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灵武市钞志明遭迫害致残,妻子含冤离世(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宁夏灵武市大法弟子钞志明、朱秀英夫妇坚持修炼法轮功,七年多来饱受中共残酷的迫害,老俩口一个被迫害致残,一个被迫害含冤离世,家境十分凄惨。

宁夏灵武市大法弟子钞志明夫妇

钞志明,男,65岁,原为宁夏国营灵武农场飞龙企业联合公司经理,1994年因患脑血栓,无法正常上班,提前病退。老伴朱秀英,58岁,原为灵武农场飞龙公司下属酒厂职工,因患严重的妇科病、糖尿病也病退在家。除了脑血栓外,钞志明还患有胰腺炎、萎缩性胃炎、关节炎、慢性胆囊炎和气管炎等病。折磨老俩口的这些病痛再加上巨额的医药费,让他们身心疲惫、痛苦万分,日子过的简直是一片黑暗,见不着一点希望。

1997年钞志明偶然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书中的法理让人心里透亮,宝书使钞志明爱不释手,渐渐得法,老伴也跟着一起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自从修炼大法后,这老俩口不光身体上的病痛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每月的巨额医药费也省下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与希望。更为神奇的是,原本一字不识的朱秀英后来竟能通篇阅读《转法轮》,还曾作为宁夏唯一的学员在兰州法会上发言交流。所有这一切坚定了老俩口修炼大法的信心。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风云突变,红色恐怖弥漫神州大地,中共邪党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钞志明、朱秀英夫妇不屈服邪恶的压力,坚持自己的信仰,因而屡遭迫害。一九九九年八月,钞志明被灵武市公安局取保候审,至二零零一年五月,恶警先后两次抄家,将大法书籍、炼功挂图、坐垫等物品抢走。

二零零零年三月,钞志明赴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回来后被恶警马跃林非法在灵武农场派出所关押了一夜,又被灵武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公安恶警及610先后六次闯入钞志明家进行骚扰。

钞志明被迫流离失所,辗转来到陕西榆林市,和亲友合办私营企业。灵武市公安便通知榆林市公安继续迫害。榆林市公安派出四五名警察经常到企业和亲戚朋友家里骚扰,搞的人心惶惶;榆林市质量监督局借口封存企业原材料,银行拒绝贷款,用户退订货合同,致使工厂受到重大损失。钞志明被迫终止与亲友的合作,自己遭受四万余元的经济损失,于年末又返回灵武。

二零零一年三月,由于不断的骚扰、迫害,朱秀英精神压力过大旧疾复发,糖尿病并发症使腿部病变、坏死。钞志明在陪同老伴住院治疗期间,警察仍在不停骚扰,甚至在老伴的病情急剧恶化被迫截肢的情况下,恶警还闯进医院病房欲将钞志明无理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钞志明被李明(灵武市公安局副局长)、杨玉强(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指导员)、张占林(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已退休)等恶警绑架至看守所。此时,钞志明的旧病开始复发,出现严重的半身不遂症状。

二零零一年中秋节前一天,在钞志明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以恶警李明、灵武农场派出所马跃林、保卫科曹居祥为首的十余人闯入钞志明家,全然不顾朱秀英正处于病情恶化、生活不能自理的状况,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钞志明绑架至劳教所,同时还将其小女儿及年仅一岁八个月的孩子绑架、挟持到公安局,任凭受到惊吓的孩子凄惨的哭喊“妈妈,妈妈……”而无人理睬。

在劳教所,由于钞志明不断的呼喊“法轮大法好”,劳教所一个吴姓恶警将其双手斜铐在高低床上,不能站、不能坐、更不能睡。不久钞志明右半身再次瘫痪,说话口齿不清。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在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不得不将钞志明送回家中。

此时的钞志明已是手脚麻木、大小便失禁、身体消瘦,血压高达240-250。公安恶警仍不放过,又先后四次上门抄家。更为恶毒是恶警还四处造谣说:法轮功不让学员看病;是公安派车将他们夫妇二人送到医院的,等等。

二零零三年六月初,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长李存、610副主任靳春花、副支队长张安忠、吴昊等人,跟踪大法学员张四喜夫妇(张四喜已被迫害致死)至钞志明家,指挥一帮恶警翻墙入院,恶警吴昊冲入厨房,拉倒了正在做饭的朱秀英,并强行拖拽数米当场将她的胳膊扭断。钞志明的脑血栓当时再次复发。恶警大肆进行抄家,劫走手机两部,小灵通一部,台式电脑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三台、录像机一台以及儿子在家中保险箱内存放数目不详的现金和其它物品,合计价值人民币近六万元。

朱秀英胳膊被拧断后,被送往灵武市医院急救,由于糖尿病复发,受伤部位难以愈合,前后花去医疗费一万余元。为要求赔偿医药费,老俩口拖着病残的身体分别找到灵武市公安局和银川市公安局,负责人及肇事恶警不是避而不见,就是恶言恶语相威胁。灵武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某恶狠狠的说:“看你们还炼不炼法轮功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银川恶警李存带领八九名恶警再次翻墙而入,将屋门锁砸开、多个房门撞坏,强行进入钞志明家,不顾老俩口在床上养病,又一次进行抄家。他们以钞志明上网为由,将一台同方电脑强行抄走。

二零零四年夏季一天,灵武市公安局恶警、政保大队长杨玉风和农场保卫科副科长曹居祥在钞志明家蹲坑,劫持外出归来的钞志明,抢走移动硬盘一个(内有起诉迫害钞志明恶警的文稿)。

多次的迫害使钞志明夫妇俩身心备受摧残。朱秀英在糖尿病及其并发症持续恶化、胳膊伤口不能愈合的情况下,又不慎摔倒造成腿部骨折,完全失去了活动能力,瘫痪在床,大小便不能自理,又一次住院治疗仍无好转,最终朱秀英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腊月二十七)含冤而去。

二零零六年六月政保大队指导员杨玉强,大队长杨玉风指使灵武市城镇派出所两名恶警闯入钞志明住处,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将钞志明按倒在沙发上,口出恶言,准备将钞志明儿子的电脑劫走,钞志明强力抵制,警察借机偷走两块移动硬盘。

七年多里,钞志明夫妇被迫害所花医疗费及被抄物品价值总计近十二万元。目前钞志明半身不遂,语言受限,孤苦伶仃生活几乎不能自理。

类似钞志明夫妇这样被宁夏自治区、银川市、灵武市各级中共邪党的六一零及公、检、法残酷迫害案例还有很多。这每一桩、每一件罪恶从天上到人间都有记载,是凡以领导、组织、策划、指挥、具体实施哪一种形式参与了迫害;无论是哪一级组织机构或个人,最终都逃脱不了罪责。两千一百多万人的退党大潮表明,中共邪灵的根已经被拔出来了,天灭中共已指日可待。中共灭亡之日也是良心、道义、和法律的大审判开始之时,那些死心塌地的、心存侥幸的、以各种借口主动或被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历史留给你们悬崖勒马、将功赎罪的时日已所剩无几了!

迫害相关责任人:

李存:男,原任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迫害后任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
靳春花:女,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610副主任、
张安忠: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吴昊:现宁夏公安厅

灵武市公安局恶警
马应龙:男,灵武市公安局政委、610主任
李明:男,灵武市公安局副局长
张占林:(原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已退休)
杨玉风:灵武市公安局恶警、政保大队长
杨玉强:男,灵武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教导员
马跃林:男,灵武农场派出所原所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