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个脚印走过的七年修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在修炼的路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过了七个年头。

得法

我和丈夫九九年一月底同时得法。我没有炼过任何气功,什么是气功,气功是干什么用的都不知道,我得法没有什么障碍,第一盘录音带没听完就被其中的深奥法理吸引住了,开始一边干活一边听,后来觉的一句话也不能落下,干完活坐下来认真听,听完第一遍后,心里非常激动,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些,遂又从邻居嫂子那里借来了《转法轮》和《法轮佛法 大圆满法》,我看后深信不疑,自己照着图示开始学;炼动功,我一开始听录音师父就管我了,第一次在邻居嫂子家炼功,闭上眼睛就看到眼前泛红、翻花。我立即去书店请了所有的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

我学法炼功一个多星期,身体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我患有严重的心肌炎,颈椎病等多种疾病;丈夫患有严重慢性肝炎,我们带着两个孩子,还有近八十岁的婆婆,常年吃药打针,整天愁眉苦脸,活得非常痛苦。而学法炼功一个多星期,丈夫的肝区不痛了,脸色由黑黄变成红润,我也一身轻,走路脚底生风,没有病的那种舒服、那种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我们家从此有了欢乐。如果不得大法,我活不到现在,因为我们的病都很严重。师父救了我们的命。

在邪恶迫害面前我们没有迷失方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那时我得法几个月,七月二十二号那天,我们全家正在青岛,晚上刚住下,打开电视后看到了污蔑大法的邪恶报道,因得法晚悟性差,心里非常难受,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看到的、感受到的和媒体报道的不一样,不可能这样!它们在胡说八道!我和丈夫都是这样想的,可是彼此心里都很难过。我们是带着孩子去青岛旅游的,但已无心玩了,第二天我们就决定提前回家,两个孩子当时也学法轮功,也理解我们的心情,决定不玩了,回家。第二天,就在我们收拾东西时,我突然看到了丈夫金灿灿的双影,和本人一模一样,持续了好大一会,我两眼一眨都不敢眨的看着,直到最后消失。当时我们都悟到了,师父看到我们对大法坚定的心,显现出来,让我看到大法是真实的,它们是在胡说八道,师尊在鼓励我们。

丈夫回去工作,我带着两个孩子赶回济南。那天天气酷热,回到家打开电视,铺天盖地全是污蔑大法的谎言,我给孩子做了点饭吃了,自己不想吃,躺在床上,心想:大法一定是好的,师父一定是最正的,我已经亲身体验到了。迷迷糊糊似睡非睡时,眼前出现了一个大法轮,并且带有颜色,中间的大卍字符都看到了,由远而近,我惊的一下睁开眼,什么也看不到了。我知道是师父告诉我,我的想法是对的:法轮大法是好的,师父是最正的。

丈夫回来了,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办呢?我把回来后看到大法轮的事给他讲了一遍,我们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决定:跟师父到底!我们学法炼功一天也没有间断,没有受到邪恶迫害的干扰,反而更加坚定了。因为媒体邪恶的宣传,人与人之间见面后就谈论法轮功,我能搭上话的,我都会把法轮功是什么、我的亲身体验告诉他们,尤其在亲朋好友面前,要给他们讲明白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并且他们也都知道我们的身体不好,现在炼法轮功好了,我的亲朋好友多数都相信大法好,还有的在看大法书。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邪恶发布对师父的非法缉捕令时,看着师父的照片,心都在流泪,连孩子们都很担心师父的安危,我说:“没事,它们就是站在师父面前,师父也不会让它们看到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在看第一遍《转法轮》时,就记住了这段话,深信不疑,当时因得法晚,法理没有现在懂的多,但知道师父是最了不起的,谁都比不上师父。在“七•二零”邪恶的迫害面前,我没有迷失方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反而更加坚定。

走出来,证实大法!

我没有走向天安门证实大法,是我的遗憾,因我从来没去过炼功点,所以消息非常闭塞,当时只认识一个同修,后来还搬家走了。后来在师父的指引下,我认识了几位同修,师父的新经文我也能看到了,也能跟同修相互切磋交流了。我在法理上提高了很多。

二零零零年,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理性》等相继发表,我认真反复学习,与同修切磋,当时由许多同修走出来证实大法。

师父在《理性》中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大法使我开智开慧,想出了许多救度众生的办法,如用粉笔、油性笔写标语等。

在媒体邪恶的蛊惑下,环境非常恶劣,一提及法轮功常人就躲,很少有人相信我们,除非在亲朋好友面前,我们才有说话的机会。我们就从亲朋好友着手讲真相,没有真相资料,就根据从法中悟到的,自己的亲身体验,自己动笔写真相资料,写完后与丈夫一同修改、补充,再拿给同修看,完稿后,让孩子打出来存在盘上,去单位找机会打印出来,然后折叠好,外面用红纸包好,后面贴上双面胶,晚上出去贴在住户的门旁边,有时回农村老家也带上一些,这就是我做的第一份资料,一直到二零零二年,我们这一块用的真相资料,都是我和丈夫自己写的。

建立家庭资料点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师尊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发表了,我反复学习,倍感责任重大。师父在《大法坚不可摧》中说:“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们也都有了很大的提高,走出来的同修越来越多,资料需要量也大了,我们也能得到从明慧下载下来的真相资料了,但是很少,有时只有一张底稿,我主动承担起了这个责任,等晚上孩子或丈夫单位下班后找机会复印。有时跑好几趟才能有机会,同修们都如获至宝,总之做的很艰辛,很被动。

师父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后,震撼了每个大法弟子的心。新老学员、年老年少的都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重大,走出来讲真相发资料,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是师父赋予我们的使命,在《问候》中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要加大力度做好各自该做的事,精進不停。”我想我最该做的就是要立即建立自己的资料点,能主动的加大力度做好自己该做的。

我想这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之路,我悟到的太晚了。我是一个农村中学教师,因为身体不好,也为了照顾年老的婆婆,照顾孩子上学,请长假离开岗位,在家做家务,如果不是师父这样给我安排,我是没有机会得到大法的。我发了一个愿,我要学会使用电脑。

在家做资料,丈夫也是大法弟子当然支持,立即让孩子去买了打印机,电脑原来就有。说句实在话,电脑我一窍不通,开关机都不会,又是五十多岁的人啦,但是这些都没有把我挡住,一个信念:我一定行,我一定能上明慧网,有师父在,有法在,什么困难也挡不住。在孩子们的帮助下,我很快突破了这一关,半个月的时间,我就能独立操作打印。孩子又根据周刊上提供的比较详细的突破网络软件,安装到电脑上,防火墙、清道夫等全给我配置好,又教我怎么怎样使用。当女儿第一次打开明慧网看到师尊像片时,我们全家心情激动无比,双手合十。

从此我每天都能看到师尊,我很快学会了从明慧上下载真相资料、周刊、师父新经文等。

自从我自己开始做资料以来,每个周五晚上,我都能及时把周刊、真相资料、小册子等准时送到同修手中。两年多来,在我的记忆中,没有拖延过一次,我每次打印之前,都发出强大的一念:请师父加持,解体一切邪恶,谁也不许来干扰我,并且把我的正念也压在每份真相资料里面,让每份真相资料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

最重要的是我注意了多学法,在明慧网上弟子切磋栏目中,许多同修也提醒做资料的同修,要多学法,发正念,我也有亲身体验,刚做资料时,心情也比较激动,又不太熟练,执著于做事,一时间忽略了学法,让邪恶钻了空子,差点出了事,我和丈夫立即向内找,这个小区的同修也齐发正念,解体了邪恶,它们什么也没了解到就平息了。

接受了教训,我每天一大早学一个半小时的法,先背法,然后通读《转法轮》,学习新经文,晚上炼功,在上网做资料前,哪怕学一段也要学,或者背《论语》,所以,一直感到很顺利。尤其前一段时间,中共疯狂对网络封锁,我只感到有一天上网困难一些,我牢牢记住师父在《洪吟(二)》中告诫我们的诗句:“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我有足够的正念,有师父的加持,谁也挡不住我,我顺利的登上了动态网,正好有新的破网软件,当时我激动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下网后我双手合十,感谢师父,感谢海外同修及时对我们的帮助,我想这是法的威力,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深深体会到学法好,事事顺利,无所不能。

现在我做资料已两年多的时间了,我不但学会了下载现成的资料打印,而且学会了自己排版、制作小册子、真相卡片、护身符、网页投稿、退党声明等。

《九评》出版后,我就做《九评》,我想不能有依赖思想,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做,从网上下载的《九评》,我发现字太小了,老年人看起来困难,下载后我自己从新排版,共二百页,买了一把锥子,一把壁纸刀,大夹子,重型订书针,打印出来以后,先用大夹子夹住,用壁纸刀在中间割开(壁纸刀非常快),割出来非常整齐,再用锥子钻眼(锥子钝了用磨石磨一磨就很快了)。我都不觉的怎么费力,眼就钻好了,再订上订书针。这个订书针很长,抓得很结实,然后在书背上贴上双面胶(比较宽的那种)把书皮粘贴上(书皮也是自己设计的),皮上也印上博大出版社。我一上午能装订五、六本,手和胳膊也不疼。订制的《九评》很精致,孩子们看了都不相信是我用手工做的,直到她们亲眼见到才相信,同修拿到手以后都爱不释手。我们这个小区的同修基本上都是发我制作的《九评》。我想做的精致一点,世人从思想上也能重视,舍不得把它扔掉,以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

我能做到这些,都是师父给我的智慧,我感觉不知不觉中我就学会了操作电脑,有很多东西好象一想做就会,就做出来了,在此建议家有条件上网的同修,赶快行动起来,从现在做起,建立自己的家庭资料点,尽快使资料点遍地开花,跟上正法進程,做遍地开花的一朵,有这个愿望,师父就会帮助我们。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所不能。

圆容好家庭是证实法中不可缺少的

我家人口比较多,上有八十多岁的婆母,下有两个孩子,还有我的一个侄女从小就跟着我,因为丈夫工作很忙,家务由我一个人承担,我每天最多睡四个小时的觉,但很少感到困,每天以最快速度处理家务,照顾好老人,剩下的时间我全部用在学法、炼功、做资料、讲真相、发资料上,每天忙的不可开交,没有出去玩过,没有无缘无故的在外边闲谈过,每天觉的时间不够用,但是我觉的不忙乱,忙的很有次序。

开始婆母受妹妹、妹夫的影响,对我们学大法、做资料不满意,有同修来,说的话也不太好听。后来,她看到我们身体不象以前了,都这么好,我再忙也没有忽略对她的照顾,她想吃什么,需要什么,我都一一满足她的要求,对她从来没有着过急。

终于在二零零五年四月的一天,婆母说让她听听师父讲的什么行吗?从此婆母也走入了大法,她一个字也不认识,耳朵又聋,除了听带子外,我把《洪吟》、《论语》抄在一个本子上,把字写的大大的,一字一句的教她,现在她不但能读下来,还能背下来了,我又教她炼功,她表现很精進,八十多岁的人,原是一身的病,每年医药费得三千多元,师父不停的给她清理,消业时她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有时还怨自己不能帮我做事。妹妹、外甥、姐姐听了婆婆的劝说,也三退了,还有婆婆娘家的侄子、侄媳妇、孙女、孙子听了她老人家的劝说,也相信了大法并“三退”。

我认为圆容好家庭,对证实法尤为重要。

也谈“没有慈悲,就难以救人”

读过《明慧周刊》第二四六期文章《没有慈悲,就难以救人》一文,这位同修文章中说:“世人从大法弟子的纯善中得到了启示并醒悟,大法弟子用自己的大善大忍的言行感动了世人,救度着世人。”我有同感。我在讲真相中,对方多数都能接受,从中我体会到了善的威力。

前些日子,我给丈夫的司机讲真相,他是从吉林来的一个小伙子,他说不信,电视上说法轮功杀人放火、自焚,难道政府还说假话。针对这些,我又给他讲了很多,最后他什么也没说,就算了。因为他每天和我丈夫在一起,亲眼目睹了我丈夫的为人,有时也到我家来吃饭,我也很照顾他。有一天,他又来我家说:“阿姨,你给我说的法轮功的事情,我一直在考虑,我凭着你们一家人的善良,我相信法轮功好。”我又给他大法真相护身符,他也高兴的接受了,并且还给他妻子要了一张。后来他给我说护身符他天天带在身上。他也三退了,还说:“以后这样的好事别把我忘了。”通过他,他妻子、姐姐也三退了,他岳父母也接受了真相,护身符也天天带在身上。

在讲真相中,也有人说:“别人说的我不信,你说的,我信!”为此,有的人一家得了法,退了党团队。

在证实法中,我体会到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在影响着世人能否得到救度,不修“善”也就修不出慈悲,没有慈悲,我们就达不到救人的目地。

唤醒迷失的同修

起初介绍我得法的同修(邻居嫂子),在“七•二零”以后,由于学法不深,受邪恶媒体的蛊惑,放弃了对大法的修炼。她女儿、外甥、两个妹妹、弟媳也受到其影响,放弃了。所有的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也让她丈夫(很顽固的邪党党员,至今不答应退出)给毁了。

我听说后骑上自行车去了她家,告诉她不要放弃,一直到我走,她也没有表态。后来在街上遇到她,又劝她,她仍然不听,还说了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听后流泪了,她还笑话我。

邻居嫂子和她的妹妹、弟媳曾经亲自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跟师父一起拍过照,她的小外甥四岁就跟她修,看到了许多另外空间的景象,还能看到师父。她们的缘份这么大,根基这么好,不修实在太可惜了。我一直没有放弃她,一次次的跟她交流,把师父的新经文拿给她看,告诉她师父一直在等着她。

终于在二零零二年的下半年的一天,她终于醒悟了,痛哭流涕,我把这个情况告诉给了其他同修,大家都很高兴,帮忙请了所有的大法书,她的女儿、外甥、她的两个妹妹、弟媳都从新走入大法,决心加倍努力,补偿所造成的损失。现在她娘仨“三件事”做的很好,走到哪里真相讲到哪里,最近一连五周,每周都给我送来长长的一串“三退”名单,最多的一周“三退”名单一百零九个,最少一周也有四十个,上门修水管的、收垃圾的、问路的都不放过,并且平时省吃俭用,省下的钱用来做资料。她们在兑现着她们的诺言:要加倍努力,弥补损失,做一名名副其实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各位同修,唤回迷失方向的同修是我们的责任,师父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赶紧行动起来,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唤醒他们,帮助他们共同完成史前大愿,跟师尊一同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