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老公安李忠义受邪党迫害的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五日】李忠义今年76岁,从50年开始就在公安岗位上工作,现为河北省赤城县公安局退休干部。李忠义辛劳工作一生,老人患上了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一九九二年北京协和医院又诊断出大脑萎缩,也去过沙岭子精神病院治疗,尝试过多种治疗方法,都收效甚微;仅大脑萎缩一病每年要花去医疗费七千多元,经济上难以承受,身体上痛苦至极,真是生不如死。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份,李忠义得知法轮大法师父在广州办班的消息,携老伴一起奔波几千里有幸参加了师父在大陆举办的最后一期学习班。师父在学习班的第四天为参加班的六千多名学员净化身体,从那天开始,李忠义的一身大病一扫而光,老伴的肿瘤也顿时消失,慈悲的师父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像他们这样的危重病人,疑难病症师父在现场给治好的数不胜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李忠义和老伴深知法轮大法好,他们到北京去上访,被恶人绑架回本县后,不让回自己的家,直接把人关押在县宾馆,由六名公安昼夜看管(当时老伴被关在县城附近的一个地方进行看管);十天后被勒索去1500元钱才放回家。回家后他们的居住地被人昼夜监控,没收了身份证,没有了人身的自由。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他们的住所曾多次遭到公安非法搜查,城关派出所长带多名警察越墙进院非法搜查(该所长已遭报身亡)。二零零一年五月公安局派人到李忠义家抓他去洗脑班,声称机关有事让他去;李忠义正念拒绝,邪恶的绑架没有得逞。当年李忠义和老伴流离失所到外地。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赤城县公安局知道了他的住所,通知了张家口市鸦庄镇派出所,由镇副书记张建军与警察等十多名恶警闯入李忠义家。这些人不出示任何证件,以搜人为名抢走了他家的全部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全部的家电,包括电视机、大小录像机、大小录音机、大小毛笔10多支、小至坐的椅垫、蜡烛等一抢而光,还把老俩口绑架到老鸦庄派出所关押一整天,胁迫他们的女儿交五千元钱后才将人放回。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他和老伴去女儿家过中秋节,被赤城县公安派出所派车昼夜二十四小时跟踪,去市场买菜、去朋友家串门都被车跟踪。张家口市老鸦庄派出所恶警多次到他住所找他们,因找不到他们,就把他们防盗门用胶水封住不让回家。同年的十一月份的一天,夜里一点多钟由城关派出所带省、市公安10多名人又闯入李忠义女儿家非法搜查,李忠义又被劫持到城关派出所关押,在省市县审他时问:“你们师父到底怎么样?”他说:“我们师父伟大!”公安的政委赵光清说:“就凭你这句话也得判你三年。”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李忠义的身份证已被机关扣押了七年多,这期间他多次找到机关索要,都以等集体研究为理由被拒绝,至今没有音信。由于李忠义的身份证被非法扣押,他在外地买房不能及时过户,一年后卖方以过不了户为由将楼收回,使他损失了一万多元。扣留身份证后直接影响了李忠义外出办事,银行取款、汇款、包裹领取。这就是中共恶党违犯法律规定,践踏人权、限制人身自由的卑劣手段。

二零零七年二月李忠义又找到公安局政治处索要身份证,政治处主任远大庆回答还是等集体研究,他老伴向远大庆讲法轮功真相,他不爱听,并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按共产党的办,不给钱了我不能生活,有奶就是娘。”

经历了七年的邪恶迫害,李忠义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目前他的身体非常虚弱;回忆起这场邪恶的迫害,老人气愤不已。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近八年之久,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的大法学员家庭不知还有多少;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出售牟利之事的曝光,更让人们认清了中共丧尽天良的邪恶本性。揭露邪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为了唤醒世人的良知与善念。二千多万明真相的三退勇士就是邪党正在解体的印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