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昔日“中共标兵”的心灵复苏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叶灵辉报道)吴艳霞是一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在成长过程中一直作为中共体制中“根正苗红”的典型,曾被树立为“标兵”的她,在全球退党大潮中,心情曾一度非常苦恼,直到她认识到自己也是中共体制下一个可悲的受害者,心灵获得了洗涤后的平和。如今,吴艳霞不仅自己退党,还帮助更多的人摆脱中共对人心灵的禁锢。

中共体制下的标兵

吴艳霞是中共烈士的后代,曾是中共体制中“根正苗红”的典型。据她说,别人可能向中共举手宣誓过三次,可她宣誓过四次(她经历了从少先队转为红小兵的过程,所以多宣誓了一次)。她十八岁在天津一个小乡村入了党,成了中共培养接班人的对象。

吴艳霞曾在学大寨高潮中,“响应党的号召”,要把当地一条沙河变成大寨田。她带着由三十几个人组成的队伍,参加了那次大会战。在山风凛冽、滴水成冰的冬天,每天早晨五点起来吃饭,步行半小时到工地;天刚蒙蒙亮就开始干活,中午在工地吃饭,晚上一直干到看不见人为止。

由于他们这支队伍干的出色,得到了上级的表扬,艳霞也由此出了名。以后各级政府便加紧了对她的“培养”工作。有人向她透漏资讯,说上级已把她作为“接班人”進行重点培养。

吴艳霞后来成了天津市园林学校的教师。十几年来一直是园林局几百名优秀党员中挑出的十名标兵之一,年年是市优秀教师、三八红旗手,还得过“八五”国家计划立功奖章。

扭曲的心灵

吴艳霞二十七岁时结婚,丈夫是上中农出身。当她第一次与丈夫回家探亲时,公公带她到附近的山上参观,走到山下时,公公指着一个坟对她说:这是你姑姑的坟。她感到很诧异,姑姑没出嫁吗?为什么埋在娘家?

公公说,姑姑十九岁时嫁到一个富农家庭,还不到一个月就赶上共产党搞土地改革运动,带领贫下中农斗地主、富农。那村没有地主,富农成了主要斗争对象。那天屋外有很多人用棍棒、镐头、铁铲、锄头等农具砸门,姑父及家里的男人吓的从后窗逃走了,家里只剩女人和孩子。姑姑站起身向门走去,家里人同声说:不要开门,危险!姑姑说:我刚嫁过来,与人无怨,怕什么呢?于是姑姑把门打开了。门一开,棍棒就朝她打过来,一把镐头刨在姑姑头上,鲜血向外喷射。姑姑开始往娘家方向跑,只跑了几百米就倒在血泊中。有好心人把姑姑的遗体送回了娘家,所以就埋在这里了。事情已过去三十多年了,公公讲述此事时仍带着痛苦的表情,声音颤抖着,眼里噙着泪。

“我当时心里没有任何同情的反应。”吴艳霞说,“我心里反而想:为什么不嫁给贫农呢?嫁给富农只能是活该了。”

“上小学时,经常看到‘黑五类’的孩子受到‘红五类’孩子的欺负、侮辱,老师和学校也不管。”吴艳霞接着说,“我当时也是觉的他们活该,谁让他们出身不好呢!”

炼法轮功受迫害

吴艳霞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两年后的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她马上成了中共的重点转化对象。吴艳霞说:“可能因为我当时一直是中共的先進标兵吧。”

持续的转化工作没有奏效,园林局党委给了她最后通牒:在三天内必须悔过,否则开除她的党籍。

“那三天我整夜睡不着觉,不停的出虚汗,”吴艳霞回忆道,“我当时已有二十六年党龄,不愿违背党的原则,但修炼法轮功明显使我受益。”

吴艳霞在那三天里给领导写了三封信,她最后选择了继续修炼法轮功。在那些信中,她写道:法轮功不只使我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更重要的是得到了心灵的净化,道德的升华,我从没想过背叛党,如果因为我讲了真话,不放弃修炼,组织上要开除我,那是组织上的事,但我不会背叛党。于是她被送去了洗脑班。

九九年九月学校开学时,教育局规定第一周不上课,用来揭批法轮功,反复给学生播放诋毁法轮功的录像片。学生被灌输谎言、抹黑与仇恨宣传。

一位同事的小男孩很喜欢吴艳霞,同事忙时经常托她看护孩子。那年这孩子上小学一年级。当孩子看到一个个杀人、自杀的镜头,一幅幅血淋淋的电视画面时,脸色蜡黄,当场呕吐,夜里做噩梦,大叫“法轮功”。为了稳定孩子的情绪,他妈妈只好给孩子请了假。

来到学校,这位同事在吴艳霞面前开导儿子说:“你看吴阿姨是好人吗?”儿子说:“是。”妈妈接着说:“吴阿姨就是炼法轮功的。”

“那孩子马上躲到妈妈身后,再也不敢正眼看我,然后用惊恐的眼神偷偷的扫了我一眼。我去拉他的手,他赶紧躲开,吓坏了。”“我当时很难受,全身颤抖。”吴艳霞说,“这就是中共宣传的恶果。我曾经也是这样对待受中共迫害的人。”

从痛苦退党到劝人摆脱中共

二零零一年吴艳霞申请移民加拿大。出国前按规定办理了终止党籍手续。吴艳霞回忆说:“当时我还因为要终止党籍而感到很难受。”

在国外读了《九评共产党》后,吴艳霞惊醒了。她明白了自己一直都是中共体制下的一个可悲的受害者。

“我们在邪党的教育下,通过打小报告、整人、甚至落井下石来向恶党表忠心,以此来证明自己旗帜鲜明,立场坚定,阶级觉悟高,从而成为恶党体制下的标兵。”吴艳霞说,“我们没有了正常的同情心和人格。”

吴艳霞加入了劝人退出中共恶党的行列。她开始劝她的入党介绍人——一个曾经担任过多年党支部委员的人退党。

开始的时候,他一直认为吴艳霞是几年来受了资产阶级思潮的影响而下滑了,并下决心要拯救她。每次交谈时他都会反复的强调:“别忘了,我们的大半生都是为党旗增光添彩的,面对党旗我们是无悔的,一定要保持晚节呀!”

“每当这时,我就会问他:我们对党是无悔的,面对人民呢?我们也无悔吗?请你静心回顾一下自己大半生所经历过的每一次政治运动,当党把一部份人民划为专政对象时,你必须做出抉择。你那时要对得起党,就一定会对不起人民,你要想对得起人民,就一定对不起党,党就会无情的抛弃你!”吴艳霞回忆道,“在事实面前他感到很沮丧,只是不愿承认自己大半辈子与流氓、土匪为伍,对不起人民。”

终于有一天,吴艳霞的入党介绍人对她说:“本来我是想救你的,我没救了你,你却把我救了,让我在有生之年认清了共产党的本质,也看到了自己多年来被共产党扭曲了的心灵,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你给我把党退了吧!”

吴艳霞当时对他说:“那好,我给你起个化名吧。”但他马上回答说:“为什么要用化名?我用真名入的党,我也要用真名退。谁要找我麻烦,我就劝他退党。你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很有感染力:‘对得起党,就肯定对不起人民’。”

“他后来告诉我,”吴艳霞说,“他已经劝很多人退了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4/153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