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北京仁和医院医护人员的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这封信刚刚写完,我们得到最新消息:三月三十日,北京女子劳教所将被暴力迫害致脑出血、尚在危险期的张连英强行关押回天堂河医院,接下来后怎样?请善良的人们都来关注、声援北京大法弟子张连英及其家人。

仁和医院医、护人员:您好!

你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工作,在救死扶伤中使许许多多的生命减缓了痛苦,你也一定收到过许多康复病人送给你的信,重获健康的人们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今天我们写给你的信却有些特别。

在刚刚过去的三月二十日,北京仁和医院神经外科紧急抢救了一位“特殊的病人”,她就是被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指使犯人包夹用绳子勒紧颈部、暴力殴打致大脑双侧大出血,现“关押”在贵院神经外科病区“D-209,30-31”病房的北京大法弟子张连英。

张连英,四十六岁,大学学历,原北京光大集团处级干部,注册会计师,家住北京市朝阳区柳芳南里7号楼2单元203室。

张连英在她的纪实文章《回归之路》中写道:“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八月得法,原是某公司高级会计师,副处长。从得法开始修炼到九九年七二零的两年修炼中,从单位领导到一般同事都说我因炼法轮功象变了一个人,身心变得健康了,工作中也任劳任怨了。有的下属公司领导见我修炼后严格要求自己,多次拒收礼品,就讲:‘我知道你们法轮大法厉害!’有的财务人员感叹地说:‘要是公司领导都学法轮大法就好了。’而且修炼两年中我一改原来多种疾病缠身的病态,没有再请过一天病假,又有谁能想象得出,我原来被同事戏称‘硷大了’呢?(注:形容脸色黄,取意于中国北方传统的发面方法要添加食用硷起中和作用:如果硷大了蒸熟的面会发黄,硷小了会发酸。)其实真修的法轮功弟子哪一个又不是这样呢?通过修炼我们明白了人生的目的和生命的真正意义。”

她又写道:“可是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一夜之间,就象天塌了一样,周围的一切全反过来了,领导叫我停职检查,逼我交出大法书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还是我,只是修炼后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价值,正在努力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可是昨天还是一片称赞,今天就要被打得不得翻身?同样一个人,同样一个道理,却由于独裁者的命令,在同样一些人的眼里正的就变成了邪的,这不就是人们评论恶人时所说的“颠倒黑白”吗?”

就是中国共产党和江泽民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颠倒了黑白,八年来对上亿的大法修炼者及其家属实施邪恶的摧残镇压。坚信“真、善、忍”的张连英也未能幸免,多次遭受绑架、拘留、劳教、强制洗脑等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在佳木斯劳教所张连英遭受了一年半的残酷迫害,真是九死一生,后经先后半年多的绝食抗争,才获得自由。这之后,四十多岁的张连英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在对法轮功学员镇压尤在的大环境下,女儿的爱并没有给张连英带来应有的那份温馨和幸福,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四日,正在家中照看尚在哺乳中幼女的张连英,又一次被北京市朝阳区香河园派出所十多名警察非法闯入绑架,并非法判以劳教。

在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和北京女子劳教所张连英都遭受到更加非人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二月,张连英在北京劳教所调遣处十大队又被八名犯人包夹严重殴打受伤,二月二十七日被送进医院监视治疗五十天。至今打人凶手及幕后指使的恶警仍逍遥法外。劳教局监察科负责人于世成却对张连英的丈夫牛进平说:“没有证据证明干警指使犯人打人。”牛进平请他出示他所说的证明材料,如调查笔录、签字等,这一合理要求却被于世成蛮横拒绝,说什么“这是我们工作上的事!”。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牛进平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怀抱幼女向来北京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讲述了自己、妻子及身边好友因坚持真、善、忍而惨遭迫害的实情。正如史考特先生在香港研讨会上所言:“上星期日(五月二十一日),我与两位北京的法轮功学员见面,我想知道第一手消息,关于中共如何对待那些爱好和平、友善、老实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诉求只是希望可以继续修炼法轮功。我聆听了他们的证词一个小时左右。”

就在这一个多小时的会面之后,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曹东当天即遭北京国安特务秘密绑架,现关押在甘肃省兰州市国安看守所,被中共恶党控制甘肃法院非法判刑。牛进平至此陷入了来自国安、公安、六一零办公室、街道办事处等的一次次威胁中。

而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张连英却遭受到北京女子劳教所恶警更残暴的迫害。张连英被关在女子劳教所集训队,集训队是劳教所最邪恶的地方,被送进去的人都被关在两米大的小阁子里,没有窗户,吃喝拉尿全在里面。包夹犯人在恶警队长的唆使下,经常对张连英暴力殴打。它们采用了一种全新的、全无人性的摧残大法学员的方式,即用绳子或带子紧勒张连英的脖子,待她几近窒息后再用拳头猛击她的头部,暴力殴打过程中勒在脖子上的绳子并不松开。张连英坚持绝食、不穿劳教服,并呼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多达九次使用这种残忍手段迫害她,有两次她被勒、打得小便失禁。

这次,三月二十日早晨,张连英就是又被恶警指使几名凶狠的包夹用绳子勒住脖子,用拳头猛击头部,直至张连英被打致颅内双侧大出血,奄奄一息中才被送往医院。劳教所的警察队长却企图向家属掩盖她脑出血的真正原因。你医院的医生说:“张连英脑部出血面积较大,很严重,要脱离危险期还得十二天左右,而且,由于有一块沉积的淤血抽不出来,有可能留下后遗症,如半身不遂或癫痫。”

稍有一些常识的人都会明白,用绳子勒住脖子狠击头部、甚至勒致小便失禁,这是什么?这不就是故意谋杀、而且是虐杀吗!但这杀人犯的残暴手段却变成了北京劳教所内为残害大法弟子而公然使用的方法。作为医务工作者,你的职业良知和救死扶伤的天职及人的善念,都会让你对生命持有一份特殊的关爱,而一位健康、善良的母亲却被“人民警察”残害成了颅内大出血的危急“病人”,被十几名恶警“关押”在你所在的医院中,这极具讽刺意味的说明了中共是逆天叛道的邪恶党。

中共这个西来邪灵,从它的起家、发展至今天在暴力强权中夺去了八千万中国人的生命。三反、五反、文革自不必说,八九年镇压学运,年轻学子的血染红过北京多家医院。二零零一年,为了替镇压法轮功找借口,恶党江流氓集团在天安门广场自编自导了“天安门自焚”丑剧,这出蒙骗国人的世纪谎言,很快被国际教育发展组织指为:“中国政府撒谎,欺骗老百姓。”其实“自焚”案中所谓的“病人”那用绷带密密包裹的“烧伤”也会让具有医务工作者专业目光的你识破其骗局的。

还不止这些,二零零六年三月披露出来的“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并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暴利”的罪恶恶行,令全世界震惊,被加拿大独立调查团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在今年初的调查报告增补版,加入了更多的直接证据,显示被活体摘取器官的受害者来自法轮功学员,并揭开了一个重要的黑幕:中国军方广泛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中共将维护社会的警察变成了摧残好人的恶棍;将保国平安的军人、救助死伤的医生变成了杀人夺器官的刽子手。中共是红魔邪灵,如此猖獗人间必遭天灭。

二零零四年底海外大纪元网站发表《九评共产党》的系列社论,引发了前所未有的退党大潮,至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已经有2004万勇士大胆退出邪党及其相关邪党组织。由此可见,中共已逐渐丧失民心,天灭中共决不是危言耸听,已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超过2000万人的退党(团、队)大潮,几乎囊括大陆所有社会阶层的人士,这再次向所有人拉响生命警报。在此也请你在善恶面前做出明智选择,尽快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用化名、小名均可,人没有任何危险即可保平安。

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世人真相,别无它求,是出自于慈悲大善之心,在危难关头救人性命,免于同恶党红魔一同遭殃。那么,呵护善良就是在维护你自己。在大法弟子张连英进入你医院“DD-209,30-31”病房起,北京女子劳教所就把迫害延续到了该院,它们公然否认张连英被暴力致伤的事实,剥夺张连英的丈夫女儿探视、亲属陪护的权利,并勾结朝阳区香河园派出所片警、街道、六一零对张连英的丈夫牛进平进行威胁、恐吓。现在最令张连英亲属担忧的是:北京女子劳教所会在任何时候将张连英强行押回劳教所,那么在今后的摧残迫害中,出了什么后果它们都会推卸责任谎称张连英是“自己又脑出血……”。

张连英被朝阳区香河园派出所绑架之日起至今,张连英的女儿现已三岁,在没有母爱呵护的日子里,孩子幼小心灵所受的伤害可想而知。为了维护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为了还孩子应有的母爱,请你伸出援助之手,声援呼吁:严惩残害张连英的凶手!无条件释放张连英!

我们对你的善心义举致以深深的感谢!

北京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