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朝阳市武荣杰及家人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家住辽宁朝阳市双塔区的武荣杰一家,只因武荣杰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全家人多次被双塔区恶警骚扰勒索,丈夫董世喜被牵连开除工职。近日吴家洼看守所以补办什么手续为由两次找到武荣杰及家人,往日迫害的阴影又再次笼罩这个家庭。

2001年1月20日,双塔区公安分局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一行7人来到法轮功学员武荣杰家中,没出示任何手续便进行非法搜查,并以了解武荣杰老家的情况为由将其骗到派出所,当天下午派出所警察王剑飞把武荣杰送到朝阳拘留所进行非法拘留。关押了7天后,经其丈夫托人找关系,到年三十下午2点才被放回,但却被凌河派出所以“保证金”为名勒索2000元人民币,当时的经手人是副所长刘国政,没有给收据。

2001年正月十八,双塔公安分局政保科的人员及凌河派出所一伙5人再次来到武荣杰家中,他们让武荣杰去政保科走一趟。结果再次将武荣杰绑架到朝阳拘留所非法关押,这回一关就是43天。直到2001年3月26日才放出,此次在双塔公安分局副局长李朝光授意下,武荣杰的家人再次被敲诈了“押金”5000元人民币,经手人仍然是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没有给收据。

2001年6月下旬,龙城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黄殿相一伙又一次来到武荣杰家中非法搜查,武荣杰被迫离开家流离在外。这期间,黄殿相、孙旭和一个姓邱的司机,无数次不分白天黑夜,有时甚至是后半夜2点闯入武荣杰家中,不间断骚扰前后长达两年半时间。沈阳母亲家都没放过,搞得一家人鸡犬不宁。期间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一伙人也来骚扰。

武荣杰的丈夫董世喜,部队转业后到东风朝柴总装厂工作,工作中他兢兢业业,于2001年底被评为东风朝柴公司“劳动模范”,但由于其妻子炼法轮功而被取消,证书及奖励的500元现金全部被收回。证明人是总装厂书记郑良山。

2002年9月10日傍晚6点钟,双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包海涛(此恶警作恶多端)一行3人来到朝柴总装厂保卫科,无任何理由和根据将正在上夜班的董世喜要带走,董世喜吸取了前几次其妻子武荣杰的教训,没有上几个恶人的当,在途中走脱,从此和妻子一样被迫流离失所。朝柴公司于2003年1月将董世喜开除工职。家中只剩下一个14岁的孩子无人照顾。这期间据说双塔公安分局在武荣杰家前楼租了一个楼房进行日夜监视。

2002年12月30日,武荣杰被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等4人再次非法抓捕至凌河派出所,他们将武荣杰双手铐在凳子上坐了一夜。第二天将武荣杰带到双塔分局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时,白文友用尽全力打武荣杰一耳光,将武荣杰当场打昏。

国保大队是迫害法轮功的专职部门,这里以白文友为首的一小撮恶警,那时几乎每天都在干着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功群众非法抓捕、勒索钱财、酷刑拷打等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在国保大队一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距离地面两米多高的墙上,焊着两个铁环,相距一肩多宽,不经意的时候看不到,但这就是恶警们专门用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各种刑具中的一种。被非法抓捕来的法轮功学员,许多人都遭受过这种折磨,双手被手铐扣住后,分别吊挂在墙上的这两个铁环里,一挂就是一、二天。

武荣杰被带到这里后,同样遭受到了这样的折磨,被吊挂了一天。下午5点钟,他们又一次将武荣杰送入拘留所。武荣杰开始以绝食来抗议他们这种无法无天、没完没了的迫害。朝阳市拘留所一姓孙的所长将武荣杰戴上脚镣子和手铐子。绝食期间,医生、恶警徐生将武荣杰带到二三四医院灌食3次。

久经迫害的家庭刚刚有所平静,2003年1月下旬,武荣杰被非法押送到朝阳市吴家洼看守所。此间,看守所不让家属探视。2003年1月25日,双塔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白文友向董世喜索要“保证金”3000元,没有给收据。

2003年5月份,武荣杰在看守所被染上了传染病,朝阳市第二医院为其作了检查并开出了诊断证明。2003年8月,朝阳市双塔区法院刑事庭到吴家洼看守所秘密开庭,当时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的武荣杰被犯人用担架抬出,不明不白地被非法判刑8年。后武荣杰上诉到朝阳市中级法院,结果杳无音信。9月14日吴家洼看守所隐瞒病情,将武荣杰送往沈阳大北监狱,但还是被大北监狱检查出有严重传染病从而拒收,第二天就被送回看守所。10月2日吴家洼看守所第二次将武荣杰送往大北监狱,此次监狱方不仅查出武荣杰所染性病加重,而且又患上了心肌缺血,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因此而再次拒收。2003年12月,吴家洼看守所再次带武荣杰到医院检查身体,经查病患部位病情加重,已经无法根治的情况下才释放。

2003年9月27日,凌河派出所副所长刘国政、片警刘阳和雇佣的恶人将董世喜绑架到朝阳市拘留所非法关押30天,家中再一次只剩下一个孩子。刘国政提审时扬言交10000元钱放人。后董世喜的哥哥帮他交了3000元钱,派出所才放人。此次经手人仍然是刘国政,还是不给收据。

自2006年11月份、2007年4月15日吴家洼看守所所长任国范、刘延章、吴家洼驻检王忠强、张俊乔、杨福林等人以补办什么手续为由两次找到武荣杰及家人,往日迫害的阴影又再次笼罩这个家庭。

这样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只因为信仰“真善忍”,祛病健身,做一个好人,就受到如此不人道的对待,家庭竟遭此不幸,人们不禁要问:当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这样的权利都可以被当权者不顾及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而大肆盘剥,都可以扣上大帽子来惨无人道的打压,在这个邪党的政权下人们还会有什么人权和自由可谈哪?

吴家洼看守所任国范、刘延章等还仍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而如今你们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再参与迫害,或完成你们的工作也好,其实都是违法的。我们无意针对哪个人,我们反对的是这场无人性的迫害。信仰无罪,信仰自由是全世界公认的基本人权,我国宪法36条对信仰自由亦已确认,所以信仰根本不存在犯罪问题。一个人信仰什么完全是他自己有权决定之事,信神也好,信进化论也罢,应当是宪法保护的信仰自由范畴。

众所周知,法律只能调整人的行为,而不能处罚人的思想,一个人思想在想什么不能算是犯罪。从这一点上说,“法律”被滥用到根本不属于法律所应该适用的范围,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的迫害从一开始就是非法的。那么由此派生的对所有修炼者的定罪就都是非法的。

在此提醒你们从互联网看一看世界的形式,我相信你们会从另一角度看问题,共产邪党已摇摇欲坠。从共产邪党搞的历次运动中看,它的政权一旦受到危机的时候,它就会利用曾积极参与者的生命作为代价来换取它的政权稳定。翻过昨天一页,吴家洼看守所曾发生过多少罪恶,众多大法弟子被毒打被酷刑折磨,包括大法弟子李宏伟在吴家洼看守所被活生生迫害致死,这一切你们和所有参与者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那么你们当前的行为也都将会成为自己新的罪证。把眼光还是放长一些看问题。如今退党大潮已经超过二千多万人,自古明人和圣者做事都是顺天意而行的,不要一再错过机缘,不能违背天意,看清眼前形式,做出明智选择。


吴家洼看守所
姓名 职务 办电 宅电 手机
任国凡 所长 3850099 2612938 13504211978
黄宪瑜 教导员 3814329 2621771 13898233355
驻检王忠强、张俊乔、杨福林办公室电话:0421-2622000 261409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