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启波生前惨遭迫害的事实(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吉林省农安县大法弟子王启波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吉林监狱劫持迫害,遭受了各种身心摧残。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半夜,吉林监狱将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王启波送入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吉林市铁路医院),二十八日上午九点五十左右王启波死亡,年仅四十七岁。

王启波,男,吉林省农安县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九七年四月有幸喜得大法,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身心受益,原有的阴雨天皮肤过敏、胃炎等不翼而飞,家庭和睦,工作尽职尽责,是人们公认的好人。以下是王启波自九九年以来惨遭迫害的经历。


王启波(生前)


王启波去世当时鼻孔及口腔都有血迹、整个脸部青紫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当地村治保主任高洪学和当地派出所恶警任万希(车祸死亡)江希明、张亚明、王明章(车祸死亡)到家追问找王启波的去向并逼交大法书,二十七日一早恶警张亚明、江希明骗王启波说到派出所谈话,结果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回来后农安县信用联社来两个人强迫王启波写保证书、交书,同年九月十六日,被当地乡政府、派出所强行带到乡党校非法洗脑,期间恶警王明章、高洪学强迫叫王启波坐水泥地上,在党校院内跑步,乡党委书记马保林、副书记曹海占强迫不让王启波睡觉、长时间抱轮,九月二十七日晚在乡党校被绑架,再次拘留,因拒绝在拘留证上签字,遭派出所恶警张亚明等人毒打,鼻口流血、衣服被撕碎。在拘留期间强迫扛豆袋子,挑豆子等,每天都干超体力的劳动,被非法拘留六十多天后强迫交伙食费一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当地村治保主任高洪学和当地派出所恶警王明章、江希明、司机江某再次将王启波绑架,王启波不配合邪恶之徒赵希超、司机曹冬子的绑架,拒绝戴手铐,遭赵希超、司机曹冬子等毒打,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长春苇子沟劳教所继续迫害。在苇子沟劳教期间,恶警指使犯人用铺板子砍王启波的臀部,四月份从冰冷的水里捞石头,冻得浑身发抖。后又转入长春奋进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全身长满疥疮,痛痒难忍。

二零零一年七月五日夜里十一点多钟,恶警张亚明、王胖子(小名)王明章,司机姜某、杨家洼子村治保主任孙公海又一次到王启波家,一家人拒绝邪恶的要求,拒不开门,恶警们又叫来高洪学威胁,在王启波不开门的情况下,恶警张某将门窗钢筋砸弯,非法闯入屋内,进行非法抢抄,之后几名恶警将王启波按倒后,强行戴上手铐拖上警车,在警车上遭恶警和司机等毒打,随后,县公安局、派出所恶警再次到王启波家非法翻抄,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将王启波拘留二十多天后,勒索家人一万多元。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三日上午,由当地村治保主任蒋明占、乡派出所所长王平、前郭县公安局局长吴宝臣带四五名恶警,在没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用枪威逼将王启波绑架到前郭县公安局,在警车上他们将王启波毒打的鼻口流血,把电棍夹在腋窝电击。第三天家属到前郭县拘留所见人,恶警说局长有令,不许接见,家属与其讲理,恶警骂骂咧咧。十五日后家属到前郭县公安局要求放人,被恶警强行赶走,半月后家属接到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公安局蔡守军七月二十八日对王启波的拘留证,七月十三日接到非法逮捕证。在前郭县看守所王启波不服非法关押,提交上诉书,被看守所恶警高某某强迫扣到每天放风的铁栏杆上,当时天气很冷,连续扣几个小时。家属多次要求见人,看守所所长卢占国拒不让见,九月十二日,当地治保主任蒋明占带前郭县公安局四名警察到王启波家非法搜查,目地是想找到非法判刑王启波的证据,但一无所得。王启波坚持上诉。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驳回上诉,将王启波判七年重刑。

由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自治县人民法院邪恶审判长刘洪军、代理审判员范炜旭、赵广和、书记员胡方权等人参与对王启波非法判刑。整个过程家属根本不知道,当天王启波被送镇赉监狱,被镇赉监狱拒收,后又返回前郭县看守所,第二天又被送长春铁北监狱,后又被铁北监狱拒收,郭县公安局的邪恶们为了达到迫害王启波的目地,将王启波又送吉林省二监狱(吉林监狱)七监区。

到吉林省二监狱七监区后,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人看守,每天坐板十四小时左右,到晚七点停止坐板。强迫转化,酷刑迫害,把床铺板抽出来,叫王启波的臀部卡在两边的铺板,两腿伸直,在往上压重物、木板等,有时把木板立起来坐,坐不住就遭拳打脚踢。零三年一月份家属到长春各监狱、吉林各监狱打听王启波的下落,当得知在吉林二监时,家属立刻去接见,恶警杨某拒不让见,在吉林二监,王启波不放弃修炼,受尽了凌辱和迫害,恶警指使蛟河的犯人雁某某用扁担抽打王启波的胳膊和腰部,教育科李永生强制转化,因王启波不背监规,李永生、孙二匣(外号)就唆使犯人王兆林将王启波毒打一顿。

零三年十一月份,吉林省二监狱开始全年不让家属接见。王启波的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多次领着孙子、孙女到吉林二监去要求见人,每次都被恶警推推搡搡、骂骂咧咧的拒之门外。后楼的收发室的女恶警对老人还恶语相加,每一次老人都是泣不成声的返回。

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王启波因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又被教育科严管,直接参与严管大法弟子和迫害大法弟子的有,教育科李永生、李壮、王干事,在严管期间,坐板、抻床(一种酷刑)、拳脚相加等。六月二十四日早家属再次给接见室打电话,警察说可以接见王启波,下午办完接见手续后,六监区又拒绝不许见人。七月十八日祖孙三人又到监狱要求见人,被收发室的女恶警王燕波和另一名男恶警阻止。家属说做真善忍好人有什么不对?无辜的被非法关押,他们就是支支吾吾,家属多次找负责人要求接见,他们不但蛮横无理,还相互推诿、说谎,家属找到了负责人谭富华,当时她找到六监区管教唐某某和盖某某出面推诿,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在二十二日接见了王启波,当时王启波特别消瘦,走路摇晃,隔玻璃接见,恶警王燕波在一旁监听电话和记录,怕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被曝光。王启波多次写上诉书不服判决。监狱负责人不给答复,扣压申诉书。有冤无处伸。零七年一月十一日,王启波的老父亲因体弱多病,不能前去看儿子,写信借老母接见之机给监狱有关人员,要求放回无罪的儿子。到后楼收发室女警不让上楼,接见时其母将信交给屋内有关人员,没人给予任何答复。零七年二月八日家属见王启波身体不如以前,明显消瘦,浑身无力状。

零七年三月二十八凌晨一点多家属突然接到监狱六监区队长刘振玉打来的电话,说王启波突发脑病,在吉林市第二中心医院急救,医师崔文涛介绍病情,要家人速来。过半小时刘又打来电话催家人快去,到医院给它们打电话。它到门外接,车费它们负责。家属五点多钟赶到时见人瞳孔放大,口腔牙齿,鼻孔都有血,内衣有血点,舌头短硬,已奄奄一息了。屋内有狱警,刘振玉,李永生等四五个狱警。两个犯人用氧气,点滴维持。当家属问其病情,狱警说脑出血,口里为什么有血?吐的。又问护理的犯人怎么得的病?回答是晚上十点多钟洗澡摔倒。又问为什么那么晚洗澡,犯人回答劳动才收工。狱警阻止不许犯人说,说他们无权说话。家人又问,你们当时在场吗?犯人再也不敢答话,家人说我们人来的时候好好的,为什么现在这样了,为什么不早通知我们家属?狱警刘队长说,查找你们家的电话需要一段时间,家人当时就决定把王启波接回家中,监狱坚决反对,在王启波奄奄一息时监狱还要求只能两名家人护理王启波,九点多钟王启波含冤离世。王启波的父亲久病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母亲又在身边护理,在王启波活着时,老人多次想见儿子一面,监狱坚决不许,儿子死后,他们想见见儿子的尸体,家属要求把尸体运回家乡。满足二老的最后见见儿子尸体的愿望,但监狱竭力反对,而且监狱不许家属给王启波尸体拍照,并且威逼家属立即火化。

在火化现场有恶警们看着,它们的警号是:2212035、2212215、2212085、2212055、2212028、2212192、2212018
六监区队长刘振玉 电话:13364384103

这七年来,王启波一家没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被单位停止工作、停发工资、解除劳动合同后,家中没有任何收入,一到敏感日,当地乡党委、派出所、本单位主任许维德、闫德江、谭国庆等车来人往骚扰、监视、监控、抄家、恐吓等,在各种压力面前,读高中的女儿被迫辍学。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就这样被吉林二监迫害离世,当王启波离世时,他的家乡下起了大雪,乡亲们说王启波死的冤枉啊,

王启波离去了,现在吉林二监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非人折磨,我们紧急呼吁国际社关注、营救正在被迫害关押的,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同时我们请世界上正义人士发出正义之声,制止发生在中国的这场人间浩劫。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