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蒙阴桃墟镇恶徒屡以绑架、施暴、勒索程序行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山东省蒙阴县六一零恶徒及桃墟镇邪党人员、派出所恶警追随邪党迫害大法,屡屡以绑架、施暴、勒索的迫害程序,无法无天的对当地大法弟子行恶,其中手段之残暴、血腥,令人惨不忍闻,给当地大法弟子及家人造成的伤害罄竹难书。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奉劝蒙阴县及桃墟镇的这些被邪党迷惑、受邪党怂恿行恶而不知大祸将要临头的短视者们,立即停住作恶,快快清醒吧。

以下是蒙阴县桃墟镇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经历:

邪党镇委书记蒋永建叫喊:看谁不狠打就叫谁下岗

大法弟子石运廷,男,前城村人,桃墟镇医院中医大夫,虽是医生,石运廷却是老年一身病。石运廷于九五年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修炼前后判若两人,大法的超常、神奇,使他的老母亲、老伴、儿女也加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石运廷为讲真相证实法,去北京的路上被堵回,他又去临沂火车站,车站不让进,真是一时间邪恶遍地。随之而来的抄书、勒索、绑架。邪党不法人员以他家中是炼功点为由,强行勒索他家一千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正月二十七日,石运廷被桃墟镇邪党暴徒非法抓捕至洗脑班,当天夜晚被副镇长莫光利等人劫持到财政所。在那里,镇委书记蒋永建、镇长刘醒世、莫光利等人指挥打手对大法弟子们进行残酷毒打。在开打之前,蒋永建叫打手们在饭店吃饱喝足后说:“今晚谁不狠打就叫谁下岗。”这帮打手真比希特勒都心狠手毒,几个大法弟子被打的倒在血泊里。恶徒强行扒去石运廷的棉衣、鞋、帽,然后一脚将他踢倒,镇长刘醒世逼石运廷骂大法师父,石运廷不骂,刘醒世立即就是狠狠的一耳光,打的石运廷鼻出血,这时打手们就一拥而上,拳打脚踢。财政所的恶人秦成志打人最狠,他穿着皮鞋踢头,将石运廷的耳朵踢出了血。恶徒打够后,副镇长莫光利扔掉石运廷的棉鞋,强行将他赤脚带回洗脑班。石运廷的妻子也遭到同样的毒打,从腰部往下都是紫黑血斑。恶徒叫嚣每人罚款四千元,交不上就往死里打。石运廷和妻子共被勒索八千元。临放人时镇长刘醒世把所谓罚款单都要回去了。

农历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恶徒副镇长吕宜香与恶警郑杰又一次把石运廷劫持到派出所,把他吊在树上长达十一个小时,吊在树上时期间恶警刁传军用警棍捅他的肋骨。县六一零的姚作荣、熊姓恶警对他刑讯逼供到天亮,一无所获。暴徒们把他拖至院子里,副镇长包西堂一伙用布把他的头包起来,按倒地上,掐他的脖子,暴徒用木棍、鲜竹子抡打,恶徒包西堂用橡皮棍砸,开始石运廷还知道疼,后来就昏迷过去了。恶徒把他拖至屋子,石运廷好长时间才苏醒,看到自己从腰往下全是一块块的血斑。

第二天,恶徒又将石运廷劫持到派出所逼审,恶警副所长李长祥和熊姓恶警在场,熊姓恶警一脚把石运廷踢在地上,用橡皮棍抡打他的大腿,打了十几分钟才停止。

六月二十八日,恶徒把石运廷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将他转到蒙阴县六一零非法关押,单独隔离在一间屋里,后窗堵死,前门紧锁,外有站岗的,不叫炼功,不叫睡觉。有一次恶徒发现石运廷炼静功,马上对他一顿毒打。

一天,蒙阴县六一零恶徒李枝叶、类延成和县里几个人找石运廷谈话:“你是医生怎么还炼法轮功?你这样怎么给人看病?”于是石运廷把学大法做好人、祛病健身的好处一一向他们说明,告诉他们:你们这样迫害大法弟子是不好的。李枝叶说声“看你满脑子都是法轮功”,他们就走了。随后进来一个人踢石运廷两脚说:领导找你谈话,还没你说的多。

在石运廷被非法关押蒙阴县六一零期间,桃墟派出所副所长李长祥和熊姓恶警还来对他刑讯逼供过两次,都一无所获。第二次逼审时打的特别狠。他们,恶徒们扒光石运廷的上衣,用公安局专门打人的竹劈子抽,竹劈子打断后两根合并起来打,打得恶警累的直喘粗气。恶警李长祥逼石运廷坐在地上伸直双腿,然后用竹劈子楞砍石运廷的腿,从下一直砍到膝盖,砍够了就用平面压腿。

后六一零恶徒将石运廷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查体做心电图时,石运廷突然一阵胸闷,医生查出他有严重心脏病,劳教所拒收。于是恶徒将石运廷拉到第三看守所关押,第三看守所又是不要;再拉到四所,仍然不要,恶徒只好将石运廷拉回来,勒索五千元钱才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由于某学员在高压迫害下被迫说出一些情况,蒙阴县六一零主任崔华东年初八带人妄图绑架石运廷,石运廷智慧走脱。恶人莫光利就到石运廷的工作单位镇医院砸门毁屋,翻箱倒柜,但一无所获。恶警又拉三车人到石运廷家翻了个底朝天,还是一无所获,只是把蒙阴县六一零对他的非法罚款单全部抄走。恶徒莫光利一伙还不甘心,穷凶极恶的来到石运廷的女儿家,见到石运廷的女婿公维才,四五个打手一拥而上,卡住公维才的脖子、铐上手铐就往外拖,一会儿公维才就被卡的窒息了,家里人一看人给弄昏了,急忙打电话找救护车,莫光利等一伙恶人才一哄而散都走了。年近七十的石运廷老人被迫流离失所。

恶徒逼邹慧站在石头尖上 身体稍微倾斜就毒打

大法弟子邹学法,男,六十二岁,家住蒙阴县桃墟镇类家水营村,女儿邹慧也是大法弟子。邹学法学法前浑身是病,干活都非常吃力,学法月余后,全身无病一身轻,亲身体会到了大法的益处。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邹学法和女儿邹慧遭到当地邪党政府人员土匪般的迫害。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该村邪党书记类维乾领六一零人员威逼勒索邹学法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九日晚,镇派出所恶警刘勇、刁传军把邹学法及邹慧强行绑架到派出所照相、按手印备案,并勒索四百四十元。正月二十一日,周子俊、李强、莫光亮等十几人把邹学法、邹慧强行绑架到镇政府非法关押。三天后,恶徒李卫东指挥一帮凶手对父女俩进行折磨:拳打脚踢,棍棒相加,坐地上搬脚尖,还逼邹慧站在一块带尖的石头上,身体稍微倾斜就一阵猛打,其中恶徒李佩国、周子峻、李强、刘本峰、胡发明、莫光亮等打的最凶最卖力。最后逼邹学法交了三千四百元才放他回家,而邹慧因确实无钱,又被非法关押三个月才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秋凌晨四点钟,邹学法还未起床,村邪党书记类维乾领着恶徒李振国、王兆阳、李强、来现录等人踹开邹学法家的屋门,闯入屋内,胡翻乱找,抢走三百余元。

二零零四年正月二十一日,以恶徒李振国为首的二十多人又闯入邹学法家,非法抄家,前前后后连尿盆底下都踢开找遍了,抢走录音机,并强行把邹学法绑架到镇上折磨,恶徒一上午就打了邹学法三轮。第六天,恶徒将邹学法关在一间屋中暴打;第十三天,恶徒李振国命手下人再次毒打邹学法;第二十天,李振国强迫邹学法长时间手脚点地,他用脚踹。恶徒将邹学法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勒索四百元才放他,其中一百元恶徒李兆法、李振国拿去喝酒。

从二百到八千 恶徒借迫害无穷尽的勒索

大法弟子类维峰,家住蒙阴县桃墟镇类家水营村。类维峰及父亲类淑亮、妻子张元兰都曾是身患疾病,痛苦不堪,幸遇大法后,才摆脱疾病痛苦,身心受益极大。然而在江氏流氓集团的疯狂迫害下,类维峰一家人遭到邪党恶徒从精神、到肉体、到经济上的残酷迫害。

九九年七二零,当地邪党镇政府强行勒索类维峰及其妻子和父亲共一千四百元。

二零零零年,类维峰参与签名向联合国呼吁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当年正月十二日晚上十二点钟,该村邪党书记类维乾、主任类维庆带领派出所恶警刘勇、张道欣、刁传军把类维峰绑架到派出所,强行照相并罚款二百二十元,之后把类维峰转到镇财政楼上,恶徒秦成志当晚对类维峰进行殴打。在非法关押期间,恶徒对类维峰等大法弟子进行挂牌子游街、面壁、搬脚尖等折磨。二月一日晚上,恶徒李卫东用手机指挥调人,对类维峰等大法弟子轮番殴打,其中有恶徒周子峻、李强、包西堂、刘醒世、秦成志等,将大法弟子打的惨不忍睹,打人凶手累的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然后勒索八千元才放人。

同样正月十九日,类维峰的父亲和妻子被恶徒张道欣、刁传军绑架到派出所勒索四百四十元。

正月二十一日,恶徒周子峻、李强、莫光亮把类维峰的父亲和妻子绑架到镇政府进行残酷迫害,恶徒周子峻、胡发明、莫光亮、李强、李佩国对他们进行恐吓、木棍殴打、长时间不让上厕所、搬脚尖等非人的迫害,二月初二晚上十一点多,恶徒们用木棍打的最凶,最后勒索八千元才放类维峰的父亲和妻子回家。

二零零一年二月,类维峰在淄博打工,挣钱还债,村主任类维庆、镇干部王相岭、李佩国等强行把类维峰绑架到镇六一零洗脑班,迫害三天才让类维峰回家,恶徒们的车费、生活费三百五十元,全让类维峰支付。

零四年正月,李兆法任六一零头子后,经常派人在类维峰家周围监视、蹲坑,三天两头骚扰恐吓,类维峰的母亲年事已高,经常被恶徒们吓的浑身哆嗦、呕吐,小孩也被吓哭闹不止,家人精神上受到严重伤害,类维峰被迫有家不能归,精神和经济上受到极大损失,无法正常生活。

土匪们抢走现金存款单、抢走裤兜里的活命钱

大法弟子类维恒,家住蒙阴县桃墟镇类家水营村,因身体有病通过多方求治,练其它气功也不行,后幸遇大法身心受益很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村和镇上的邪党成员以修炼大法为由,强行勒索类维恒二百元。

二零零零年,类维恒参与签名向联合国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镇派出所恶警张道欣、刁传军于正月十九日晚把类维恒绑架到派出所强行按手印、照相,并勒索二百二十元。

正月二十一日,恶徒周子俊、李强、莫光亮强行把类维恒绑架到镇政府;二十四日,恶徒李佩国、周子峻、李强、刘本峰、胡发明、莫光亮等十几人手持木棍殴打类维恒等大法弟子;每晚恶徒们都喝的醉醺醺的,恶言秽语,恐吓大法弟子;二月初二晚,恶徒胡发明、李佩国、莫光亮、李强再次疯狂殴打类维恒等,最后勒索类维恒四千元后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二年秋,镇上恶徒王洪忠、周子峻、李强、吕宣香等十七余人象土匪一样,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类维恒家,到处乱翻,抢走现金一千八百元,存款单一千二百元,类维恒的妻子卖五只鸡的一百五十余元放在裤兜里,也被恶徒强行搜身抢走。类维恒当时不在家,恶徒把他未修炼的妻子抓走,这种流氓土匪行为,把类维恒的妻子惊吓得又晕又吐,痛苦难以言表,而恶徒司机张成武还恶狠狠的说:“你要吐在我车上,我就脚扎着把你劈开。”在邪党镇政府,类维恒的妻子被非法关押三天,恶徒对她多次殴打,恶言秽语不绝于耳。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九,水营村村主任类维庆领着恶徒李佩国、公丕国、李强等二十几人非法闯入类维恒家,公丕国二话没说,反捏着类维恒的胳膊将他绑架到镇水利站,站长张安义、方振平、公丕国、周子俊指挥一帮恶徒对类维恒轮番拳打脚踢,打累了后,恶徒石运端强迫类维恒手举大椅子,一歪就是一阵毒打,那一天,类维恒遭恶徒两轮毒打,晚上浑身疼的难以入睡。第二天,恶徒周子俊指挥那帮人再接着殴打、侮辱类维恒,三天三夜不让他睡觉,恶徒们实在太凶残了,类维恒感到生命受到极大威胁,于一天清晨逃离了虎口。事后恶徒又把类维恒的妻子抓去顶替,殴打、折磨、恐吓,强行勒索一千元。

醉醺醺的打手们拿着粗木棍肆意抡打

大法弟子公绪友,家住蒙阴县桃墟镇大王庄村,全家于九五年开始了修炼大法,从此家庭幸福美满。

自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公绪友被邪党镇政府、派出所的恶徒、恶警非法拘留七次,非法抄家、恐吓、威胁五十余次。

九九年七月十八日,公绪友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半路被恶徒截回,遭非法罚款一千二百元。镇邪党人员刘忠祥带人把公绪友绑架拘留十天。

有一次,公绪友家中只有小女儿,恶徒刘忠祥带了十几人闯进来,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其中一人把公绪友儿子攒的三十余元零钱乘机偷走。公绪友的妻子回家后,劝他们善待大法,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是好人不做坏事。恶徒们非但不听,还恶言秽语,说:共产(邪)党不让炼就不能炼,不做好人也行。

有一次公绪友参加交流会,恶徒刘忠祥知道后绑架公绪友,逼审一天一夜。第二天将他劫持到蒙阴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二月,镇政府恶徒李卫东带人把公绪友强行非法关押半个月,没有任何理由。喝的醉醺醺的打手们拿着很粗的木棍毒打公绪友等十几个大法弟子,直至把棍子打断,恶徒们还用大椅子打人,椅子都打碎了,满屋子里躺的横七竖八,惨不忍睹,公绪友被打的浑身肿胀,眼睛肿的看不见。非法关了半个月后,恶徒勒索三千元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三月一天,镇邪党徒张兆辉、莫光利等人强行绑架了正在干活的公绪友夫妇,三天后放回公绪友,将公绪友的妻子非法拘留半月,晚上躺在水泥地上,黑白天锁在屋里。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五前后,镇邪党徒石运端等恶人再次无故绑架公绪友,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强行勒索六十元钱。

二零零三年一天,恶徒李振国和派出所恶警以有人举报公绪友看大法真相光盘为由,绑架公绪友夫妻,刑讯逼供,折磨了一天一夜,强制罚款二百元。

二零零四年正月初九日,镇政府邪党人员以怕上访为由,非法拘留公绪友十天,勒索六百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