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大法弟子计严被绑架详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河北省秦皇岛大法弟子计严和韦丹权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被恶警在山海关附近绑架。秦皇岛国保大队恶警对他们非法审讯,计严出现严重病态,已被放回家,韦丹权情况待查。

以下是大法弟子计严被绑架的详情。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早六点四十分,大法弟子计严和韦丹权开私家车外出办事,刚过山海关收费站不远,突然前面的车停车,紧接着后边有刺耳的刹车声。左边有两辆黑色轿车,后边有一辆黑色轿车,她们的车被围在中间。车里的人同时出来,有男有女,全都着便装。

几个男便衣把大法弟子韦丹权拽出车子,按倒在地,强行铐上手铐,把他拽进左前面的黑车里。同时有两个女人把大法弟子计严拽出车,抢她手中的东西。计严把东西甩了出去,两名男子给她戴上了背铐,扔进左后面的车里。大法弟子的汽车也被劫走。当时是上午七点多。

便衣将计严扔进车后,就用大衣盖住她的头,计严随即一顶,头露了出来,前面一个当官模样的人问计严左边的一个女人:“是这个女的吗?”“是。”“搜搜她身上有没有发射器。”“没有。”计严的头随即又被盖上。

轿车向东北方向开了很长的一段路程,计严被劫持到了一个三楼的房间,是个有两张床的客房,窗帘遮挡的严严实实,不知是什么地方。时间是上午十一点三十。有两个着便装的约二、三十岁的女人摘走了计严的电子表,说要检查是否是发射器。有五个女的轮流看管计严,计严问这是什么地方,回答:“不能告诉你。”一上午,计严被手铐铐得出现呕吐、胃痛,浑身淌汗。

中午刚过,秦皇岛国保大队长吕平进来问:“谁是计严?”计严回头看,吕平上去就扇了计严两个嘴巴子,并抓住计严的头发摔出了房门,这个房门正对着楼梯口,计严被摔在了地上。吕平又要打人,看押计严的几个女的拦住他。接着恶警将计严的眼镜摘掉,头上套上了黑袋子,拽下楼塞进车里。只听见吕平大叫:“今天我整死你,你别想活着出去,我让你死里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计严被拽下车,扣在一个审讯室里,黑袋子被摘掉,一个男人坐在铁栏杆外面长办公桌后面。计严问:“这是什么地方?”“海港公安分局。”“您贵姓?”“姓翟”。之后,押计严的一个女的开始搜身。计严问她是不是秦皇岛的,她说不是。计严身上的三百元钱被搜走,交给了一个个子不高的较胖的男子。

吕平来到计严面前,指着计严的鼻子说:“你好好看着我,我就是吕平,就是你们说的大恶人,你好好看着我,长的这个样子的就是我,国保大队大队长──吕平。计严你在全国出名,但是你没我有名,我全世界出名。”紧接着又给计严一个嘴巴子,然后出去了。

姓翟的开始问话,计严不配合。稍胖那一个人坐在旁边说:“不说,还得老吕收拾她,一会把她吊起来,看她说不说。”其间有一个人进来,吕平称他为领导。计严问他姓什么,他说:“你没必要知道我的姓名,不吃饭五、六天没问题。”吕平给计严录了像。

审讯进行了五、六个小时,计严拒绝回答一切问题,也没有签字。吕平说:“你在这呆几天,你指定判了。”晚上近十点,计严被送进了第二看守所。

四月十五、十六、十八日,国保大队都对计严进行了审讯。四月十八日下午三点,计严出现严重心脏病状态,被送回家中。

更正:计严家被恶警抄得乱七八糟,购房发票和戒指、项链等没有被抄走,后来找到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