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黑龙江大法学员被恶徒迫害、丧失记忆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我是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黑龙江木兰县看守所的。到八月十五中秋节,吃了看守所发的月饼之后,我便失去了记忆。我想:月饼里有药。当时脑中的意识就是救人、救人……,用什么办法去救都不知道,看守所的犯人,两、三个人往我住的号里泼凉水,我的衣服、被子都湿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一天,他们把我带到法庭,眼睛只看到他们张嘴,却听不着他们说什么,几分钟又匆匆把我带走。他们曾经把我关入禁闭室,让我坐铁椅子,双手反铐在后背上,然后用棉被把我蒙上。我昏了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坐在汽车里,后来才知道,这里是女子监狱,当时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后来,一年以后,我才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当时谁给我穿的衣服、穿的鞋,怎么走出的门,关入车中等等,这段记忆全都没了。

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集训队,白天晚上有人看着,特别是晚上有三个刑事犯看着,还罚站,24小时不让睡觉。当我困的时候,她们就拳打脚踢,把我的头往石柱上磕,满头都是大包,直到第二天,天天这样。

有一天,我冲出大厅,许多人把我拖入卫生间,用木棍往我的头上打。恶警和犯人都说我是精神病。后来我被关入小号,就是关禁闭的地方,这地方关的几乎全是大法学员,恶警用两副手铐铐我,两名刑事犯用厚书打我的头部,直到打的我小便失禁。

然后恶警又把我关入隔离区。犯人张静、曹昆、王丹等十几个人按着我,给我打针(听说这种药叫安坦),致使我精神恍惚。有一天,她们让我抄一张纸,当写到师父的名字时,我猛然觉醒,这不能写,我想撕掉,被她们抢走。后来我想再也不能拿笔了、看字了。

后来我被送到了十监区(病号区)。有个刑事犯往我装东西的大盆里扔东西,然后就说我偷东西。她们就又给我打针。我在精神恍惚中打了刑事犯一个耳光,因为她老说我,她们就又给我打针,后来我的眼睛接近失明,大脑也无法控制,我就象走在大地的垄沟垄台,深一脚,浅一脚的,文字基本认识不清,更写不出来。

这时我正念不足,又失去了信心,朦胧中元神要完全离开肉身时,是慈悲的师父把我救了回来。

直到二零零六年初,我才慢慢恢复记忆。是慈悲师父的看护,我又回到了大法中,我要坚修大法到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