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淑自述几年来被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我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说真话,这些年来一直遭恶党人员迫害。以下是我遭迫害的部份事实。

二零零一年我去北京上访,在四川广安火车站没去成,被抓入广安看守所关了十五天,六月份在家中被绑架到广安洗脑班20天,恶警邓树中打了我一耳光,把我和陈安群铐锁在椅子上,铐了一上午。

二零零二年四月来了几个恶警到家就乱翻,随后把我绑架到看守所关了十五天。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九日城北办事处主任李四妹带来城北派出所恶警忽然闯入我家中,又绑架我到职工学校洗脑班关了三个月。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李四妹和居委会书记陈国荣又带了七八个恶警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关了十几天,“六一零”的主任郑其志不准我们炼功,把我推倒在地。

二零零三年末,来了七个恶警抄家,又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关了三天三夜,不准睡觉,只准站,不准坐,眼睛不准闭,六个人轮流看守我,迫害我的恶人有:居委会的陈国荣、国安的范法映、李秋云,公安局的蒋德钱,然后又送入洗脑班关押五个月。

二零零四年万金山居委会主任带来八个恶人,其中有城北派出所的周扬,把我绑架到华蓥洗脑班又关押了四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去乡村发真相传单被人举报,又被绑架,抓我的恶人有:悦来派出所的李所长、“六一零”的恶人李秋云、范法映等,把我送入城北派出所关了三天三夜,手被铐锁在铁椅子上不让睡觉,居委会的人轮流的看守,看守我的人有:陈国荣、潭树珍组长、唐祖荣居委组长,公安局的白郑青(写材料的)走到屋里就踢了我几脚,把我送入广安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八天后,又送入华蓥洗脑班非法关押四十多天,每次到洗脑班都放一些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录像,强迫你看,强制转化。

二零零六年居委会书记陈国荣带着派出所和国安的人经常来骚扰,使我不能正常生活。打电话到我几个子女单位追找我,让我有家不能归。

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六年每年都有人经常来骚扰我,给我老伴、几个子女带来极大的精神压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