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王立秋等大法弟子家人为亲人申冤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4月17日听到非常准确的消息,王立秋在2月13日被绑架后被恶警带到警犬基地(原吉林省吉林市看守所)酷刑折磨,吉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狄士刚、孙壮等人对王立秋共灌了八瓶芥末水(辣根)用手捂嘴,从鼻子里灌进去,松手后从嘴里喷出来,人被灌昏过去之后,用凉水泼醒后再灌,手段之残忍难以想象,王立秋随身携带物品电子书,手机等被恶警抢走,其中440元现金被孙壮拿走,放进自己口袋,没有上清单。

恶警狄士刚、孙壮此二人所犯罪行,已不仅仅是触犯法律(按刑事诉讼法应判3-7年有期徒刑),且毫无人性,连土匪黑社会都不可相比。王立秋家人得知这一消息后,极其愤慨,有些难以置信:怎么会有这么邪恶的人呢?一方面担心王立秋状况,一方面对中共恶警无法无天迫害手段之残忍,简直不知如何处理,真有些感到对中共培养出来的党流氓无计可施,因为人做错事你可以跟他讲道理,而对于禽兽和魔鬼,没有办法讲理。

在心痛和伤心过后,王立秋家人再一次去办案单位找责任人要求放人惩处恶警。一大早,家人赶到吉林市公安局,跟门卫值勤人员说明情况,找刘培柱、刘伟等人,他们一如既往不给通报。家人给秘书台2409245打电话,接电话的女士说刘培柱、刘伟出门了(当然这是推辞),但家人还是把王立秋被狄士刚,孙壮等灌芥末水,被抢钱的事讲给她,并希望她将此事转告两位领导,请她设身处地考虑一下家人的感受,她表示尽量转达。拨其它电话无人接听,接待室电话一显号基本上无人接听。

沙哑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楼里回荡

悲愤交加的家人在中共流氓政权的衙门里欲诉无门,只得站在市局门口,问过往的人:您是去哪个部门办事(您是哪个部门的),给我们捎个话(讲我家亲人王立秋被灌芥末水及被抢钱的经过)麻烦您给领导捎个话,要求放人,要求处理这两个人。大多数人都推托我不是国保的,我不知道,少数人麻木根本不理睬,尤其是往公安局里走的人,有人进去之后问里边人咋回事,后来里边人出来不走这个正门,改走侧门了。

王立秋的儿子想到五十岁的母亲遭此酷刑,悲愤不能自持,沙哑的声音向办公楼内大喊:“狄士刚你给我出来,你为什么给我妈灌八瓶芥末水!”

沙哑的声音在偌大的办公楼里回荡,所有领导和工作人员没有任何人出面过问或解释。王立秋被抓二十多天家人几乎每天去市局要人一样,还是无人过问。违反法律程序(公安机关抓人二十四小时之内必须通知家属)司空见惯,跟谁说谁都不管,觉的很正常,这也是吉林市公安局做法。王立秋家人向大楼里喊:你们给狄士刚捎个话,他给王立秋灌芥末水的事,家人已经知道了,多行不义必自毙。

再给2409796(狄士刚)打电话,有人接找狄士刚,他说有事你说吧,家人问:你为什么给王立秋灌八瓶芥末水,那人说,就这事呀别跟我说这事,马上撂电话了。

控申处刑铁营处长从门口经过,家人赶紧拽住他,非常时期顾不得文明和礼仪,给他讲王立秋受酷刑及被抢钱的事,家人要他帮助,他表示可以去控申找他就匆匆离去。

所谓《人权》杂志的记者

家人在接待室时,有一个人给楼上打电话并自称是记者,引起了家人的注意,与他攀谈。得知他是所谓《人权》杂志的记者,要采访吉林市公安局领导。家人告诉记者:我家面临严重侵犯人权的问题。他很感兴趣,拿出本子当众采访在家人讲述了王立秋被抓后遭到酷刑对此事他表示关注和疑惑。在记下主要事实后(被抓二十多天后才得到通知,并遭受酷刑),这才知道是关于法轮功的问题,马上面有难色。

家人问及中国是否加入了世界人权联盟时,记者回答是。家人又问:“你们不是《人权》杂志吗?侵犯人权的事你们不都管吗?”记者说:“我们是国务院主办的杂志,人权的事除了法轮功的事都可以报导,法轮功不行。”家人问:“法轮功不是人吗?只要是人就有人最基本的权利,为什么法轮功和别人不一样呢?你们记者作为无冕之王应该承担起这个责任(你们有义务真实的反映中国的人权状况),再说退一万步讲,我家人就是犯罪嫌疑人,他们(指公安局)也不能给灌芥末水呀!”

记者表示同情,家人要求记者见到领导后把此事反映一下,记者表示这次不行。吉林市公安局践踏人权的真实事例就在眼前,而他却要采访市局领导,要粉饰吉林市人权状况。这不是严重违反职业道德吗?

门卫见记者与家人攀谈,可能以为跟家人是一伙的,不予通报,记者无计可施。家人为他提供了两个电话号码,记者不解的问:“你们为什么不找他(指电话号码上的人)呢?”家人告诉记者:“法轮功的事,都不敢沾边(指怕影响升官发财)。”记者打电话后才获准进入办公大楼。如果下一期《人权》杂志登了关于吉林市公安局有关报导一定要好好看看。

王立秋七十七岁的老父亲

时间已近中午,家人扶着王立秋七十七岁的老父亲一步一挪的来到吉林市公安局控申处,科长肖雪梅(女)见到来人,有些不悦的说:“告诉你到这来没用。”家人讲明王立秋受酷刑及被抢钱的事,家人请她帮助,她表示管不了。家人还说:上次省厅来人你不给通报是不对的。这次事你不管,你要承担责任。肖雪梅还是不管,并告诉家人去检察院去找去。家人说是邢处长同意过来的。肖说:“那你们就找他去,他办公室在里面。”

家人一出门看到王成(副局长)从这经过,赶紧拽住他不让他走(不拽啥话都说不上),说:王局长我家人王立秋被施酷刑及被抢钱的事。他一再说:“我说了我不是局长。”家人说:“不是局长这事也得管。”王成去邢处长办公室,家人扶老人到办公室门口敲门要进去。王成在门口不让进说是要研究事。老人行动不便,这时王成就往出推老人家。家人说:“你不能推他。”他这才不推了。其实家人看出来了,他不是有意要把老人推怎么样,只是一看老爷子要进去就急了。

老人站门口很累的样子,就向工作人员要椅子,告诉说没有。家人自己四处寻找。王立秋近七十岁的姑姑在局长接待室找到一个塑料椅子让老人坐下。其实姑姑身体也不好总上医院看病,但也只好站着。一会儿,邢铁营走出办公室顺手把门锁上了说是上旁边房间。老人刚到门口,又说到信访接待室。老人好不容易走到地方,邢铁营先是问了来访者是谁,还特意问了王立秋家人的名字。家人说:“这跟这事有什么关系。”然后王立秋七十四岁的老母亲讲了一下王立秋被施酷刑和被抢钱的情况,要求放人及惩处非法抓人及用刑的警察。

邢铁营重复邪党诬蔑法轮功的谎言,声称“公安部门依法办案。”家人说:“灌芥末水也是依法办案吗?”邢答:“是。”

家人说:“我再问一遍灌芥末水也是依法办案吗?”邢不语,然后说:“你们觉的处理得不好或有意见可以找检察院。”家人说:“你们市局不也有相关部门管警察犯法吗?”邢说:“你们找检察院就行。”其实市局督查大队、纪检和监察是管警察的。

邢又问赵国兴家人什么事,家人说:“王立秋被灌芥末水,还不知道赵国兴啥样呢?非常担心要求放人。”王立秋母亲说:我们也要求放人并要求处理狄士刚、孙壮等参与抓人的警察。穆春红家人说:“我们也要求放人。”家人问邢处长上次省厅来人为什么不给通报。邢说:“省厅不管你们这事。”家人问法轮功的事不接待是谁规定的。邢又重复邪党的谎言说“法轮功定性了是×教”。家人说:“哪条法律规定的。”邢答不上来了说:“你上书店买书自己看。”其实中国现行法律没有一条明确规定法轮功是×教。

在昌邑公安分局

4月18日,王立秋、赵国兴、穆春红等家人再次来到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公安分局,在门口看到都兴泽和郭锐。都兴泽忙着接待长春来的客人,郭锐同意家人去楼上找他。跟门卫说要求见杨大光局长并跟他讲王立秋受酷刑及被抢钱的事。小胖子很不耐烦按了几个号用免提(以前不用免提)打,无人接听。(其实杨局长在家,后来家人上楼找到了杨局长),又说找都兴泽大队长。小胖子又用免提打还是无人接听(后来家人上楼也看到了都兴泽)这两个人都是单独的办公室。小胖子说无人接电话。家人表示找郭锐。小胖子说只可以上去四个人。家人怎么说他也不同意。上楼后,郭锐问那几个人呢?当听说是门卫拦住不让上来后笑了啥也没说。就连门卫都在整老百姓。

郭锐手里拿着东西说是要上楼让同事于振湖在办公室和家人谈。于张嘴就说法轮功政府不让炼就不炼了呗!家人说:“那受益了,身体好了。”家人说王立秋在看守所受酷刑及被抢钱的事。于说:“谁说的,有什么证据。”家人说把王立秋带来一问就知道了。于表示不可能,不相信。家人说:你干这个工作的明知道是这么回事你也不能承认。于说:“那谁说的。”家人说:“只要他干了就有人说!等法轮功平反了,你今天说的话就是证据。你们脱了警服不就是老百姓吗?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现在你给中共卖命,它利用你时给你钱,没有利用价值时它就打倒你,刘少奇不就是个例子吗?”

郭锐回来还跟来一个姓刘的警察(警号是201090)家人跟郭说起王立秋受酷刑及被抢钱的事。郭马上说不可能。提到狄士刚、孙壮,他说昌邑分局没有这两个人。家人说他们是市公安局的,郭说不认识。家人说:“那可能吗?办同一个案子怎么可能不认识呢?”郭以前说过此案要向市局汇报。郭说都是没有的事,不要以讹传讹,并说有急事马上要走。家人一看挡住他。王立秋的母亲说:“我姑娘有个好歹的,我也不能活了。王立秋告诉你谁打她了,你说没看见。王立秋不可能不和你说。”

郭一再要走。家人火了:“郭锐,你昧着良心说没这事。你也有孩子,你儿子还不到一岁。你得给你儿子积点德呀!你不怕你儿子因为你遭到恶报吗?”郭锐腾一下站了起来,于振湖和刘也马上站了起来 。于说:“你说的是人话吗?”郭说:“你怎么说话呢?你凭什么说我儿子。”(灌芥末水这种不是人干的事,他们听了毫不奇怪,还一再让拿出证据,只说了一句真话他们马上就火了),刘也说:“你怎么说话呢?”并发作一通。家人等他们都说完了平静的说:“刚才我可能说重了,对不起,其实谁没有孩子,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家里人遇到这样的事的确不能冷静,请你理解。”郭锐很快冷静下来。郭接了一个电话说:“你们把我电话上网了。我每天至少收两封信和电话,搞得我都休息不好。”家人说:“郭锐,其实你这个人挺有涵养的,一般不生气,你上次回答的挺好,问你王立秋挨打没你说你没看见,这是实话。这次问你你说保证王立秋没事,你回答的不对。上次说王立秋绝食的事,你去看她了吗?”郭锐说:“上次我去看王立秋了,上次确实吃了几天饭,现在是在绝食。我就是个民警,你们可以找领导或上级部门。”郭锐还说这些事市局有督查支队还有纪检、监察都可以处理警察犯法的事,还可以找检察院。郭锐坐立不安,一再说有事要走说一会儿准回来。

于振湖告诉家人有事可以找领导,王立秋家人问找谁呀,他说谁都行,到底找谁呀?他说找高局长。郭锐走后,家人上楼找高局长 。没见着高局长在楼梯口看见都兴泽了。家人赶紧追上他。都看见家人还笑呵呵的,都说没事。家人赶紧说:“都大队,王立秋被抓时被灌了八瓶芥末水昏过去又用凉水泼过来,这事怎么办啊!”都没说话。家人又说:“这事你应该知道啊!对了,你肯定知道。王立秋肯定跟你说了。”都一下就火了:“上次你们来找我,我特意去看守所看的王立秋,她精神状态相当好。你们这样我再也不见你们。”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家人。家人说:“你别这样(用手模仿),这不是骂人吗!”都气得眼睛瞪得老大放出凶光,脸上的肌肉都在使劲说:我骂你,我还……。就停住了,然后说:“要不咱们就试试,要不咱们就试试。”正说着有一男一女过来找他,他马上面带笑容一起往楼上走。家人追问:“都大队,王立秋绝食的事咋办呀?”没有回答。

家人来到三楼找高局长。到一个局长室敲门进去一看是杨大光局长。杨正在和下属谈工作,表示不想接待家人。家人说就占用两分钟时间,然后赶紧讲王立秋被灌芥末水和被抢钱的事。杨沉着脸说管不了,让找检察院上别处找。家人讲上哪找人都说得上办案单位。当初咱们昌邑为什么接这个案子。上次找杨局长他过问了一下,告诉我们案子转检察院了。家人挺感谢杨局长的。杨局长说:“那你不还是给上网了吗?”然后很不客气的赶家人走。

郭锐办完事回到办公室,家人说:“穆春红怎么样了?”郭锐说:“穆春红也绝食呢。”家人问:“赵国兴绝食没?”郭锐说:“赵国兴没绝食,跟别人不一样,他吃饭。”家人问:“赵英杰咋样?”郭看了看家人,说:“她挺好的。”后来郭锐说要去第三看守所办事,家人要求跟去,郭锐没有同意。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