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劳教所近期迫害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现在河北省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和保定劳教所,可能极少数人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劳教所。其它地方的劳教所都已解体。

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劳教所里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分之一以上是唐山、秦皇岛、廊坊、承德、沧州、衡水等其它地区的。保定劳教所恶警现用于迫害大法弟子的电棍都是新式的,可以连续长时间电击,电压都在15万伏(150kv)到20万伏。

保定劳教所最多时曾关押近两千人,现在总共关押人数不到四百人。目前保定劳教所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管大队”,对外称二大队,被非法关押的男法轮功学员全部被关在二大队,现约三十多名。女大队非法关押女法轮功学员约四十多名。

保定劳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承德大法学员李向五,在承德电力系统工作,零六年五月份,被从高阳劳教所转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关押,因为给劳教所的所长、政委写信正常反映情况,就被恶警王磊指挥几个刑事犯将他按在地上连续长时间电击半个小时!

涞源县大法弟子杨胜利,河北农业大学毕业,被值班的犯人班长李庆文无理殴打,整个脸都被打爆了。事后那个在恶警大队长张占强还把李庆文叫过去,阴险的鼓励他:“以后别打明处”。李庆文家住保定电厂宿舍。

在恶警们鼓动下,值班的刑事犯们,经常无理殴打、折磨法轮功学员。李庆文一天将大法弟子康炎素(音),从二点多一直打到四点多。刑事犯刘易番(音)逼庞国兴抽烟,不抽就打。王新被用针扎大腿,冬天拖到水房里浇凉水。

涞源县县医院医生大法弟子刘治林坚持信仰,今年被劫持到劳教所后一直被隔离、“严管”。

高阳六十多的老人林世僧,曾任某大学院长,恶警连续五天五夜没让老人睡觉。

保定大法弟子杨建良被捆在床上五、六天,恶警对他实施灌食、电棍电。

大法弟子田刚被绑架后,北市区公安分局恶警给他报的是劳教一年。但到保定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那里,恶警邪恶的让他跪在墩布把上,田刚一脚把墩布踢开,恶警因此改判他三年劳教。田刚被劫持到劳教所后,被恶警长时间用电棍电击。

清苑县大法弟子王老臭,零五年三月份被非法关入劳教所后,被恶警刘越胜电的一度不能进食,生命垂危。

定州市大法弟子王纯德,零五年十月到零六年六月被铐了长达十个月;接见时不让和家人直接接触,而是让隔着小细网子的隔离墙和家人说话。而且接见时,每个人身后都站着一名恶警监视。每当大法弟子接见时,都有一名劳教所所长在那儿盯着,而且让别的大队的大队长、教导员也去盯班,不仅如此,还调一些别的大队,平时邪劲大的、打人狠的恶警在那儿盯着。经常出现一些去看望大法弟子的家属,被他们围攻、翻包。

保定劳教所里的“抽血的检查”

零五年十二月,保定劳教所对每一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做了皮试,并抽了十毫升的血去化验了。对每一个人都做了档案记录,那是一张十六开的纸,上面有一个表,里面密密麻麻的有许多项目,如视力。

零五年发生一件事。有一次劳教所面临一次“重要的检查”。恶警们议论为了应付上面的检查,需要准备很多钱,劳教所一时资金紧张,为了应付检查,他们就从“迫害法轮功基金”中拿出来了20万应付检查。“迫害法轮功基金”中到底有多少钱,不知道不得而知,但肯定少不了。有人也听恶警们议论,“迫害法轮功专管大队”都有610给拨的专款,而分配给“迫害法轮功专管大队”的任务数相对很少,如04年分给专管一大队(关着五十余名大法弟子)的任务只有一万元。恶警可以放手迫害大法弟子,而不用担心打伤、打残、打的不能干活了。02年恶警说每“转化”一个大法弟子有400元资金。03年10月,河北省将全省劳教所里不“转化”的12名同修弄到石家庄劳教所开所谓“河北省攻坚班”,“转化”一个大法弟子的奖金是一万块钱。04年5月,劳教所搞“攻坚”,610一次性给了50万钱作为经费,用于给恶警发奖金等。恶警在金钱的诱惑下,非常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

迫害大法弟子荆奇

徐水县大法弟子荆奇,零四年三月被非法关入劳教后,几年中几乎一直处在严管、被隔离的状态。零四年十一月到零六年八月,一年零8个月没让接见,期间恶警为了转化他,还挑动其妻子跟他离了婚。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劳教所实施所谓的考试,其实就是让学员去诽谤师父。荆奇没按他们的要求答卷,立刻被它们叫去罚站,从上午八点多一直被罚站到下午四点多。下午四点多,恶警教导员刘越胜开始打荆奇,使劲全力的打他,在过道里一下子把他打到南墙,又打回北墙,接着又打回去,一直打了他二、三十回,刘越胜打的呼呼直喘气了,打不动了。荆奇仍然坚定的说:“我没有错。”刘越胜气急败坏,开始用电棍疯狂的电荆奇,两耳后电出了两大溜水泡,在直径十公分的范围内至少被电了五分多钟,脖子、胸前、后背、大腿根、腿、胳膊、手等处都被电了。更为邪恶的是,恶警宋亚鹤在旁边出主意把荆奇的衣服撩起来电,说这样没声。刘越胜就邪恶的把荆奇的上衣撩起来,用15万伏到20万伏的电棍在心脏附近持续电击了1分多钟!荆奇的心跳立即急速加快,此后一直跳的特别快,险些出了人命。吃不了饭了,吃了就吐。刘胜越一直说他装的,10多天后,邪恶的劳教所恶医杜宝川才给他量了量,2天后紧急把他送到了保定市第二医院,做心电图检查、验血等。从此以后的零五年、零六年,恶警一直把荆奇处于隔离状态,不许说话,不许和人接触。零五年长达两、三个月的时间,每天逼他坐板(坐直在板上,一动不让动)十多个小时。

保定劳教所恶警恶行恶报

二大队恶警约有十余名:张占强( 大队长)、刘庆勇(教导员)、王磊(副教导员)、张谦、张磊、李胜昔、徐亚利、孔兵;还有积极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刘越胜、宋亚鹤、刘哲、刘利杰、张海生。以下是迫害大法的恶警遭恶报及祸及家人的事实:

恶警茹吉祥积极“转化”大法弟子,其妻子得了乳腺癌,并做了切除手术。

保定市定州池油村事件(大陆称611事件)发生后,劳教所关进了一批黑社会分子,不久就发生了逃跑事件。一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所长于彦平被撤职。

恶警刘哲的父亲得了癌症,需要20万才能治好。

恶警刘越胜因611事件被调去看大门,其父亲长期卧床不起,大小便失禁。

恶警刘庆勇零四年一次迫害大法弟子,现头上长满了疮,得了胸积水,住院一个月才出院。

恶警张占强因611事件被记大过处分,他还一边迫害着大法弟子,一边煎着药,其家里的老人也卧床不起。

恶警刘黎杰因611事件被调去看大门。

恶警宋亚鹤因611事件也被革职,调到销售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