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五大法学员被绑架 众家属要人遭刁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八日】2007年2月12日、13日,大法学员赵英杰、赵国兴、穆春红、王立秋、刘玉和等先后被吉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从此,五位学员的家人就走上了向国保要人的艰难历程。

吉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非法抓人后,一直没有通知家人,直到3月4日,赵国兴家人收到来自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邮来的赵国兴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其中写的通知时间为2月13日,邮出时间为3月3日,办案人员空白未填,超过24小时未通知家人要求注明理由也空着,从抓人到得到通知历时20天,远远超过24小时的法律规定,而且是其家人几乎是天天去吉林市公安局国保要人,不得要领。吉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完全就是执法犯法。

几年来,中共邪党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来没有讲过法律。但是大法弟子的家人深知自己的家人修炼法轮大法不犯法,只是在做好人,在做救人的事,所以也从来没放弃过向无法无天的公安机关营救亲人的努力。

2月14日深夜1点开始,五位大法学员的家人先后去了向阳派出所、船营国保大队、看守所、市610办公室,最后又多次到了市公安局找国保大队要人。所到之处工作人员没有人把自己工作职权范围内的事负责任的通报受害人的家人,而是推诿、搪塞或恐吓,更没有人真正为这几位受害人的家人说句公道话。这几位被迫害的大法学员的家人无心过年,大年初二就每天一次次的去办案机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所在办公楼)门卫等待值班局长或处长及其他工作人员,期望了解家人的有关情况,并要求放人。可是每次门卫都不给通报,来往的人员也对这几位大法弟子的家人不闻不问,所以无奈的家人只好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而归。

因门卫保安不给找人,让家人自己电话联系。2月27日大年初十上午,几位被迫害的大法学员的家人又一次打通2409796号电话,对方接电话问啥事,刘玉和(刘玉和及家人都是吉林桦甸常住人口)的家人说:“我找我弟弟刘玉和找不着,听说被你们抓了,你们因为什么抓人呢?”接电话的人说:“你家早干啥来的,才找人,早咋不找呢?”刘玉和的家人说:“原来我们知道他挺好的,不用找,你们到底把我弟弟咋样了,不能抓完人就没事了!”接电话的人告诉他等信,就把电话挂断了。

王立秋家人的电话拨通后说:“我姐被你们抓了,已经十几天了,你们没给任何通知,请你们给解释一下。”对方说:“没啥解释的,炼法轮功就是违法。抓她指定是没毛病。”家人说:“她犯的是哪条法?”对方说:“你就别问了,回家等信儿吧。”“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哇?我们已经等了十几天了。”对方无言以对,挂断了电话。

赵国兴和穆春红等人的家人又分别打此电话再也没人接了。

2月28日上午,被绑架五位大法学员的家人又一次来到公安局办公大楼(国保大队在六楼),要求门卫给家人通报国保大队家人的请求。门卫说,要么自己打电话联系,要么到控告申述处约见局长。

刘玉和的家人到控申处一看,墙上挂牌写的是“每月10日、20日共2天是局长接见日”(此牌现已摘掉)。如等到10日还需要10天时间,谁能等得起呀!家人又来到控申处接待室,说明来意。控申处的工作人员说:“管不了这事儿(法轮功)。你们还得让保安给你们联系。”到了门卫,保安还是让家人自己打电话联系。

没办法家人又无奈的拿起了电话,这次2409796打通后说明来意听对方说:“我们没抓这几个人哪?”家人说:“上几次你们接电话并没否认你们抓了人。为什么昨天说的话今天就不敢承认了呢?”对方闻听赶忙说:“那可能是永吉县抓的人吧!我们不知道此事。你们到永吉县看一看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3月1日上午8点半左右,五位被绑架学员的家人陆续来了10多人,先后来到市610办公室门外。在610授意下,只允许3人代表3个家庭来到610(四楼没有门牌标记)由白岩接待。穆春红的家人说:“我姐没犯法,你们为什么要抓她?”白岩说国家(恶党)不允许的就是犯法。家人说:“哪规定的炼法轮功就是犯法?”白岩拿出一个小册子翻到中间,说是:“刑法第某章第30条规定的”。家人说要借来看看,白岩说不能借,家人问外面是否有卖的,白岩说外面买不到。

从2月13日,家人苦苦寻找被绑架亲人开始,每天到公安局就是让自己打电话联系,门卫给的电话号码,家人不知打了多少遍,一般接通电话,一听是关于法轮功的,马上会回答“你打错了”、或“这事不在我们管辖范围”、或“管事的不在”。如果问办案人姓名,对方从来都是说:“你不用问了,不能告诉你。”不论打通哪部电话,要问是哪个部门负责此案,对方的回答一般都是“不知道”。一直到3月1日为止,都没有一个办案人员接待过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8/1503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