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市中医院优秀采购员被泰来监狱虐杀(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黑龙江省大法弟子刘晶明,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2007年2月8日被非法送往泰来监狱继续迫害,46天后被迫害致死,年仅39岁。2007年3月24日晚7时,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给刘晶明家人打电话,告知刘晶明已于3月24日1时40分“跳楼”身亡,这是近八年来邪党政府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后惯用借口之一。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大法弟子刘晶明

大法弟子刘晶明生于1968年7月23日,就职于齐齐哈尔市中医院,是一名优秀的采购员。他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人着想。他做采购员工作从不贪不占,为人和善,是全院上下员工公认的好人。95年为医院保卫科发明的“二节棍”荣获为专利局批准的专利产品;2001年中医院全院跑水现象严重,多数水龙头长流水,医院花多少钱无法治理。善良聪慧的刘晶明不要任何报酬、自己动手、任劳任怨,将全院的水龙头修理好,方便了员工,而且为医院每年节水达几万元;2002年业余时间无偿为中医院刻的院徽至今悬挂在医院办公楼内。

可是就是这样一位仁厚、善良、按真善忍修持自己的好人,在99年中共恶党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竟多次被非法拘押、非法劳教、勒索钱财、非法判刑,直到被迫害致死。

3月25日11时,痛苦万分的家人来到泰来监狱,接待他们的纪恒泰声称他们对法轮功学员都很特殊“照顾”。当家人询问刘晶明的死因时,纪恒泰直接说:我们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狱规背经文,刘晶明的死是因为“觉得刑期太长”而选择此路。县公安局刑侦科、驻泰来监狱检察院两个工作人员也统一声称死者“感觉刑期太长”绝望而导致死亡。

据纪恒泰提供的所谓“死亡经过”:刘晶明所在集训队监号在3楼。3月24日1时15分,刘晶明要求上厕所,当时有两个值班犯人,其中一犯人在监号门口抽烟,犯人听到铁窗的铁栏响声,便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右手,刘晶明甩脱后便在掰开的铁栏窗口处跳出窗外。5分钟后他们将刘晶明抬入监狱医院,刘晶明于2007年3月24日1时40分身亡。

悲愤的家人质问:“既然刘晶明已于凌晨1时40分死亡,为什么在晚上19时才通知家属,这18小时里你们在干什么?!关押在押人员的场所,窗口的铁栅栏就那么轻易的掰开吗?况且刘晶明每天遭受高压强行转化,身体正处于极度虚弱期间能有掰开铁筋的力气吗?刘晶明双腿膝盖部位呈紫黑色、有淤血和硌痕,定是长期跪刑所致。”

当泪流满面的家人来到刘晶明遗体旁时,看到刘晶明尸体惨不忍睹:头顶部右侧严重塌陷;额头、右眉骨、右脸三处有约4公分划痕;脸部有淤伤、脸部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毛衣毛裤都有湿透的血痕,可内衣内裤却没有血迹(死者姐姐说不是刘晶明本人的内衣内裤);左腿里侧有约3公分硌痕(可能用刑所至)、右大腿外侧有一直径约5—6公分的窟窿;右腿膝部折断(右膝盖以下可随意扭转)、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部位紫黑淤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

泰来监狱医院冰柜内的刘晶明遗体

刘晶明与一同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任英群等8人被非法关押在同一监号,家人问到任英群时,纪恒泰支吾着,后又说任英群于一个月前已调离集训队;而集训队的梁队长则说刘晶明出事后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25日,任英群被调离,且说刘晶明出事时任英群正在睡觉。纪恒泰与梁队长所言任英群调离时间不符,其中必有因由。

监狱不能自圆其说


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4月1日晨,刘晶明的家人电话告知泰来监狱狱政科的马科长上午将去泰来监狱。上午10点左右家人来到泰来监狱,在监狱院里再次给狱政科的马科长打电话,马科长让找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当家人来到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办公室时,梅继明立于地中间一脸的蛮横无理,既不让家人就座也无诚意交谈。问及马科长时他们推脱说马科长去齐齐哈尔了。在家人一再的要求下,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集训队队长梁福文才将家人引入会议室。

当天的当班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复述刘晶明“跳楼”经过时,将3月25日自述的“犯人周立新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右手,刘晶明甩脱后便在掰开的铁栏窗口处跳出窗外。”又说成“犯人周立新入室内抓住刘晶明的‘左’手,家人纠正说右手时,又改说是右手。家人又问你们用怎样的方式强行转化时,纪恒泰一改3月25日“我们上边有规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之说,而否认强行转化恶行,可见纪恒泰的谎言不能自圆其说。

家人问3月22日监狱开巡回演讲会时,刘晶明、任英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揭穿谎言后,你们是不是打他们了?梅继明说我们从不打人。家人随即问刘晶明遗体右大腿外侧直径约6公分的窟窿是怎样造成的时,他们却推说检察院已检查了为借口不予回答。家人要求见任英群,他们推说不让见。

当家人问及刘晶明已出事9天了,监狱将如何处理此事时,梅继明说刘晶明不参加劳动不能按工伤处理,是他自己坠楼而死的。家人说不管刘晶明什么原因造成的死亡后果,他是在监狱内死的,你们监狱应承负责任。最后家人要求对刘晶明遗体解剖、法医鉴定、全面调查核实死亡原因;要求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及给予刘晶明年迈父母经济赔偿。据悉,齐齐哈尔市检察院王连成参与“调查”此案。

早期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1999年在法轮功遭受诬蔑和迫害后,刘晶明履行公民的合法上访权益去北京和平上访,说明法轮功被诬陷的真相。他被不法人员带回当地后,在安顺路派出所被邪恶警察上大挂,手腕都被吊烂了。齐市龙沙区邪党政府、齐市公安局分别索要了3千元和5千元现金,才将非法拘押18天的刘晶明释放。

2002年2月20日,正阳派出所逼迫刘晶明写不修炼保证,走投无路的刘晶明只好离家出走。腊月二十一,与另一法轮功学员散发说明法轮功遭迫害事实的真相传单,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绑架,在派出所被恶警上大挂、强制坐铁椅子、毒打等酷刑折磨,后送至当时的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转至富裕劳教所继续在迫害。

在富裕劳教所,刘晶明曾被逼写所谓的“三书”、逼看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录像,被强制劳役等迫害。因劳教所非法打骂法轮功学员,刘晶明曾参加集体绝食抗议劳教所的恶行。

2002年4月20日以后,富裕劳教所恶警用手铐吊挂大法弟子,多者长达120余天,少者也达30余天。恶警黄殿林、汪泉、佟忠华以制止炼功为名强行将大法弟子吊挂在高约2米的双层床头上,而且还变花样地将手反扣(手不能动),使身体没有活动空间;并用各种脏话污辱大法弟子的人格。每天的吊挂时间多达15小时,少则10-12小时,甚至大小便的时间也严加控制。除吃饭时外,每天都是吊挂站立。由于长时间的吊挂、站立,大法弟子的腿、脚都肿得很粗,行动更加不便。被吊挂迫害的大法弟子有:付志宇、周树友、罗永全、刘晶明等人。后期恶警又将付志宇等人双手铐在离地面约200毫米的暖气管子上,由于忽高忽低的反复折磨,致使付志宇摘下手铐不久便脑出血死亡。

再次被绑架,在泰来监狱遭迫害

刘晶明从劳教出来后,于2006年3月30日下午再次被恶警绑架。当时他知道邪党恶徒在疯狂抓捕大法学员,刘晶明便去法轮功学员李齐处告诉消息,结果被在那里蹲坑的铁锋区曙光派出所的谷某某等恶警绑架。

刘晶明被铁锋刑警队罚坐铁椅子迫害11天,刑讯逼供,嘴被打破;后又被铁锋刑警支队毒打、吊刑等酷刑折磨,后被送入齐齐哈尔市第一看守所。

2006年10月刘晶明被非法判刑12年,向法院提出上诉,被无理驳回,当时铁锋分局审结专案组长为马崇哲。2007年2月8日刘晶明被非法送往泰来监狱继续迫害。刘晶明等法轮功学员在所谓的“集训队”里遭到强行高压迫害,监狱恶警强制转化:逼背监规、逼写保证、不让睡觉、不让说话、不让家人接见、毒打、酷刑折磨等非人迫害。

3月22日所谓的“巡回演讲团”去泰来监狱开强制洗脑转化大会时,在集训队遭受迫害的刘晶明、任英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在会上站出来揭穿谎言,随即遭致非人迫害。

3月24日晚7时,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打电话告诉刘晶明家人,刘晶明已于2007年3月24日1时40分“跳楼”身亡。泰来监狱集训队管教纪恒泰,及县公安局刑侦科、驻泰来监狱检察院两个工作人员统一声称刘晶明的死因是其觉得刑期太长绝望而“自杀”身亡。这一论点是不成立的,这是对刘晶明心理活动的主观臆测和推断,不能以此作为事实的根据来鉴定死亡结果。即便“自杀”,也是由于监狱高压强行转化逼迫所致。而作为国家执法单位对监管人员酷刑折磨,逼迫转化,已经触犯了《宪法》规定的“信仰自由”和触犯了《刑法》,犯下“虐待被监管人员罪”,因此,泰来监狱、主管管教纪恒泰及对其强行转化的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刘晶明的死亡负有不可逃脱的刑事罪责。

附:刘晶明死亡案例分析

刘晶明等法轮功学员于2007年2月8日被送入泰来监狱,刚入监便在集训队遭高压强行转化迫害,(纪恒泰3月25日对刘晶明家人讲“我们上边有规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强行转化,刘晶明非常顽固,不背监规背经文”另参见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齐齐哈尔市泰来监狱对大法学员的残酷迫害》)

2007年3月22日所谓巡回演讲团去泰来监狱演讲,会间,刘晶明、任英群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站起来揭穿谎言,为制止他们的正义行为,警察对他们施用酷刑等非人迫害,(刘晶明头顶部右侧严重塌陷;额头、右眉骨、右脸三处有约4公分划痕;脸部有淤伤、脸部肿胀、七窍出血、浑身是血;毛衣毛裤都有湿透的血痕,可内衣内裤却没有血迹(死者姐姐说不是刘晶明本人的内衣内裤);左腿里侧有约3公分硌痕(可能用刑所至)、右大腿外侧有一直径约5—6公分的窟窿;右腿膝部折断(右膝盖以下可随意扭转)、右脚向里侧拧转变形;双膝盖部位紫黑淤血有硌痕、肚脐有血痕),警察、刑事犯周立新等将刘晶明活活打死。死后,因身体多处有伤,不能以“心脏病猝死”等借口蒙混家人,便制造刘晶明“跳楼”假相。因任英群知晓更多内情,便将任英群迅速调离集训队,将犯人周立新等明着关小号处罚实则与人隔离以期封锁消息。

相关责任人电话:

集训队教导员:纪恒泰 0452--8225647  13079655898
狱政科马科长:13019093390  传真 0452--8235443
狱政科副科长:梅继明
驻泰来监狱检察院监查科:主任蒋某,手机:13796333391 电话:0452--8221708
集训队队长:梁福文
当班刑事犯人:周立新
齐齐哈尔市检察院:王连成
黑龙江省公安厅主管监狱人员:关玉德 手机:13089988067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