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四平、公主岭监狱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吉林省四平监狱、公主岭监狱是邪党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工具。众多大法学员在这里受到残酷迫害。这里揭露的只是我个人所见所闻的部份罪恶。

二零零五年,李文波在四平监狱因点号时不报名被关押進小号。付洪伟绝食抗议迫害,被强行灌食及注射药物,前后往返与小号、医院共二十七天。原十二监区长赵建锋、教导员孙文林、齐干事、及所谓的“攻坚办”尹小东把付洪伟绑在看守所铁椅子上,用电棍电了一上午,直到吐血,小便失禁、昏迷才罢手。付洪伟的手、脚、前胸、后背、头、脸、脖子多次被烫伤,长泡,溃烂。同年,他向狱方询问一位因绝食从铁北转到四平监狱被监狱医院灌食致死的同修(该同修大约在八月十五日前后致死)一事,恶警问:你怎么知道的?并否认有此事。为此,十一月四日恶警把付洪伟转到公主岭监狱。

零六年四月四日,在公主岭监狱晚点号时,原公主岭看守队教导员贺令国(现任伙房教导员)问付洪伟为什么不报数?付洪伟说我是大法学员不是犯人,被贺令国大骂后押小号十七天。在小号,贺令国领着其手下,包括小号的中队长徐海及其他管教,另有两个犯人(邱六子和大伟),把付洪伟用脚镣和手铐成大字形固定在冰凉的铺板上(小号没有暖气,一套薄行李,只能晚上用,白天拿出去)。这种刑法是从二月六日开始专门为大法学员上刑设置的,以前没有过。前后对付洪伟用电棍电三次,每次都插到嘴和肛门里电。付洪伟在小号绝食抗议,多次被抬到狱内医院强行灌食。在小号里付洪伟要大便,看守管教不理他,逼他把大小便都拉到了裤子里。现付洪伟仍被非法关在四监区。他已声明退团、退队。

大法学员张维喜(家住辽源市东辽县)零二年十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吉林二监一监区。杨管教特派五个犯人看管他。第二天因不“转化”被犯人抬起来往地上摔。犯人王河体重一百八十多斤跳起来往张维喜身上踩,王河还用手抠他的肋骨。张永平打张维喜把木版子都打断了。张维喜喊“打人了”,看守队管教和一些犯人们看热闹。后来张维喜写信给监狱长叫孔大队长转交,孔竟谎说犯人打你我们都处理了。零四年三月二十六日在服装三监区张维喜在过安检门时被查出经文,被三监区长王见孔和教育科押进原废弃的小号,叫“矫治中心”。他们把他固定在床上抻成大字形,吃喝大小便都不放下来。看管犯人叫牛青春、王军大。几天后脚脖子起大泡红肿,二十三天后送到新小号。五月一日前放回监区后一年多身上的伤还不好。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转到铁北监狱。零六年三月三十日转到公主岭监狱九监区,现在四监区。

大法学员杨会永于零二年十月十六日被非法关押在吉林二监,多次被犯人头子南韩辉和林启刚毒打。零三年三月杨会永写声明交给原九监区管教王元春(后调任教育科)转交监狱,王元春指示犯人不叫任何人接触杨会永,并对杨会永说:以后我不管你的死活。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杨会永被转到铁北监狱五监区,教导员蒋永存多次找杨会永谈话叫其“转化”。零五年十月一日管教员杜朋于乘杨会永在监舍时,把杨会永藏在厂区生活间的十本大法资料搜出来交给了蒋永存。杨会永多次索要也没要回来,并说交给了“攻坚办”。零六年三月三十日,恶警把杨会永叫到管教室,蒋永存和五名犯人强行把杨会永打上背铐说“转监”。杨会永说我把东西收拾一下,蒋永存叫其他犯人给他收拾。并没收了全部大法资料(包括一个mp3)

零六年三月三十日下午二点多钟,杨会永等共十二人从铁北转监到公主岭狱政科。刘海勇(干事)和看守队教导员贺令国指使犯人张行搜身搜物,把裤头都脱下来看了,被和褥子都拆开了,并只允许留一个被和一个褥子。其他的全部没收。刘海勇告诉犯人把他们那些看不懂的全部没收、烧掉。杨会永的三本书、毛衣、羊毛衫、十套信纸邮票、字帖全被没收了。杨会永在母亲来接见时托母亲找监狱方要回自己的私有财产,监狱方竟说“不知道”。

在公主岭监狱四监区杨会永在四月五日早四点钟在铺上炼功被看守队管教叫四个犯人抬到小号。(公主岭监狱每个大法学员都被安排四名犯人二十四小时两班倒的看管,不让任何人接触,上厕所由两个犯人跟着)杨会永喊“法轮大法好”“迫害大法学员是有罪的”被犯人捂嘴架过去。在小号犯人大伟和邱六子把杨会永固定在铺板上,第三天管教叫看管的四个犯人把杨会永拉到医院抽血化验,杨会永不抽,王松林教导员给高主任打电话后叫狱内医院的十来个犯人把杨会永按到地上强行抽血。回小号后,下午大伟和邱六子进小号给杨会永打上背铐拉到管教室,贺令国领着两个手下用七、八个电棍电杨会永,杨会永在小号被关押了六天,手和脚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全身都是泡。小号每天早上开一次,晚上开一次脚铐和手铐。

零二年四月,杨会永在看守所期间被长春安全局和四平安全局(有个老头叫杨处长)多次毒打。

零七年二月五日杨会永出监找刘海勇要自己的私人物品,他们说找不着,别人也不管。给安监狱长写了一封物品清单的信,被所谓的“攻坚办”高主任要去了,说转交并解决。出监当天,杨会永因不在释放证上签字,监狱不放,后来母亲替签了才放人。恶警把他送到大门口交给了梨树县610和派出所及街道办。他们把杨会永带到梨树县朝阳派出所照像,还填了一张所谓重点工作对象(表),逼迫印下十指手印和掌印才放杨会永母子回家。

公主岭监狱多数大法学员被关押小号,进小号就固定在抻床上。我知道的被关小号的有:

大法学员谢贵臣从铁北监狱转来公主岭监狱,多次被强行灌食,现在身体非常弱,生命垂危;

服装监区大法学员刘文涛,家住舒兰,从铁北转到公主岭监狱被押送小号;

机修监区大法学员沈立新是近来转来的,已经两次被关押小号。零七年元旦在小号度过,第二次时间很长;

大法学员陈明显被关押过小号;

大法学员张辉被关押小号多达两个多月。

公主岭监狱小号在地下室,在接待室的东墙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