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泰来县境内的泰来监狱是一所地地道道的魔窟,现非法关押大法学员70多人,分别关押在十五个监区(大队)内的五十多个分监区(中队),一个中队平均80人中有一名大法学员,个别中队有几名大法学员,但也不许相互交谈。从2003年秋季开始,泰来监狱实行四个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学员。白天两人、晚上两人24小时看管,且每月定期向上书面汇报大法学员的言行,发现学法、炼功的要扣分、干警扣奖金、下岗。几年来监狱对大法学员强迫劳役,逼写“三书”(保证书、悔过书、决心书)。

对大法学员用酷刑“撑子”

泰来监狱狱政科小号主要使用工字刑具迫害大法学员,工字刑具俗称“撑子”。恶警将大法学员的双手卡在“撑子”上横的两边,双脚卡在“撑子”下横的两边,再用铁链把“撑子”竖杆和地环连上,使其身体不能靠墙。“死撑子”不能睡觉,只能弯腰坐着;“活撑子”下面能活动,晚上能平躺。大法学员被关入小号就给“撑上”。关小号是副监狱长签字,一签就是七天,他们认为“表现不好”就继续签。多数上“死撑子”七天,再换“活撑子”,之后再换脚镣。

“撑子”是最残酷的刑具之一,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现在管小号的是狱政科长杨立波和所长吴勇带领六、七个警察及两个刑事犯杂工。

大法学员张奎武被关小号一年

大法学员张奎武曾在小号内被戴脚镣和支棍长达一年之久。张奎武修炼前被判无期徒刑入狱,98年他在革志监狱内得法。99年720后,他因炼功被关小号。后他被转到泰来监狱。2002年初,张奎武坚持炼功,被当时泰来监狱教政科科长王义关入小号,张奎武在小号内被长期加戴脚镣和支棍(90公分左右的铁筋,两边各用两个铁环套住两脚,再用螺丝紧上),吃饭、去厕所都不给松开。恶警多次逼张奎武写保证不炼功,均遭张奎武拒绝。

张奎武在小号被酷刑整整摧残了一年,直到恶警王义调离教政科,张奎武才于2003年1月被放出小号。

九毫米钢筋毒打大法学员

2002年10月开始,一些大法学员被陆续关到泰来监狱迫害。先入监狱集训队,在集训队,大法学员李顺江、赵传芳不穿号服、不背监规,被集训队恶警教导员纪某指使犯人李兴迈等人用九毫米钢筋毒打大法学员,且拳脚相加,李顺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大法学员郑连清被毒打的血肉模糊

2002年12月份,被非法关押在五监区的大法学员郑连清给当时任改造狱长刘志强写信,要求给大法学员一个宽松、公正的环境。刘志强第二天早上就召开了全体监区、分监区长会议,会上刘志强将信扔到郑连清所在五监区监区长脸上,并当众叫嚣:“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不让这名法轮功写悔过,你就下岗吧!”五监区监区长回来后马上找分监区(中队)的分监区长说:“我要下岗你们就先下岗吧!给你们两天时间”。

于是分监区长李德友带几个警察先把负责看管郑连清的4个犯人找来一顿拳脚,然后让犯人用4根铁丝拧绳,拧了8个,外加当时队部有一根上面全是刺的龙头拐,犯人将因郑连清挨打的怨气疯狂发泄到郑连清身上,用这些铁丝绳将大法学员郑连清一顿毒打,接着又让中队几个积委组管事的犯人继续毒打,打累了几个警察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整个过程两个多小时,郑连清被打的血肉模糊,浑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方。

下午,李德友等几个恶警喝完酒又开始疯狂毒打,龙头拐断了几截,拧的铁丝全折了、烂了。晚上各监区、分监区值班警察到监舍坐班时又将郑连清毒打一顿。此时扒开郑连清的衣服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可是他们继续毒打。之后,恶警李德友威胁郑写保证书,郑违心的写了保证书。灭绝人性的刘志强听说后,第二天一早就跟当时狱政科长马跃来到监舍,将郑拖出来,极其凶残的用脚踩着郑的头问“你还写不写信了?”因毒打郑之后,该队队部的墙上都是飞溅的血迹,犯人收拾了一天才清理干净。

大法学员李顺江、邱俭斌、田勇、李振中、周志风遭迫害事实

自2003年泰来监狱规定对大法学员三个月必须“转化”,不“转化”要扣其分监区长一千元工资;“转化”就奖励一千元。同时还得写在监狱内不炼功保证。因大法学员不配合劳动、不配合学习、不背监规,因此很多大法学员遭到殴打。

在监狱生活科伙房被迫害的大法学员周志风,因拒绝认罪被当时生活科副教导员王永涛、分监区长张庆宾殴打,拽住周志风的头往墙上撞。多次殴打后致使其贫血。

被五监区四分监区迫害的大法学员邱俭斌长期被打,晚上也打,邱俭斌仍然坚持不出去做奴工、不吃“改造饭”。

由于大法学员不畏暴政的浩然正气,使很多警察和犯人从内心里对大法学员肃然起敬:他们认识到大法学员都是有知识的人,与广播、电视上说的截然相反,就不忍心再向当初那样迫害大法学员了,环境也随之宽松许多。

2003年夏天,大法学员李顺江所在的分监区长在打李顺江一百多个嘴巴子时,李顺江喊道“师父救我”,当时分监区长对法轮功创始人一顿谩骂。之后不久此恶人半身不遂,卧床不起。李顺江由于在环境极为恶劣的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被迫害两年之久,在泰来监狱又加重迫害,身体严重受损,极度贫血、不能行走。

2003年11月,先后有大法学员李顺江、邱俭斌、田勇、李振中等因绝食反迫害被关入小号。事后监狱就开始全面四个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学员。由于当时发生两名刑事犯挖洞逃脱,才转到逃脱之事上,因此生活科教导员王永涛被降职调离生活科,还拿出几万元到省劳教局息事宁人。而一心向上爬的改造狱长刘志强也因逃脱事件而调至黑龙江女子监狱。

泰来监狱2004年为完成“转化”率对大法学员施暴十个月

2004年初,省劳教局向监狱下发文件,要求对大法学员的“转化”率达到95%。这时泰来监狱换了两个牡丹江监狱调来的狱长,大狱长张志诚,改造副狱长姓赵。在“五一”前后其它监狱就已经先后对大法学员开始残酷迫害,因哈尔滨监狱迫害致死一名大法学员的事败露,惧怕各方面检查,只留下几个彻底“转化”的学员外,其余转往大庆、牡丹江及泰来监狱等地。

6月30日有28名大法学员被非法转押泰来监狱。他们刚下车就有大法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暴打后第二天就给“支”上了。7月泰来监狱召开监区长、分监区长会议,针对“抗改、抗劳”要求全部“转化”。如果监区全部“转化”就奖励一千元、领导奖励二千元,否则降职、罚薪、下岗处罚。同时允许各监区不用请示批准就可以给大法学员戴戒具,戒具不够,各监区自己做。首先八监区定做了10个撑子。

八监区多是警校刚毕业的警察,监区长周树振留下的规矩就是,只要打大法学员,任何一个警察都得动手打,不然就收拾你。一时间邪恶势头极其猖狂,各监区互相攀比谁更邪恶,每天大法学员被戴手捧、脚镣(不戴镣膜)一步一步的艰难的步行出工,脚镣声不绝于耳,极其恐怖,脚脖子都磨破了走不动就用车推着出工、收工。白天出工就被吊,晚上收工就支上,而且不让睡觉,一睡觉就用凉水浇醒。

在一监区,大法学员吴宪刚被吊10天,3天不许睡觉;张跃明被吊了3天支了2天;在二监区,赵传芳被支了5天;在三监区,李长安被支了2天后关入小号;四监区恶警将李振中、田勇白天吊着并在40多度高温下暴晒,还把他们扔入一米多深的坑中手脚朝天支上,不许动、不让睡觉三天;五监区,邱剑斌被支了6天6夜;在七监区,在恶警赵文革指使下让田立军等犯人对大法学员王守庆迫害一个多月不让睡觉,后被支2天;九监区恶警长期不让大法学员李顺江睡觉,隔10分钟一拨拉;大法学员潘红东长期被殴打被支了5天5夜;十监区,在警察李××、张××唆使下对新入监的大法学员支了20多天,有在臀部下面塞了两个钢球长达7天,其状惨不忍睹;十一监区,大法学员张奎武时被支了半个月,同时还强迫看电视、漫画、参加批判会等。

这场残酷迫害直到2004年10月份才结束。

大法学员潘红东、徐林山相继被迫害致死

此轮迫害最严重的是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二分监区的大法学员潘红东和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三分监区的大法学员徐林山。

潘红东三十七、八岁,毕业于“川大”计算机专业,文质彬彬、精明聪慧、很有学识的样子,被迫害后反应迟钝、目光呆滞、于2005年阴历4月初8晚9时许突患脑内出血,在监狱医院含冤辞世。

2002年12月份,四监区三分监区分监区长为得到“转化”一名大法学员获取奖金的目地指使张剑等犯人对其中队大法学员徐林山酷刑折磨。不让睡觉、用凉水浇、针扎不许喝水、吃饭,逼其喝盐水等残酷迫害两个星期。

徐林山因炼功曾在齐齐哈尔富裕劳教所被劳教时身体迫害的已经不能下蹲,再到泰来监狱惨遭迫害又患有肝腹水等六、七种病。

2004年12月,徐林山刚出院就被四监区乔胜副教(现人事司监区长)和三分监区长张晓东等逼写三书,并让犯人毕××等用车把不能正常行走的徐林山拉到四监区车间后面,乔与犯人大打出手,在严寒下冰冻了2天,在四监区从警察到犯人对徐林山一直迫害了4年。

由于长期迫害徐林山的身体严重受损,处于生死边缘,一直拖到2005年12月家人交了3万元办理了保外就医,但几天后就在家中含冤离世。

声明被迫写的保证书作废而遭酷刑残害

2005年1月前后许多大法学员纷纷向所在监区、分监区要在高压迫害下写的保证书,也有写书面声明保证书作废的。五监区恶警王志玲1月份将大法学员郑连清吊在外面冻了3天;被十一监区迫害的大法学员张奎武因要“三书”,七监狱长郭平指使下被支了27天且泼凉水等迫害,后期一周时间不让睡觉,因绝食又被关入小号迫害;2006年张奎武绝食抗议,又被送到监狱小医院遭遇野蛮灌食33天,又于2006年7月因炼功被强行加戴戒具手捧和脚镣串在一起,白天被强迫用铁车推着出工,晚上拉回一直到2006年12月份。

大法学员刘海善、田勇、卢玉平坚持修炼而遭殴打、戴手捧、脚镣等迫害2005年5月四监区一分监区长宋威威逼迫大法学员刘海善写三书,刘海善拒绝后,脖子上被戴几十斤的大牌子迫害,共20多天;2005年被四监区迫害的大法学员田勇因传经文被关小号,田勇绝食反迫害,在小号所长吴勇指使下遭遇野蛮灌食半个多月后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又在监狱医院继续遭受迫害,直到2006年3月前送回监舍;被监狱一大队一中队迫害的大法学员卢玉平,于2006年5月炼功被一大队指导员指使刑事犯对其多次殴打,戴手捧、脚镣近2个月,但卢玉平不管怎么被打就是坚持炼功,一大队对其没办法也就不管他了。

赵副狱长因迫害法轮功也没得好下场。在监舍挖上水管道时塌方事故造成一犯人死亡一犯人重伤,使泰来监狱免去先进资格。赵副狱张海因在原牡丹江监狱当教改科长时为一犯人办理假释事发被省劳改局查处,重金息事宁人后,12月份回到泰来监狱只是挂名副狱长,没了实权,储运科科长于振海为副狱长。各监区主要迫害人是各监区主管改造的副教导员

在泰来监狱有近一半的警察是亲属关系,而且兄弟几个都在监狱的也很多。一般到泰来监狱很难开展工作,所以泰来监狱一调换狱长就把大狱长和副狱长一起换,在各科有实权的为:于、郭、乔、杨四大家。上面提到的警察多是这几家的人,如任副狱长的杨振海、狱政科长杨立波等。

在几年的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中,不仅泰来监狱未得到任何的好处,而且泰来县这几年干旱无雨,经济状况极差。正告泰来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停止迫害大法学员,善恶有报啊!如不悬崖勒马,将功补过,将在地狱中无休止的偿还因迫害大法所造下的罪恶!

以下是严正声明因酷刑迫害而违心写的保证作废、严正声明坚修法轮大法的三十八名法轮功学员:李顺江、李长安、李振忠、王守庆、潘红东(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张奎武、张力群、赵传芳、张跃明、孙广利、李兴亚、孙维民、周立风、卢玉平、徐林山(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吴宪刚、刘海康、刘银泉、于伯清、纪德才、郑连清、杨志、邱俭彬、田勇、马福龙、王文龙、宋安宇、郝彦成、梁红玉、高福平、翟玉柱、王子忠、胡平、王俊峰、徐有韵、尹安邦(在泰来监狱被迫害致死)、付海、韩喜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