。

可是今天,她的心却很坦然。因为她已经是个大法修炼者了,师父的教导仿佛一缕缕清泉流入她的心田。那些常人认为很大的事,在她看来逐渐变小了。

一天晚上,小闫在梦中听到有人告诉她:“你的考分算错了,少给了二十分。”第二天班主任关切的对她说:“小闫,你到市教委查查分数吧。”小闫没有去,她想,这次意外落榜不就在考验我修炼的扎实不扎实吗?看我是否真能放下个人的名和利。在这张特殊的答卷中,我应该答满分!

过了几天,小闫和妈妈正在家学法,忽听有人敲门,原来是语文老师来了,她还在为小闫落榜一事惋惜,催着小闫和妈妈,到市教委去查一查考分,说:“可能考分算错了。”小闫恳切的对语文老师说:“谢谢您,我和我妈妈都不去查了,考到哪个学校就到哪个学校念书,其实都一样的。”语文老师觉的不可思议,便说:“你们这是怎么了,还真看的开,有的学生和家长找到我们又哭又闹的。”小闫就向语文老师介绍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告诉他们怎样做人。语文老师听着听着,感动的说:“法轮大法真好!那我也修炼。”小闫欣慰的笑了。

割舍

一个从事外贸工作的女处长,弃职经商后收入颇丰。末法时期人心扭曲,为了钱财六亲不认。她却视钱财为身外之物,毫不吝惜,全部用来做了功德之事。唯独她所钟爱的一条小狗,倒是让她牵肠挂肚。

她对小动物根本谈不上偏爱,谁能相信,她竟花五千五百元高价买回一条病狗。这小狗到她身边也算是“福气不小”。是小狗病弱令她同情?还是乖巧玲珑招她喜欢?说不准,朦胧之中难舍难分。她对小狗百般呵护,每天给小狗洗澡,搂它睡觉,宠的它在床被上也蹦跳撒尿,还亲昵的称呼它为“儿子”。小狗一不吃东西她就寝食难安,外出办事也很惦记,简直胜过了人间亲情。

每逢双休日,她家里聚集许多法轮功弟子,大家在一起学法。一些同修劝她把小狗处理掉,这对她来说无异于处理儿子。但她是修炼人,对世事沧桑,聚散离合也有所悟。

当二嫂将狗送人后,一次她怀着一丝留恋去探望。小狗在她到来的前一天清晨突然叫一声,而后就跑的无影无踪,她听说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哭了整整四个小时。她虽然哭的很伤心,自己却清楚的知道,这件事在提醒她,到了该舍的时候了,不就是一条狗吗?怎么把自己迷成这样,什么能比修成正果更为重要呢?

她曾就此事请求师尊开示。师父点化她,你对小狗这么好,老让它在身边享福,它怎么还清业债去转生呢?并且讲了一段故事:很早以前,古印度婆罗门教有个人在深山修道,马上就要修成罗汉果了。恰逢森林里一头母鹿生了小鹿后死去,他就将小鹿收养了,从此后相依相伴。凡心一动就往下掉,最后功亏一篑,临死前尚牵念小鹿,死后转生鹿身,以前的事历历在目,可是后悔已晚。

师尊点化,执著于狗和执著于鹿有什么两样呢?!

王老汉命真大

“王老汉,命真大呀,触电十分钟,竟然没有事。”这一消息,龙王塘不论大人,还是小孩,没有不知道的。一时间成了镇上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王老汉已是古稀之年,去年六月份才得大法,刚学大法一个月就发生了触电的事。

七月的一天上午,王老汉和亲家母婆媳俩在院子里给枣树喷农药。用来固定电线杆的斜拉线正好在枣树底下。当王老汉的手一触到拉线时,再也拽不开,身子也随之倒下了。他心里明白,这是触电了,但一点也没害怕,很平静。

说时迟,那时快,亲戚看他被电倒了,一面大声叫人,一面要接他起来,王老汉说:“你千万别拉我,我身上有电,用木棍子打开,把胳膊打断了不要紧,可别电着你们。”说完这话,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亲家婆媳拿来镢头把,铁锹把,打他的手臂,敲了二十几下,也没把他的手打下来。这时亲家母提出用棒子别,她们别了三、四下,才把他的手别下来。此时,王老汉触电已有十分钟了。

当王老汉醒来时,睁开眼,觉的心里特别亮堂,看的也远了。当他看到站在面前的人吓的不象样子,有的还在哭时,就说:“没有事儿啦。这是好事,电着我没事,没有电着孩子就好。”他心里在想:师父啊,谢谢您,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这时,王老汉看到手在流血,原来是触电倒下时,被拉线接头的钢丝挂了个口子,到村卫生所缝了三针,花了二十八元钱。医生说,叫电业局出钱。他说,不用了。下午,缝合的伤口痛的很厉害,他就开始读《转法轮》。心里想,你痛你的,我看我的书。不知不觉手不痛了,也没有肿胀。别人在救他时,用木棒打他的手臂那么多下,连一点损伤和疼痛也没有,真是神了。

王老汉触电后的第三天,镇电管站的人到出事现场勘查,确认是因为二百二十伏照明线和斜拉线碰在一起,绝缘层被磨破而导致斜拉线带电。他们问王老汉触电时穿什么衣服,着什么鞋。王老汉说穿的单衣单裤和胶底鞋。他们说:“你老爷子命真大。旅顺去年有个人触电死了,你这情况比那严重的多,却没有事,真神了。”王老汉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说着就把身上的《转法轮》拿给他们看。过了几天,旅顺电业局来了一些人,把电线、斜拉线都更换了。有人说,这老汉没被电死,他是神人?还有功能?这个唯有大法弟子明白。

她走上金光大道

以前,柳村有个妇女一天到晚迷迷糊糊,村里人就说她象活不起的样子。

后来该妇女幸运得到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她一直看到下半夜二点仍不觉困,觉的眼前金光闪闪,而平时她纫一根针眼睛都疼的厉害。

她一年干不了几天活,丈夫单位也解散了,每月只开一百五十元工资,既要供孩子念书,又要扶养两位八十四岁的老人,家境贫寒挡不住她向佛之心,她把省吃俭用的钱拿出来请了师父讲法录像带、录音带。

一九九六年二月二日,一件她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发生了,她由一个普通的农村人走入城市,调到一家税务所工作。既解决了生活费用之需,又進入了魔炼人心的复杂环境。

干税务工作,实惠很多,吃点拿点是很方便的。她想着自己是个炼功人,从来不收分文好处。开始业户对地税工作不了解,以为他们是收地皮税,加上国地两局刚分家,她被卷入矛盾的漩涡之中,经过一番辛辛苦苦的宣传,地税工作有了很大起色。这时,一部份人因影响了收入闯到他们科里大骂不休。这可把另一位同事惹火了:“我们也没做错什么事,这个气不能受!”就和对方争执起来。看她一直不动声色,那些人遂迁怒于她,连骂带告,一直告到局里,似乎非把她搞臭不可。一时间谣言四起。有人说她上市场摊位买东西不给钱,还有人说她在业户中调拨离间,破坏国税收入等等。

面对这些子虚乌有,要是以前她肯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可是今天却置若罔闻,一不生气,二不向领导表白。所长亲自做了调查核实,发现有人特意让业户做假证对她栽赃陷害。但是她忍了,没有气恨,没有委曲。

事情过去了,真相澄清了。她在金光大道上继续向前迈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