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大学校报:器官摘取 难以置信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周杉编译报导)哥伦比亚大学校报Columbia Spectator四月二十日刊登署名Suman Srinivasan的文章说,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最近完成了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他们深知这篇报告会给自由国度的读者们和立法者们带来怎样的道德震撼和痛彻肺腑的刺激,但身为国际人权律师的麦塔斯先生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乔高先生对中共的罪行决不会轻描淡写。

这份调查报告讲述了什么呢?

法轮功是在九十年代初起源于中国的一种打坐修炼功法。由于法轮功在改善健康方面有积极效果,而且免费教功,中国大陆的许多民众成为法轮功修炼者中的一员。在短短七年里,法轮功学员的人数据估计超过七千万。

中共向来不在法律管辖范围之内,法轮功人数的增长让中共的某些官员深感不安。一九九九年,被中共玩弄于指掌之间的国家机器取缔了法轮功,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抓捕和残酷的迫害。这场迫害直到今天还在继续。大约有数十万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劳教所里备受摧残,最基本的人权被剥夺。国际特赦组织把这些身陷囹圄的法轮功学员称为“良心犯”,因为他们“被监禁的唯一原因就是以和平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信仰”。

虽然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迫害早已为人所知,麦塔斯和乔高的报告提供证据表明人们最担心的事情确实在中国发生:以非人行径对待法轮功的中共政权或许会采用更恶毒的方式。麦塔斯和乔高在调查报告中说,中共政权(体制中的刽子手)切割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这里绝无夸张或渲染—— 用刀分割学员的身体,将不同器官分割开,用于移植或在器官市场上贩卖以牟取暴利。

这份报告包括根据调查员与中国国内医生的对话录音抄录下来的证据,这些医生毫不在意的说他们手头就有法轮功学员,随时可以摘取(作为器官供体)。麦塔斯和乔高已经公布了几段录音。在对话中,不公布身份的调查员问道:“器官供体是一个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吗?”医生回答说:“对。我们只挑健康的供体,因为我们要保障移植手术的质量。”

如此细致的调查,如此谨慎的探讨,如此恐怖的发现,调查报告使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调查员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深受震撼,开始了对事件的调查。中共政权的最初答复仅仅是两页纸篇幅的对整个事件的简短抵赖,让公众更感到事态堪忧。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中共匆匆颁布禁令,禁止器官交易,那时调查报告发表还不到一个月,也许这不是巧合。当然这项法律能不能实施又是另外一个议题。早在麦塔斯和乔高的报告发表之前,人权组织的调查就已经证实中共政权非法摘取囚犯的器官。

那么我们的怀疑是否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顺理成章的反应呢?上个世纪的历史,那些至今还难以忘怀的类似悲剧,提醒我们必须鼓起勇气去思考整个事件的真实性,尽管这样的暴行令人毛骨悚然。

但是,今天的中国和我们的国家在经济上息息相关,有多少商品上都印着“中国制造”的商标。许许多多的权威机构都认为它们“需要”中国是一个正常、繁荣、平静无事的国家,它们也都希望中国是这样一个国家。

可不是吗?美国的公司甚至向中共领导人出售互联网监视技术,帮助他们逮捕民主人士和各个宗教团体的人士。就在此时此刻,中共的那些官员们每年正花费上亿的金额让国际公关公司帮助他们在海外打造正常的形象。人们梦想中的中国往往是处处可以淘金的市场,而不是从活着的良心犯身上割取肾脏的惨景。

当纳粹德国获得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时,纳粹政府借机大作噱头,向世界展现德国如何欣欣向荣。在很多有识之士的眼里,二零零八年的北京奥运会正是这一段痛心历史的再次上演。

麦塔斯和乔高一直在世界各地奔走,让人们了解调查的真相,可是他们仍然无法进入中国,这个最事关重大的国家。中共官员拒绝让他们二位入境调查,其他调查人员也遭到同样的待遇。

人们可能会想,如果器官摘取确实是虚构的,而且中共政权对此确信无疑,它为什么不欢迎独立调查团进入中国,反而惧怕调查团前往呢?或者说,如果摘取器官的罪行确实在发生,当局岂不是强烈希望能采取措施制止这样发生在自己的国土上、残害自己人民的最令人憎恶的恶行吗?对第二个问题的思考无疑会给予我们这样的答案:中共政权就是这些罪行的同谋。中共的反应刻骨反映出它对自己的罪恶心知肚明。

今天中午,麦塔斯在犹瑞斯大厅(Uris Hall )发表演讲时,我热烈的为他鼓掌。有一天,当关押在中国的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释放时,我们可以设想,那些在中国受到压迫的中国人民将会为麦塔斯的奉献鼓与呼。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