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洗脑班“老赖”是怎样耍赖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广州市所谓的“法制学校”(实为法西斯洗脑班)有个恶毒的家伙,因为它姓赖,生活中也惯于耍赖,所以都叫它“老赖”。以前明慧网及其它网站都曾揭露过它的一些丑事、恶事,今天就再揭它一些耍赖的事。

“老赖”到广州市法制学校当“管教部长”有好几年了,对怎么迫害法轮功学员积累了一套罪恶的方法。也许它过于把心思用在了怎么迫害无辜上,自己在仕途上却连连受挫。这样它一方面抱怨上级不重用它,另一面把自己所受的气又全部发泄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按照它的说法,大凡有来头的法轮功学员只要进了法制学校,它都要修理一番。

原广东电视台的一位领导老陈因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关进了“法制学校”,“老赖”显得异常激动,它说只要一见到领导心里就冒火,于是暗地里指使保安打手进行迫害,24小时轮番盯守,不让睡觉,最后将老陈折磨的死去活来。即使这样迫害,“老赖”仍觉不过瘾,最后指使下面整黑材料,硬是把老陈送进了劳教所。

广州铁路集团公司职员施雷,因当过广州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2005年中秋节前被迫害关进了“法制学校”,“老赖”高兴得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几次在会议上说,施雷要无条件地关在这里,广铁集团公司很有钱,这是发财的好机会。其他法轮功学员每月伙食费现在只能收到4000多元,但已超出一般公务员工资一倍,(注:实际每月每人的伙食费才花费200元),施雷的伙食费仍执行以前的标准要翻番(8000多元/月)。就这样广铁集团公司硬是让“老赖”赖走了10多万元,施雷也因此无辜监禁了一年多。

原广州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赵敬安被迫害关进了“法制学校”,“老赖”觉得来了一个好对手,它听说赵敬安曾在部队大机关工作过,以前还是气功师,跟他斗一斗法一定好玩。不料还没正式开始斗法,它自己就平地摔跤把手摔断了,这下“老赖”又赖在赵敬安头上,是赵敬安让它的手断了,整天吊着用石膏绑住的手,上蹿下跳,气急败坏。暗地里指使保安对赵敬安进行严控,不给放风,不给上厕所,还私下告诉保安打手,说谁能逼他自杀就奖励谁。

“老赖”不但遇事总能赖上别人,在处世上也有一套哲学。它经常吹嘘,法制学校它最能干,比如打篮球投篮最准,乒乓球打的最好,卡拉OK唱的最好,跳舞跳的最棒,喝酒喝的最多等。它说这是久经考验锻炼出来的。对现实利益看得比命还重。前些年它为自己买官花了很多钱,眼看不能再上了便改辙投资炒楼。2005年它的名下就已有了五套商住楼,还扬言2008年它一定要增至八套。此外在单位还大讲炒楼的好处,它说上海的楼价是温州人和外商炒起来的,广州的楼价是靠公务员炒起来的,它说公务员不能炒股,但没规定不能炒楼,反正大家都在炒,不炒白不炒。在它的煽动下该校不论男女都参与炒楼,甚至动用公款大炒特炒。就这样“老赖”赖了许多钱财,除了自己挥霍还要供小孩去国外读书,它时常对别人说:小孩去哪个国家读书都行,如果不够钱,大不了卖掉一套房就足够了。

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它的行为最恶毒,由于心理失常,偶尔还说一些抱怨的话,它说:现在是金钱万能的年代,人没有信仰。现在之所以要镇压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破坏了恶党这个集团的利益。江泽民就是这个集团的董事长。所以从上至下都在搞经营,上层经营是权力加利益,可以买官卖官,下层大多数就只能经营利益。我的经营很简单,只要有法轮功学员送进来,就有了经营对象,财富就源源不断滚进来。

以上是“老赖”耍赖的一些点滴,殊不知所有象“老赖”一样耍赖和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之徒的所有劣迹都已记录在案,让后人都去鄙视它们。在此,我们怀着极大慈悲和善良之心,再次奉劝所有象“老赖”一样耍赖的邪恶之徒,赶快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谁造业谁偿还,不要不见棺材不落泪!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