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北京等地恶警对我的邪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我到北京上访,被廊坊市安次区公安分局劫持到北史务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二天。他们强迫我写“保证书”,否则就不放我。

二零零零年元月,我去北京上访,被廊坊安次区公安分局劫持回来。他们掏走了我兜里的百十元钱,把我铐在楼道里冻了一宿。我被关押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

在看守所,因我炼功,恶警给我戴上手铐,期间遭到不同成度的迫害。两会开完于三月二十几号才让我回家,还被非法罚款三百元。当天回家,小廊坊派出所还派了五、六个警察跟着。车开到我家(我是租的房子)不容分说就把我家的东西扔到车上,我还没明白他们要干什么,只看到他们又到同院的另一个同修家,把他的东西也扔到车上。他们让我俩上车,把我们拉到廊坊和天津中间,就把我俩及东西扔下车。这里是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偏僻岔路口,当时天色已晚,很少看到有车路过,我领着孩子,还有同修在路边呆了一宿。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同修再次去北京上访,市公安局把我关到看守所。我们绝食抗议非法抓捕、关押。二十几天后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又到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局人员非法抓捕,送到北京密云看守所。我们再绝食抗议,遭到灌食和不同成度的迫害,关押六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的元月份,我第五次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人员非法抓捕,送到北京派出所。当时它们问我姓名、住址,我没说,它们就找来几个犯人强行逼问,不让穿衣服(当时脱的只剩内衣)把我按在水龙头下,从上到下浇透了水,再推到室外冻着。这还不算,它们又一盆盆的水从头往下灌,从晚上九点一直到早上六点才让进屋。在屋里,恶警又打开两面的吹的风扇朝着我吹。在师父的帮助下,我正念闯出。

二零零一年的四月份,我家被封,我领着孩子开始流离失所。后来转到外地,租了间房子住下来,又因散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三个月。期间,我绝食十天。后来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期间,恶警对我使用各种手段进行迫害,如:罚站、不让睡觉、开批斗会、指使吸毒贩打骂、强制高压下写“三书”、每日写思想汇报、天天写它们要求的作业、洗脑、延长劳教期限、超强体力劳动、走正步、练军姿、不许和同修说话交往、限制上厕所、被多个包夹监控等等。一切一切都在它们的监控下。

劳教期满,不允许自己回家,让当地六一零、公安局、居委会、派出所去接。回到家,他们不让我出门,逼写所谓“保证”,要求天天和它们“联系”,他们还任意到家里骚扰。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