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重庆大法学员遭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三日】

看守所和劳改队对我的迫害

文/重庆大法学员

我现年五十五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邪恶两次将我非法关押和非法劳改三年。

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中午,我和三个同修在一起交流学法心得体会,被重庆市北碚区三圣镇派出所恶警余晓荷(音)非法抓到柳荫镇派出所关押,恶警用手铐铐住我们,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准上厕所。半夜时,我们问恶警,我们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你们为什么要迫害,你们为什么不去管那些贪污受贿、赌博嫖娼的,你们为什么要迫害好人?恶警无言以对。后在同修和家人的强烈抗议下,恶警勒索一千元“保证金”,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一年九月四日,我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在北碚看守所,一入魔窟就被剥光衣裤全身检查,实际上就是一种人格侮辱。

恶警罚我天天打扫厕所,用牙刷刷大便池,手要接触大便方为合格。每天早、中、晚都要坚持擦地、打扫厕所。我的双脚双手都被臭水泡烂了,恶痒恶痛的,恶警还要强迫大法学员折头痛粉盒,每天折一千个,完成了才允许睡觉。

有一次我和几个同修一起炼功,被一恶警发现,她凶神恶煞的大骂起来,我们一边炼功一边清除她背后操纵她的邪恶生命,此后那个恶警再也没来干涉我们炼功。

有一次,一个黑社会的老大犯人叫我去把折的不合格的头痛粉盒约五、六千个全部返工,我回答她那些废品不是我做的,我年纪大了,看不清楚,无法返工。舍房老大就到恶警那儿去告状,邪恶之徒在早上七点钟将我叫出去,当时天下着雪雨,北风呼呼,寒冷刺骨,恶警逼我头朝下,两手指尖摸脚背,很多邪恶之徒还不断的在那儿指手画脚的纠正我的姿态,所长还高叫要我坐小间。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就立正站露天坝,淋着风雪,我背师尊的法“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和正法口诀。真神奇,不知不觉的邪恶之徒一个人影都没有了,一股暖流通透全身。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恶之徒非法判我三年徒刑,将我非法劫持到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劳改队迫害。当时我家中还有八十二岁体弱多病的老妈妈无人照顾。

一到魔窟就强行剪去我的头发,留什么“盖碗头”,强行将我的洗发水、笔记本、圆珠笔等等扣押,还迫不及待将我传到办公室进行所谓的“转化”。恶警派了两个犯人,一个是吸毒犯、一个是杀人犯,对我和其他大法学员每天二十四小时包夹严管,吃饭时十个人一组蹲在地上吃,吃慢了还要罚站,恶警还要臭骂一顿。

我做奴工的地方暑天热,电风扇吹不到风,太阳直接晒着,旁边有烘干炉,烤得人汗流浃背,喘不过气来。

在邪恶的欺骗高压下,我也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配合邪恶说了、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的蠢事。我一定要努力学法,全盘否定旧势力对大法与大法学员的迫害,加倍弥补过失,精進实修,做好师尊赋予我们的三件事,助师世间行,跟随师父圆满回家。

重庆北碚区恶警非法关押我两个月

文/重庆大法学员

我现年四十二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经被邪恶非法关押近两个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邪恶之徒到我家未带证件、未经许可四处乱抄乱翻,象强盗一样,后来唐申文(音)、王伟和另外几个恶警就把我拉到镇政府,叫我说出一些同修就放我回家,我说什么都不知道。恶警又把我和一位同修非法关押在北碚区柳荫镇派出所,在又黑又臭的派出所关了一夜。第二天又把我和一个同修铐在一起拉到了重庆北碚看守所,进去时很多枪对着我们,叫我们蹲在地上,全身都搜过后就把我关在一间屋里,那里面什么犯人都有。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是好人,没有犯法。

在里面吃不饱,要我每天折一千五百个头痛粉盒,完不成就加班到深夜十二点钟、一点钟。到十月国殇日前几天,恶警又叫我问话,他说:“我们要放假了,你现在说出同修,就放你回去;过节你不说,就没人管你了。”我没有说出同修,我说:“学师父的法是做好人,不做坏事,我没犯法,你们把我关到什么时候?”

快到两个月时,恶警才将我无罪释放。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