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康平县张强镇派出所对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四日】我是辽宁省康平县张强镇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得法,得法后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我真正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那时我时时刻刻用“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因此家庭变的和睦了,从此我学会了怎样做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犯罪集团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和迫害。我所在地的恶官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严密的跟踪、监视,大法弟子没有了任何人身自由。在这种情况下,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

当走到河北省三河县时,被三河县火车站派出所的警察非法劫持。两天后,被张强镇副书记、“六一零”主要负责人,带领镇派出所警察王福志、镇里的孙秀云将我们劫持到沈阳市第五拘留所,非法拘留我们十五天,逼迫我们每人交一百八十元伙食费,还强迫家人交二千元罚款。

之后又被康平县公安局,将我们劫持到沈阳市女子自强学校,非法关押六天,这六天又逼迫家人交六百元罚款。还直接向我们本人要钱,那里的警察十分邪恶,天天让我们做手工活,晚上还得加班,把我们和犯人关在一起,让犯人包夹我们,不准我们说话,那里的商品价格比外面的要高出好几倍。

六天后,康平县公安局又伙同张强镇派出所,把我们劫持到事先就准备好,用来关押我们的张强镇敬老院的一间屋子里。晚上就让我们睡在冰冷的土炕上,没有水也没有饭,当时的张强镇派出所所长高中峰,进屋就恶狠狠的破口大骂,抬腿就踢,还气急败坏的把我们铐在暖气管子上,只能在地上蹲着,还雇人对我们进行日夜看守。

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张强镇派出所,每天都派人到我家骚扰、威胁、恐吓逼着家人交钱。我丈夫在他们的威胁下,为了交罚款,整天四处借钱。他们还恐吓我丈夫,如交不出罚款,也要把我丈夫送去拘留,吓得我丈夫饭吃不下,觉睡不着,整天整宿呆呆的坐着发愣。最后我丈夫被逼交了一千元罚款,他们才把我放回,至此前后共勒索我家二千七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八,张强镇派出所警察王福志和司机陆军,把我和另两位大法弟子劫持到派出所,同时把家人也哄骗到派出所,告诉家人说:他们师父要上天安门最后一次正法,怕我们去天安门,所以先把我们软禁起来。把我们非法关押两天才让我们回家。

正月初六张强镇派出所的王福志和陆军,说是上面要来检查,再次把我们三位同修劫持到派出所,所长刘春雨见到我们破口大骂,辱骂师父,下午才让我们回家。

二零零一年春,因有个同修发真相材料被迫害,派出所联防队员刘雨波等人,把我再次劫持到派出所。当时他们正迫害一位女同修,女同修的手被铐在身后,对她连打带骂,用电棍电她的脖子和脸,电的脸和脖子都是水泡。他们将我关在另一个屋里,所长刘春雨放下电棍过来,恶狠狠的抓住我的头发就往墙上按,让我面壁思考问题,并边按边说:看一会怎么收拾你。

在同一屋里还有一位女同修,也遭到和那位女同修一样的迫害。迫害完她俩,所长刘春雨指使联防队员陈文龙,把我的双手反铐在背后,然后用电棍电我的脸和脖子,脖子和脸被电出许多大泡,我们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一宿,第二天他们将我和另一名同修放回,另一位被非法教养。

这几年我们家被迫害的经济很危机,为了交罚款,丈夫借了许多债。二零零一年春大连市来我村招工,我们没有其它生活来源,为了还债,我就报名要去大连打工。

第二天我刚到车间,还没等干活呢,我村书记白庆海和村组长李树奎,连夜打车追到大连,说奉张强镇副书记薛玖玲的命令,要打工可以,但得跟他们回派出所写不修炼的“保证书”。

几年来,这群恶党豢养的恶警对我们说罚就罚,说抓就抓,为了还债我们连打工的权力都没有,我们连最起码的生存权都被这帮流氓恶棍剥夺了,我们没有一点人权可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