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向周边城市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匆忙中决定来洛杉矶参加法会。同修们建议我代表埃德蒙顿学员把我们向周边地区市长、市议员讲真相、揭露邪恶的经验向师父、向大家汇报一下。

我还没开始着手写这篇体会,干扰就立即出现了。第二天一觉醒来,整个头、颈椎和肩背痛的起不了身,动不了。心里知道这是个严重的干扰,于是找心性、挖执著。发现自己是有漏:不想写,总觉的自己文化水平低,写不好;有怕心,怕自己做的不好,怕被瞧不起等等。找到执著后,马上发正念、学法,归正自己。情况逐渐好转,疼痛也减轻了。这时,同修来了电子邮件,再次提醒我说这是一个整体修炼升华的过程,应该抓紧写。是啊,这是救度众生、去执著、提高心性和建立威德回报师恩的过程。难道我只想从法中受益而自私不付出?我还有何借口、有何理由不写呢?而且我正好可以在写的过程中不断的清除邪恶因素,纯净自己,何况还有同修们的支持呢。这篇稿子就是我和同修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从去年十一月份开始,我们当地的同修计划向埃德蒙顿周边城市市政府就中共盗取售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结合当地的一个仇恨宣传案展开讲真相活动。我们从收集各个市政部门的有关资料、发电子邮件、电话跟踪联系、组成弘法小组去各个城市的议会做演讲和发资料,共同发正念清理邪恶,形成了一个整体。

迄今为止,我们已经驱车到过十个城市的市议会上向这些城市的市长和议员讲真相,还有几个城市已把我们纳入他们的议案当中。这些城市近的离埃德蒙顿半个多小时,远的则有五、六个小时的车程。有三个城市已通过决议督促联邦和省政府谴责中共的暴行,要求本地居民不去中国做非法器官移植手术。更多的城市计划在下一次市政会议上讨论这个提案。在这个讲真相的过程中,我们作为一个整体也在不断的提高和升华。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的体会。

1、突破自我,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我是六月份从渥太华来到埃德蒙顿的。这里地处加拿大西北部的寒冷地带。因当地学员人手不够,觉的我外语还行,让我来负责电话联系和跟踪。同修觉的是师父安排我来帮助完成这个项目的。真是这样,当初动念卖房子搬去埃德蒙顿,结果还没挂牌上市,三天就卖掉了。既然一切都有安排,作为大法弟子,我应该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就这样我开始了打电话联系周边城市的讲真相过程。

每次打电话前,我都先学法、发正念,在心态稳定的情况下才拨电话。每次我都先礼貌的问候一声,自我介绍一下,然后直接找市长或市长助理,问他们有没有收到同修发的电子邮件,了不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暴行。通常都需要清楚同修发邮件的日期,邮件的内容等以便他们马上查看。如果他们没有收到,需要立即再发一份,之后再跟踪。有时候需要花上几天工夫才能联系上一个城市。如果碰上有正义感的市长,他会二话没说就很爽快的答应让我们去做演讲,有的就不那么容易。而且,因为各个市议会通常都有很多议题,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讲真相也不容易。一般我们拿到的都只有五到十五分钟。

刚开始打电话的时候,总是感到西部的人比较保守,讲真相困难重重,不象在渥太华跟政府官员讲真相那样。有时候,接电话的人言语粗鲁,说不愿听;还有的说不感兴趣,说这是国际事务,应该找联邦政府或省政府。有的市长助理电话还没听完,就凶巴巴的训你一顿,“啪”一声把电话给挂了。碰到这种情况时,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常望着手上的电话发呆,觉的很难坚持下去。这是第一星期刚开始打电话时所发生的事,心里的痛苦真的无处可诉。

平时同修们谈向国内打电话的体会时,我还没有那么多的感触。原来在加拿大打电话都这么难,要坚持不懈的向大陆同胞打电话该多么不容易啊。怎么会这样呢?我开始认真的向内找、学法、发正念。认识到自己还是把自我看的太重,太在意自己的感受,害怕自己被羞辱,害怕自己遭受挫折。要突破自我才能走正修炼的路。师父为我安排的路我又怎能不坚持走下去呢?自己是个修炼人,讲真相时要心生慈悲,要有耐心、有毅力,不能轻言放弃。而我的善心出来了吗?又有多少的耐心、多少的毅力呢?如果没有慈悲又怎能启发常人的良知和善念呢?又怎能救度得了世人呢?

当心态稳定之后,我再一次拿起电话,心生一念:无论对方怎样对待我,只要给他打电话,就要救度他。再一次又碰到了拒绝的,我很耐心的要求他听我说完。我善意的解释大陆大法弟子所遭受的残酷迫害,指出这是违背良心、违反天理、人权的邪恶之事,不能容忍它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文明世界,希望他能够站出来发出善良、正义的声音。当他说应该找国会议员和省议员才起作用,象他所在城镇这么小的地方能有什么用呢?我肯定的告诉他,每一个人的声音都有用,更何况他的声音代表着一方民众呢。而且我们还有很多正义之士都在自愿的向各个阶层、各个领域,足迹遍及世界的很多国家,无所不包的讲着真相,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共产邪党的邪恶和愚蠢,越来越多的人在从新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越来越多的人挺身而出制止这种邪恶。我问他,“当真相显现,人们都明白法轮功无辜被迫害的事实,那时候您的亲人、朋友和市民问您,在您执政的时候,您做了什么帮助制止这场迫害时,您该怎样回答?别让自己的良心受到谴责而造成终身遗憾啊。”终于他答应等过了年后同其他议员商量之后再作决定。就这样,我的电话越打越顺利,越打越有信心。越来越多的城市在聆听我们的声音,从而作出正确的选择。我从心里为他们感到高兴,正象师尊所说的,“告诉你们: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珍惜他们所做的,就是珍惜你们自己!”(《谢谢众生的问候》)

2、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在去第一个周边城市做演讲时,我们一行去了七个人。因为市政府坐落在市图书馆的楼上,我们一部份同修在图书馆前架起真相展板发资料和征集签名,一部份同修去楼上发正念,为做演讲的同修助阵。每次都会有些干扰,比如电脑连不上发射器等,所以需要提前至少半个小时到达。

第一次只给了我们五分钟,而我们事先准备的是十分钟的发言稿。原本以为拖一点点不会有太大的关系,结果没讲完,时间就到了,没有给我们更多的时间完成。在回去的路上,大家心里都不太好受。我们冷静下来找我们自己,认识到还是没有从心底里重视这件事,大家没有坐下来一起研究讲演稿,没有做事先的预演,只是把事情分工到人就各负其责了。没有做到既分工协作又整体协调,把每一个人的事都当作自己的事。因为我们的疏忽,失去了一个让一方众生明白真相而得救的机会。有了第一次的教训,我们认真的分析了讲演稿,分别调整了适合五分钟、十分钟和十五分钟的讲稿,同时我们组成了后备组,万一负责讲演的同修有事不能到场,别的同修还可以及时补上。这样一来,紧接着的第二次、第三次等就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每次同修讲完之后,各个城市的议员们一个接一个的提问,时间由最初给我们的几分钟延长到十几分钟或更长,直到与会的都明白真相为止。而且,几乎每一次的市政会议都会有当地的媒体到场,好的演讲效果也会吸引媒体的记者采访我们,追踪报道我们。就这样,场越来越正,我们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去大草原市讲真相的过程也十分有趣。大草原市离埃德蒙顿大约六个小时的车程。因为是周一,只有几个同修有时间去。为了不浪费时间,大家决定早点出发,早点到那里去发发资料向民众讲真相。干扰还是很大,一个学员在接其他同修的路上,还没出城就迷了路,耽误了一些时间。大家及时发正念清除干扰。一路上阳光明媚、风景如画,虽然也是零下十几度的温度,大家都没有感到北极苦寒之地通常出现的那种天寒地冻的感觉。大家心情非常愉快,相互交流着自己修炼过程中的种种过关和考验的体会。平时不太出来参加弘法活动的一个同修也热烈的加入了讨论。大家都有一种得法后发自内心的喜悦,从心底里希望能够更加努力,跟上正法的進程。正象师尊教导的“其实大家想一想,过去的修炼人要耗尽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炼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炼法门,在这种证实法修炼最伟大的荣耀瞬间即逝的暂短修炼时间内怎么能不更精進呢?”(《越最后越精進》)

经过白庭市时,一个学员提议顺便去那里的市政府看一看,虽然他们还没有回复我们的要求,也不妨当面一试。于是车停在了市政府门前。两个同修代表拿着一大堆真相资料進了市政府。他们先向前台的工作人员递上资料,说明我们是来自埃德蒙顿的法轮功学员,是因为中国正在发生的惨无人道的迫害而到各个市政府呼吁,希望通过各方的努力及时制止迫害。工作人员了解真相后,马上联系市长,看看他能不能有一点时间同我们面谈。于是市长接见了我们,我们向他说明了此行的目地,回答了他的问题,并给他留下了相关的资料。市长先生表示一定在下一次的市政会议上提出此事。我们给每个议员留下一份资料后离开了。然后,我们又来到当地图书馆,在向值班经理说明真相后,给图书馆留下了调查报告和《九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真切的体会到了,世人都在等着真相,都在等着我们去救度,体会到了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

有了这次的经历,当我们经过另一个小城河谷镇时,我们再一次来到了当地的市政府,虽然市长本人不在,但我们给每个议员、工作人员和图书馆留下了资料,并有机会拨通市长的手机,向他讲明真相。他也许诺会好好阅读我们留下的资料,并在下一次市议会上提出此事。

午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大草原市。我们先到了市里主要的商业中心和图书馆发资料。每个学员心里想的都是应该珍惜这难得的机会,让更多的市民了解真相。那位以前不太参加这种弘法活动的同修表现的特别出色,他主动向每一个经过他身边的市民讲真相、发资料,完全溶入其中。过后他表示,经过这一天后,他从心底里想读法,想出去做弘法的事,也想跟同修交流自己的心得啦,以前觉的自己有很多的壳包着,而现在已经感觉不到有什么壳阻碍着他出来了。

那天晚上在大草原市市议会上的演讲也非常成功,大屏幕上揭露迫害的真相图片震撼着每个人的心,议员们问了很多问题,其中包括邪党对正在進行当中的新唐人华人新年晚会的干扰等。之后,到场的三个当地媒体的记者对我们做了现场采访,都表示要把此事报道出去,让更多的当地民众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每一次演讲之后,我们都会把新提出的问题纳入我们准备的范畴之内,把没有涉及的部份加進去以便進一步完善。离开大草原市时夜幕早已降临,我们的学员却不觉的累,也不觉的困,仍然精神十足,兴致勃勃的在车上交流着。到凌晨两点左右,我们才回到各自的家里。

目前,我们向周边城市讲真相的项目仍然在進行当中,我们希望能够走入周边的每一个城镇,把真相送到他们的手中。我们理解,向这些城镇的市政府讲真相不只是因为他们在人中的地位,而是因为他们是民选出来的政府官员,他们代表着一方的民众,他们的态度决定着这一方民众的未来。当每一个城镇都发出它正义的声音时,必然会推动省级和联邦政府作出更加明智的决定,摆正整个民族的位置。如果每一个国家和民族都能作出正确的选择,全世界反迫害的形式就会形成。那么在这个讲真相的过程中必然会遇到旧势力的干扰,因为旧势力就是要毁灭众生。因此,我们作为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一定要有坚定的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如果因为一时没有达到效果就放弃或者只是完成任务式的发一发邮件就不了了之,那我们就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在我们面前的是等待了千万年的众生,我们不去救度他们,他们可能就真的没有机会了。而且师父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一切,只需要我们坚定的走下去。

同修们,让我们行动起来,同心协力,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彻底解体邪灵,救度众生,不要在法正人间到来的时候在我们的心中留下遗憾。

(二零零七年美西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