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东丽区大法学员被迫害的部份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五日】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天津市东丽分局副局长杨子龙、分局恶警刘强、马玉起、常万新、卢玉友、孙长宝、崔某某等,东丽区张贵庄派出所所长刘永雷、副所长刘强(和分局的刘强是两个人)、恶警韩军生、韩明、张立勇、胡某某等,一直是积极主动的迫害大法学员。在这7年多的迫害当中,不完全统计,仅天津市东丽区某一小片地区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洗脑、绑架关押、就有一百多名。

以下是天津市东丽区部份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迫害的部份情况:

1、杨翠兰:于2000年10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2002年在残酷的迫害下突发心脏病,到医院抢救,花了十几万元,后保外就医。2006年6月份因在同修家学法被分局恶警刘强 、马玉起、常万新为首绑架,意图把大法学员送回监狱,杨翠兰因心脏病复发,恶警无奈将大法学员送進医院,医生给下了病危通知书,才免遭被送去监狱。

2、孙大爷:于2000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回来以后情况不详。

3、李文静:于2001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回来后情况不详。

4、许永琴:于2003年,被非法判刑五年,至今被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5、徐国勇:于2003年被非法判刑7年,至今未回。

6、董桂英自2000年至2006年,先后九次被分局和张贵庄派出所恶警绑架、抄家、拘留、洗脑劳教判刑。2002年一月在分局恶警刘强、马玉起带领派出所恶警韩军生、韩明等第六次闯入她家绑架、抄家、被判劳教一年。

董桂英在大港板桥女子劳教所扛了一个多月的豆子包,被迫害有病,诊断为腹部肌瘤,四月份保外就医。在家养病期间,八月份的一天半夜一群恶警又一次闯入她家,其中有张立勇,其余不知姓名,连拉带推,董桂英被绑架至派出所,找借口意图送回劳教所。董桂英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恶警气急败坏的把董桂英打倒在地,导致她腹部剧痛不能动,后被送到东丽中医院治疗。中医院治不了,又被转到天津河东医院治疗,手术后诊断为卵巢癌二期。

董桂英在医院治疗期间,分局和劳教所联系以劳教所恶警出头到医院骚扰,大夫告之病情,说病人只有半年寿命,恶警这才退去。董桂英出院以后不放弃修炼,身体一直很好。

2004年董桂英第8次被绑架,因患绝症被放回。他们不但迫害董桂英,还迫害她的家人。2006年6月的一天董桂英的儿子李杰(未修炼)晚上下班因喝醉酒倒在路边,有人报了警,张贵庄派出所去人把李杰绑架至杜庄子派出所。第二天晚上六点多钟才通知家里人并诬陷她儿子,说她儿子打了警察还砸坏了警车,被杜庄子派出所报分局拘留五天关押在天津市西青区曹庄子看守所,而且还罚款一千元。

五天后她儿子回家,全身余伤未消,到处青紫,是被张贵庄派出所的恶警打的,理由是他妈妈是炼法轮功的。恶警看董桂英的孩子老实,有机可乘,事隔十多天,2006年6月20日分局恶警刘强、马玉起、常万新等到她儿子单位强行把她儿子带回家,逼迫她儿子打开房门,屋里有六名大法学员正在学法,都被绑架了,并抄了家,照相造假,后来有三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董桂英被非法逮捕,在东丽看守所绝食40多天癌症复发,腹部出现肿块,丈夫(未修炼)多次去分局要人并给他们看了癌症诊断证明,两个多月放回,找家里勒索五千元钱,说是取保候审。

7、杨雨婷及母亲张俊英,女儿孟菲老少三代相依为命。2000年3月,杨雨婷和母亲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放回,派出所恶警韩明、韩军生,分局恶警刘强、马玉起、卢玉友多次上门骚扰,杨雨婷的丈夫(未修炼)被他们逼的离家出走,至今未归。

2000年6月派出所恶警及张贵庄街道强行绑架杨雨婷、母亲、及女儿老少三口去洗脑班,因杨雨婷坚持修炼被非法劳教一年,母亲幸免没有劳教是因为要照看孩子,当时孟菲只有六岁。

2001年杨雨婷回家不到一个月,母亲却又被非法劳教两年,家里只有杨雨婷母女俩艰难度日,没有生活来源,丈夫离家去向不明。即使这样,分局恶警还是不放过,派出所、街道、居委会三天两头上门骚扰,有一次娘俩没在家恶警们把她家的防盗门撬坏,破门而入,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才离去。

2004年杨雨婷第六次被绑架,判劳教两年,在东丽看守所绝食22天送往板桥劳教所,经检查身体患了肾衰竭转尿毒症,医生说活不了两天了,劳教所不收,他们才放人。他们还不罢手,不断骚扰,母亲为了给杨雨婷看病卖掉了房子,暂时搬到了亲戚家住,恶警又追到亲戚家,不让亲戚收留并威胁。因此孩子辍学,全家老少三口流离失所,下落不明。

8、王景香六次被绑架、抄家、拘留、劳教(3次)。第一次2000年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2001年11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到期没放人又加期一年,两年半才放人。在劳教所期间,她丈夫卖了房子并与王景香离婚,女儿无家可归,被孩子大姨的收留。王景香在劳教期间被迫害的经常吐血,受尽了折磨。2006年6月王景香又被非法劳教,几年不详,至今关押在板桥女子劳教所。

9、张智红,也是多次被分局派出所的恶警绑架、拘留、抄家、洗脑、劳教。2004年1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关押在板桥女子劳教所。她家有70多岁,体弱多病的老父亲因思念小女儿,坐着轮椅让张智红的两个姐姐推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恶警不给答复,还给录像威胁,老人回家因悲伤过度,时日不长过世。还有60多岁的公公婆婆,因儿媳又一次劳教,忧伤过度,相继去世。2004年这一年之内,家里几位老人相继去世。2006年到期,因张智红不放弃修炼大法,东丽分局不让放人。

10、张子文,妻子刘玉红,儿子张希明一家修炼法轮功,2000年因不参加洗脑班,流离失所二年多,恶警刘强、马玉起、常万新,下通缉令到处抓捕,利用手机监听,蹲坑。2002年10月份张子文,刘玉红夫妻二人去买冬衣,在车站被恶警绑架,并到租住的家抄家,儿子张希明在家,也被绑架,一家三口每人被非法劳教三年。张子文在天津劳教所,刘玉红在板桥劳教所,张希明被送到天津团泊劳教所。

11、吴可心在2002年8月晚被恶警韩军生,芦玉友为主的一伙恶警,到其在张贵庄的住处非法抄家;随后,又将吴可心19岁的女儿马维薇绑架到张贵庄派出所,押吴可心密审,把其女儿半夜两点赶出派出所,在街头露宿一夜。第二天中午,将吴可心放回,目的是让吴可心做它们的内应,以便迫害更多的大法学员。吴可心不愿被其恶警利用,在一个星期内搬家到河东区,可是恶警恼羞成怒,穷追不舍,在2002年9月2日,吴可心在其新居,送宾客出门,被埋伏好的恶警韩军生,芦玉友为主的五六人,强行拉上面包车绑架,送板桥劳教所判劳教两年。

2006年7月,分局恶警马玉起、刘强为首的恶警又绑架了谭洪俊,周兰,她们都被判劳教,现关押在板桥劳教所。

刘芬、王宗风、孙玉梅、陈金花,徐桂珍,都是被东丽分局刘强、马玉起、常万新等恶警绑架到劳教所两次以上的大法学员。

在这7年多的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中,东丽分局,各个派出所的恶警们,干尽了坏事,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使多少个家庭破碎,使众多的大法学员,过着牢狱生活。一桩桩一件件,上天都给它们记的清清楚楚,上天不会饶恕迫害大法学员的恶警们,善恶有报是天理。

其实张贵庄派出所的恶警们正在报应之中,是他们不承认而已,就拿恶警韩军生来说,2000年夜间出去巡逻,蹲坑监视大法学员,第一次被人打了黑枪,子弹是臭子,没响,开枪人跑了,他都没敢追。2003年,第二次,被人用利器把后脑砍破了,是什么人砍的也没有逮着;如不相信不停止做恶,更大的报应还在后头。据派出所内部传出,这几年派出所内部不顺的事常常发生,如车祸、打架、伤人、为此说是派出所的大门不顺,结果把大门改了,原来大门在西南方,现改为东南方,真是可笑,不是什么都不信吗?那为什么改门?是大门的方向问题吗?就是迫害大法学员,上天对他们的惩罚,如果再不停止迫害,将会遭到更大的天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