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兴团河劳教调遣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李贵霞,女,54岁,北京人,被非法判一年半(后又延期半年)。因长期不“转化”,一直挨打,头发被吸毒人员打掉很多。由于长期受折磨,腰直不起来,腿也肿着。后又被转到“集训队”。恶警为了逼迫她“转化”,不让她见人,也不让家人接见。

王云华,女,40岁左右,北京房山人,被非法判2年(已经是第二次被关)。无论恶人如何迫害,她都喊“法轮大法好”。恶人写的“宣传品”,她全部给撕掉。最后被转到“集训队”迫害,从那里闯出,一直坚定真善忍信仰,未向邪恶“转化”。

岳君,女,54岁,河南人,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中,采取绝食抗议。一个警察喝多了,拿电棍打她。她坚持真理走了过来。一同被关的还有山东大法弟子,恶警让她“坐飞机”、用电棒打、打耳光,冬天开窗冻。她来例假,恶警也不给纸,并把她们的钱全部拿走。

张淑蕊,女,40多岁,北京昌平人,被非法关押。因坚持真理,被恶警电击死过去10个小时。后她被恶警强迫面壁迫害一个月。

王玉华,女,50岁左右,北京昌平人,被非法关押。一直坚持真理,不向邪恶“转化”。恶警让她面壁,不让吃喝,不让上厕所。被冻的尿裤子,让上外面冻着。一个月后转到“集训队”,坚持不“转化”,腿被恶警打断,后从医院走出。

张利前,女,36岁,北京人,被非法关押。由于不“转化”,吃完饭就被罚站。经常挨打,打还不让叫。打完后让她跳绳,不让上床睡觉。

钱淑芬,被非法关押,喊“法轮大法”好,上边来检查被送到集训队,她全身抽搐,恶人们说她装的。她被带上脚链,并在脚面放上一杯开水,脚被烫烂一块。

程建华,女,40岁左右,东北人,在北京教书。被非法关押在调遣处,受到非人的折磨。在床上被铐住后不让上厕所,冻的她肚子疼。调遣处怕她出现生命危险,医生经常去看她。恶警强迫她转化,她绝食10多天进行抗议。后被送到公安医院,戴着脚镣,没走几步脚后跟就已经脱皮。她被送到地下一层,看不见阳光。不知道是白天、黑天。护士说:看见我们就是白天,看不见我们就是黑天。晚上睡觉要铐上一只手,脚镣无论白天黑天都带着。

刘纪荣,延庆人,夫妻俩都炼功。在调遣处,因她不低头,恶警指使吸毒人员吴静、涂丽云等对她连踢带打,腿部、腰部多处受伤,上厕所都蹲不下。调遣处上厕所是有时间限制的。到了劳教所,别人说她装病。因精神受到极大的刺激,最后保外就医。

张利田,30多岁,一直没有向邪恶“转化”,因此受到非人的折磨,十个脚趾盖都因受伤而更换了新的趾甲。冬天,恶警让她在雪地里跑。如不跑,就被打起来,接着跑。因长期受折磨,手腕都被摔的变了形。在他被毒打的时候,夜里的惨叫声吓的一个叫齐广华的常人精神失常,到解教时都没有恢复身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2/152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