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当犹大迫害大法遭恶报事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

  • 四犹大忘本作恶 遭天谴母瘫父亡

  • 犹大不知悔改 其妻患恶疾

  • 四犹大忘本作恶 遭天谴母瘫父亡

    侯承玉是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职工刘爱芹、刘爱美的母亲,曾学过大法,但自邪恶于二零零一年非法关押她的两个女儿、并株连其子不让上班后,侯承玉就开始恶毒诬蔑大法。待其女儿“转化”后,侯承玉配合其女儿到处诬骂大法,开口就是咬牙切齿骂大法。二零零三年春天,侯承玉糖尿病没治好,又突然得了脑血栓,说话、走路都不灵便了,她仍不悔悟,还在骂大法。二零零三年秋天,侯承玉一跟头摔倒在地,将大胯摔断,彻底瘫痪,长年卧床,生不如死。

    刘爱芹、刘爱美于二零零零年底被孤东“治安办”不法人员非法关押,后被强制洗脑沦为犹大。刘爱美“转化”后在家组织了一个迫害大法的黑窝点,每周数次组织犹大们在家商讨、制定迫害大法弟子的措施计划。对孤东地区大法弟子进行排查摸底,对所有炼过法轮功的人,即使中途不炼了,也不放过。刘爱美等犹大与恶警相互勾结,采用各种卑鄙手段欺骗、“转化”大法学员,逼“转化”者烧掉大法书籍;他们和“六一零”相互勾结,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采取各种卑鄙手段威逼利诱诬告,自动充当恶警的特务,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间,把孤东地区搞得乌烟瘴气。

    刘爱芹、刘爱美的父亲刘呈云也曾学过大法。侯承玉瘫痪不久,刘呈云在二零零三年底退休职工查体时,发现患有肺癌,肿块已象核桃大小,二零零四年初住院开刀,于二零零七年四月死亡。


    犹大不知悔改 其妻患恶疾

    犹大吴玉良,孤东社区“治安办”人员,曾被非法判劳教三年,二零零零年在王村劳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疯狂诬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给当地邪恶的“六一零”、王村劳教所等处赠送诬蔑大法的旗子,三年的劳教期他不到一年就外执出了劳教所。吴玉良回家后和家属、其妻董某(也是犹大)互通一气,组织了一帮“转化”者到处诬蔑大法、“转化”大法学员,并自称早已成佛,给一帮受蒙骗者定位、封佛号等。其妻董某,长期抱病在家,无法去学校教课近一年了,现已确诊为子宫癌,已住院开刀。

    王建明,胜利油田孤东采油厂职工,二零零一年底被孤东“治安办”非法关押,被强制洗脑。后经大法弟子努力,又从新认识,但长期处于迷惑状态,二零零四年底彻底走向了大法的对立面。其妻袁荣也随着“转化”不炼了,王建明“转化”后,到处破坏大法、“转化”大法学员,劝人烧大法书籍,如果别人不烧,他就拿走自己去烧,毁掉了许多大法书籍。

    其妻袁荣自不炼功以后,二零零四年夏天患了脑血栓,常年疾病缠身,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0/154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