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父东营讲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从网上看了同修写的《师父东营行》一文,使我泪水充满了双目。回忆师父的讲法,感到了师父的慈悲无比洪大。

一九九四年春节,我还在上中专,寒假期间,正好赶上师父来东营传功讲法。因为在九三年我已经看到气功杂志上刊登的关于法轮功的介绍后开始炼习动作了,一有这样的机会就想去学。

大年初二晚上,我来到垦利县政府东方红礼堂参加培训班。第一堂课,师父穿着皮夹克走到台上。我听到有人说“老师怎么穿着皮夹克呢?”师父用手抓住拉链的部位风趣的说“这个啊,是革的。”然后师父开始讲课。师父说“我想,年我也不过了,就来了。”师父的讲课使我耳目一新,完全不是从各种气功杂志上看到的那些东西。

初四下午,我和一起学习的朋友早到了垦利县政府招待所,当时师父刚刚从食堂吃过晚饭出来,女儿挽着师父的胳膊,我和朋友都说了一声“老师好。”师父“嗯”着点了点头。这是我最近距离的看到了师父。我当时感到师父是那样的精神、那样的年轻。

初七下午,我的朋友说“我以前练过某功,你帮我问问老师能不能再学习法轮功啊?”这时正好师父过来,我叫到“李老师!李老师!”师父回过头来看着我,我说“他以前练过某功,能不能再学习法轮功啊?”师父说“可以。”然后,师父就進礼堂了。

在讲课时,师父说“有的人还问我过去练过某功,能不能炼法轮功,我想你都来了,还……,人怎么放不下以前的东西啊?”在讲法过程中,师父两次慈悲地为学员调整身体。第一次时师父说大家都站起来,然后用手一扫,我感到脸前一阵凉风“嗖”一下过去了,感到了一身轻。第二次调整身体时是已经快讲完课的时候。师父让大家都站起来,然后用手往下压,然后根据师父的手势跺脚。我又感到头顶似有物压,感觉非常明显。

初八那天下午,师父到西城油田胜利动力机械厂讲法,当时师父一边坐下的时候一边说“我看来的大部份是我的弟子。”然后简要的讲了法轮大法的特点和一些法理。在讲法时,师父又说“有些人对法轮不了解。这样啊,你们觉的自己哪个手比较敏感你伸出来,我让你体会一下法轮的旋转。”然后大家把手平端伸出。师父在台上用手一挥,我当时就感到手心有一种凉风,我朋友的母亲还说“哎,真象抽风机一样哎。”然后师父又为到场的人员调整了身体。

初八晚上讲完课后,师父说“明天上午讲课,你们有上班的可以请请假,我想也能请下来”。上午讲完课后,师父还打了一套大手印。

所有的课都讲完了,大家就在离开的时候,师父在东方红礼堂门口为学员签名,我看围着的人很多,就没有过去等师父签名。就在我骑车子要离开的一瞬间,我突然有一种很难离舍的感觉,很想再多看师父几眼。

师父来东营讲法到现在已经十三年了,我也从一个学生成长为成年人,也走过了风风雨雨。回想起来,更感受到了师父的伟大和慈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1538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