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黑嘴子劳教所恶警刘连英等人的邪恶行径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2003年4月下旬,大法学员郭亚玲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二大队一小队。大队长任枫,副大队长刘连英,管教魏丹,不知道恶警又采用何种阴毒的方法对待大法学员。一天早上上厕所,大法学员都被包夹,还有护廊,班委严密监视,不许说话,不许飞眼,看一眼就遭到斥骂。郭亚玲靠墙站着,神情紧张,嘴里说着:“这不逼死人吗!”被班委孙秀霞(孙秀霞住梅河口,被劳教所迫害邪悟,帮劳教所迫害坚定的大法学员)拽走。晚上在寝室里,郭亚玲写信,被邪悟的郑亚文抢走。第二天上午二大队的人都非常恐惧,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郭亚玲被迫害致死在二大队的一个寝室门后(挨着管教室)。

2004年大法学员淑芬(化名)被关押在劳教所二大队二小队,管教于波、刘连英用电警棍电阴部,逼其决裂(淑芬此时正来例假)。劳教所每年搞两次正规化教育考试,都是诬蔑大法的内容。淑芬由于不答应于波对其进行单独迫害,被逼无奈,于当天夜里自缢(注:自杀是不符合大法法理的),但及时被救下。

2005年管教于波叫大法学员京京(化名)到管教室背所规所纪,要求进门报告。由于京京没有报告,以致被电昏。

2004年管教魏丹值夜班,早上4点起床先上厕所。魏丹穿着睡衣,领着班委孙秀霞、龚力云(民间信基督教),翻号,搜经文,然后堵在门口处一个一个搜身。魏丹在前面站着,并说谁肚子大,肚皮厚等流氓话。

刘连英常说侮辱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话。

2003年,刘连英,郎翠平各拿一根电棍,给玲玲(化名)戴上手铐,然后狠电,逼其决裂,放弃信仰。

管教魏丹,郎翠平逼大法学员乐乐(化名)吃卖淫犯嘴里吐出的食物。

2003年非典封闭期间,劳教所搞军事训练。刘连英讲:温大队让71岁老太太走“1、2、1”,并要求1始终落在左腿上,并先迈左腿,老太太无奈,一直先迈左腿,拖着右腿往前走。老太太没上过学,哪会走正步呀!给她们乐的够呛。

劳教所的人为了挣钱,根本不管人的生命健康,什么活都让干。市场上出售的姚记牌扑克已是成品,长春的一个商家又拿来在背面将正面的内容再印刷一遍,带上一中黑镜才能看出背面印的内容。那些材料,刺激性和挥发性都很强,人闻后头沉,恶心。长春宇平工艺出口的小人,有穿日本装的,有穿古装的,大部份都是劳教所逼大法学员做的。长春各大,小出版社,学校的书,复习资料,都拿到劳教所。还有做小鸟,小鱼的。给老香肠拴绳,糊盒,出劳务,给松花大学收拾卫生。白天出去干活,坚定的大法学员晚上还被管教拽去谈话,不让休息,经常加班到半夜。长春市的一些大、小业户,也参与了迫害大法学员,有一个做鸟业户,男的姓崔,告诉管教,她们干活慢,拿电棍电。

劳教所还弄虚作假,早上4点起床干活,9点收工,有的大法学员还不允许休息,要谈话,写“决裂”,不写就逼写,说是“反对共产党”,不然就不让睡觉,白天还得照样干活。白天流氓、盗窃、诈骗等罪的罪犯休息,晚上就代替管教。

长春市的卖淫犯陈秀春将大法学员玲玲(化名)叫出去,长春市的小偷陆名春用针扎她的大腿。陈秀春将玲玲拽到车间一推门,玲玲就坐在地上了。而后陆名春经常手疼,贴着风湿膏,还得给管教洗衣服。

小偷赵亮在非典期间从北京躲到长春又作案。管教,大队长让其看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要是闭眼睛,盘腿,她就打骂,并说是政府给的权利。你们“反对共产党”就打你,爱哪告哪告去。过后她就牙痛,疼的直哭。大法学员劝她别再听管教的,被她利用干坏事,自己遭报何苦呢?她说不这么做就不能减期,再以后宁可挨管教电也不打你们了。

大法学员平平(化名),两次被抓到劳教所,没有正常睡过一会儿觉,被固定在床上,走路也有人拽着,怕她炼功。小偷伏小云没少打她。

劳教所每天都有值班记录,让学员签字。出工时间上午8:00-11:00,午后1:00-4:00。我们看与实际的工作时间不符合,就拒绝签字。而她们就让一个人签,可管教说得换换笔体,有时她们还把大法学员的名字签上。大法学员发现后告诉她们做伪证是要承担责任的。

2003年11月的一天,付玉华管教值班,晚8点多钟溜号到三小队车间随便唠唠,大法学员莲莲(化名)50多岁边干活边回答,付玉华听了非常生气,就叫到管教室用电棍迫害,并逼她跪着。护廊看见以后偷偷地流泪,并把此事告诉了大法学员。

2000年3月,管教肖爱秋把大法学员乐乐(化名)叫到管教室,什么都没说,拿电棍就电,后来电得乐乐站不住了,也就停手了。

2004年末劳教所搞正规化教育考试辅导,由教员马天舒上课,内容是诽谤大法的。有几位大法学员当即表示不听。于是被叫到管教室,管教于波打开柜,拿出电警棍就电大法学员。李荣(化名)及其他人被各小队管教带走,还有被大队长刘连英叫去的。连喊带骂,还说:“都是为你好,不接受教育给你加期。”

2000年管理科科长岳军给大法学员乐乐(化名)绑在床上,脚蹬着床,一手叉腰,一手拿电棍电她。医务人员又拿扩宫器撬嘴,往嘴里插管,灌包米糊。而后又关在小号里戴手铐子吊在铁门上。白天两只手铐在一起,晚上放开一只手。

2000年5月,大队长关徽把大法学员李慧(化名)叫到管教室,进门就让脱衣服,没脱,关徽疯了似的一把将李慧衣扣拽掉。管教于波进屋后,关徽用电棍电她,于波用竹板打她,管教侯志红赶上了就用脚踢她,要求她遵守作息时间,炼功就是不遵守作息时间,打完后,关徽还威胁她,不许跟任何人讲。

2000年4月,大队长李小平用电棍电吉林市大法学员崔正术。

2000年6月,劳教所管教郎翠平受所长、大队长指使,残酷的迫害大法学员邓世英,别人休息了,不允许她休息,而后又长时间不让她洗漱。又将她固定在小库的铁床上,管理科,教育科的人经常给她放毒气,进行精神迫害。肉体常遭电击。现已离世。

2000年6月,所领导科里的头到二大队检查工作,大法学员翁月杰就炼功证实大法,又遭到大队长,管教毒打,电棍电。再后来有检查的来,她们就将翁月杰藏到小库或藏到厕所里,嘴堵上,胳膊绑上,并说有精神病。此大法学员现已离世。

2004年末二大队将管教休息室倒出,将大法学员李融(化名)隔离,单独禁闭1个月,晚上增加一个管教值班,将电视打到最大音量放诽谤大法及师父的录象。

2004年冬,大法学员李芹(化名)的国外亲人来探视。大队长任枫怕影响不好,就允许接见,但后来没收了接见的所有物品,大法学员想要回,她们却不给,她们觉的没收没道理,改口说给病号了。

大法学员拒绝转化,经常受到不许亲人接见的迫害,家里拿来的东西不许往回要,高价买劳教所的可以带进去。管教让大法学员承认是“劳教”,要不然就不让接见。

一个诈骗犯包夹问大法学员:你怎么惹着刘大队了,骂了一中午?我说:“没惹她呀,就让坐我跟前的家人劝我转化。”“不用”,她说得不够脸了。

迫害持续了7年多,我写出这些事管教有可能记不住。你们干的坏事太多了,麻木了,你们所做的这一切都一点不差的记录在案。你们原本都是善良的,是谁把你们逼到这邪恶至极的程度?我记得有人说过:管教朗翠平是农村孩子,学习非常好,以高分考入大学,心地善良。劳教所刚抓来的法轮功学员就逼转化、决裂。她不忍心下手,所领导给她施压,她趴在桌子上哭。迫于上面的压力,为了生存,良心的底线崩溃了,柔弱的小手也操起了电棍,电那些善良的年龄大、小不同的女人。有50多岁的老人被放的当天还遭到她的电棍电。

管教魏丹,逼大法学员做广播体操,不做魏丹就说:“你不做就电你。”魏丹还找被抓来的大法学员谈话,问:“你知不知道中国加入世贸?”答:“不知道。”魏丹说:“你们法轮功不爱国。”

刘连英说:“你们都是弱势群体,被反华势力利用了,赶快决裂吧!”大法学员说:“既然是弱势群体为什么还抓,政府那么强大就抓反华势力吧!”刘连英说:“给你时间好好认识,回去吧!”大法学员被找去谈话,同修们的心就悬着,直到被找去的人回来,大家才松口气。

共产邪党把这些管教都变成了邪恶的魔鬼,大法学员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共产邪党真是邪恶至极,黑白颠倒。中共政府还把这样的魔窟评为先进单位。世人啊!你们快醒来,人干了坏事还当好事吹,瞪眼说瞎话不脸红。神给人的时间不多了,真相已大白于天下,再也掩盖不住了。世界各国反迫害调查团有良知,有正念的有识之士,赶快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别再相信邪恶的中共流氓集团。给自己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