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师父身边见到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

一:增寿二年

92年11月师父来冠县传法,当时我老伴身体非常虚弱。有一天我把师父请到家里吃饭。饭后,师父一人坐在里间的沙发上,我走过去问师父:“您看我老伴还有多长阳寿?”师父说:“这话我不能说。”师父给带来的弟子耳语了几句,那位弟子告诉我说:“不长了,将要结束。”当时我向师父诉说了难处,要求师父为他增寿,师父说:“要留我也能留下他,不过到时该走不走他就犯错。”

11月23日送师父回京,走到聊城我们六人照了像,这时师父喊了我老伴的一声名字,那位随师父来的弟子跳起来对我说:“这回你老伴有救了,师父给他增了二年阳寿。”

我老伴于94年12月29日病故,是师父给他增寿正好二年。就在28日晚上下两点时,老伴突然指责我:“这都是你的事,我有啥罪,把我捆起来。”看来老伴是被捆着走的。师父说他“该走不走他就犯错”已得证实。

二:清理环境住宅下罩

92年师父来我家时,首先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到屋里一挥手对我说:“以后好好炼功,不会有任何外来干扰,我都清理了,上边有一条龙、下边有一个土地,其余什么都没有了,整个院子下了罩,不好的东西都進不来。”

93年有个练别的功法的人见到我时说:“你这个门真难進,我進了三次都没進来。最后我想了个办法,低着头举着双手才進来。”我当时从这里也真的看到了师父的巨大的威德和功法的神奇。

师父第二次来我家时,对我的住宅又清理一次,真是说不出的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三:难忘的教诲

94年4月26日师父在长春举办第七期面授班。我们冠县有26人同去参加,火车票是委托一个在济南的学员买的,买票时他一亮進修证结果买了26张半票。

我们拿到票时一看是半票,上车前我要到售票处补钱,有部份人不同意,说:“哪里查着给哪里”,我也没有去补(也是我们当时的人心在起作用)。济南站查着了我们三个人补交了60元钱。

到天津遇特殊情况需要转车,我们每人又交了六角钱。在长春下车时我又被查着,并追问还有几个人。出站的暗示不要说出来,当时急的我团团转。剩余我们九人要叫交450元钱,我对车站的人说:“从济南到长春才50元,为什么让我们补50元?”他说:“有罚的成份,这是规定。”

走到课堂,师父已开始讲课了,师父说:“不该优待的接受优待这不是骗人吗?这是我教你们的吗?”当时我们都感到非常的惭愧。课后我们回到旅馆,我说:“查住谁,谁倒霉,该拿多少拿多少,三次都有我,还挨了一顿吵。”大家认为我们一块就是一个整体,把剩下的钱填進去,缺多少补多少。一算帐结果基本正好,大家感到很惊奇。这时大家也明白了,在修炼的路上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呵护着我们,在走不正时也及时的给予教训。

在这一期的学习班上我真的感到无颜见到师父,真的感到愧对师父的教诲,深刻的教诲使我永记心中。

四:师父救出我女儿前世的大道师父

在此之前也有同修在明慧文章中写过此事,由于层次不同所看到的情景也不同,在此我把我看到的情景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92 年11月师父来冠县传功讲法结束后,二十三日师父要回京。二十二日晚我和女儿到师父住处去送行,到场的学员很多,师父叫我女儿给大家洗苹果吃。我女儿叫干啥就干啥,就是一言不发。回家后我说她不懂事,女儿突然哭起来说:“他不是俺老师,俺老师压在冰山底下了,在天上犯错了,我十八岁打下来十八年了。”我听她说的这没头没脑的话,认为她神经有毛病。

第二天送师父,到聊城时,师父说我怎么不带女儿去玩呢?我就把昨晚的事说给师父听,师父听了说:“你没早说,早说我早就给她解决了。”车到平阴大桥堵车了,师父下车后面向东做了一个动作回来说:“你女儿是道家的,他师父没在冰山底下是在冷宫里,我把他救了,今天的事你回去问问她,她知道。”这时已到中午十二点了。

上车后,我闭目打坐,这时我看到一个头扎发鬏,身穿古铜色道袍,满身黑白色阴阳鱼图形,面向西盘腿而坐,胳膊上搭一拂尘。炼功结束后我对师父说:“灵岩寺的高人来接咱哩,我看见车上坐着一个和我在打坐中看到的一个一模一样的人。”师父说:“那不是灵岩寺的,你看到的是你女儿的师父,他穿的是道家的道袍。”

回家后我问女儿:“我去济南那天中午你在家有什么感觉?”她说:“十二点做好饭到院里看到给你洗的衣服干了,我心里很高兴,我有一个好妈妈,我真幸运。”我知道她高兴的原因,是我们的师父把她下来以前的师父从冷宫里救了出来,她才这样的高兴。

以上是我步入修炼大法的又一点滴事,是我亲身经历和亲眼看到的事实。正因为有如此的神奇的事在我身边发生,使我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修炼的心从未动摇。写出此事我也希望那些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赶快爬起来,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4/1514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