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610劫持已被关押三年的戚明力到洗脑班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七日】锦州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戚明力三年后,伙同沈阳市南湖派出所及沈阳市“六一零”将戚明力绑架至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戚明力绝食10天,身体十分虚弱之后,于2007年5月9日早上回到了家。

2007年5月1日本是大法弟子戚明力被非法劳教三年期满的日子,可是就在4月29日上午9点多钟,锦州劳教所二大队教导员张春风让张丕相将戚明力叫出来,让“四防”赵海搀扶到二楼接见室,谎说是老家来人接见;然后顺着接见室,没让“四防”而是改换张丕相扶着戚明力走出楼外。这时过来一个小个平头男子问戚明力的腿怎么啦?戚明力回答说是在劳教所被非法迫害关押造成的。

在楼下有一台面包车停靠在那里,周围还有好几个劳教所的人员。当时有人让戚明力上车,戚明力没有配合他们而是问他们:你们是什么人,有没有证件?其中有人问戚你是哪里人?戚回答是沈阳人,但戚明力还是坚持没有上车。

这时劳教所院长周长江让他们拿出证件让戚明力看一看,可是那些人没有应声,僵持了一会,周长江命令劳教所的人强行将戚明力推上面包车,戚明力高喊“法轮大法好”,在车内立即有两人将戚明力的双臂架住,戚明力便问道: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其中有一人说“给你换个一地方,要比这个地方强多了,三星级宾馆给你洗洗脑”。戚立即回应道:给我洗脑,我还要劝你们退党呢!

那人恶狠狠的照戚明力的脸上就打了一巴掌。戚立刻站起来制止他再度行恶,那人吓得赶快将手缩了回来。其中有一人用手对戚明力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也被戚明力制止停口。戚问打人者你为什么打我?那人却恬不知耻的说:我那是为了‘爱’你。

面包车内一共有七人,其中有一名女士。这时平时看管戚明力的两名“四防”李波和王德军将他的行李及生活用品拿到车内,张春风询问戚明力家中电话,说过后通知家人,车内一贺姓警察却说不用了,到了地方我们通知他家人。然后他们就将车开出了劳教所,在门口劳教所一女警也上了车,在一复印社门口停下后复印了些东西交给他们后下了车。

在车内戚明力一直在问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让他们出示证件,穿警服的贺姓警察只是回应并不敢说出身份。他问戚明力户口是谁帮助落到和平区的,还说等事完了赶快将户口迁走。一路上戚明力一直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和自己这些年来被迫害的事实,劝他们不要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同时劝他们“三退”,让他们立即释放自己。可那些人不但不听,其中打戚明力的那个恶警却恶狠狠的说:象你这样的把你整死你都不知道咋死的。

当车行至抚顺市,车轮突然爆胎,在他们换轮胎时,戚明力劝他们说:这是在警示你们不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希望你们能把我送回家。他们根本就不听,戚明力坚持要下车,他们强行将戚明力的双手倒背,非常用力的扭按他的手腕,同时用脚猛踢戚明力的腿,其中一人还破口大骂,说再不老实再给你加点劲,很长时间后才放手。

下午三、四点钟到了罗台山庄洗脑班后,戚明力下车后几乎不能行走,他们将戚架至屋内。罗台山庄有的人看到戚明力的身体状况后,有一女子说,他身体这样而且还在绝食,我们这不能收,然后给戚量了一下血压,简单的询问了一下身体状况就将其搁置屋内,然后就出去了。

不知道沈阳南湖派出所及“六一零”、“政法委”那些人和罗台山庄的人商量了些什么,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将戚明力扶到二楼一房间内,戚明力问他们送我来的那些人哪去了,我想给家里人打电话告诉一下我被绑架到这来了,那人却说那些人已经走了。

为了抵制迫害,戚明力开始绝食,并给罗台山庄的人讲真相,希望他们将真实情况向沈阳南湖派出所等相关部门如实反应,罗台山庄说戚身体有毛病我们肯定不收。4月30日罗台山庄将戚明力送到抚顺三院检查身体,医生说他的腿得住院观察治疗,同时他的身上疥疮传染应隔离治疗。罗台山庄说现在正赶上五一放假和沈阳那边不好联系,劝戚明力吃饭,说他们保证上班后给联系,但戚明力说你们保证但谁又能保证你他们不再对我迫害,我还是要坚持他们释放我。

5月3日、5日、6日、7日,罗台山庄将戚明力拉至抚顺三院强行灌食。5月8日下午3点钟,他们通知戚明力的家属以最快的速度到沈阳南湖派出所及相关部门立即到罗台山庄。

5月8日戚明力已经绝食10天了,身体十分虚弱,走路需有两人架着。晚上9点半戚明力的家人和南湖派出所等相关部门来到罗台山庄,戚明力的家人看到戚的身体状况十分担忧,她们质问:一个好好的人被迫害成这个样子,你们让我接回去,我怎么向他的家人交待,这路上出现生命危险,谁能负得起这个责任,你们必须派人给送回去。而南湖派出所看到这种情况却吓的说:我们不能派人。家人说你们把人送来,为什么就不能给送回去,你们怕什么?罗台山庄、南湖派出所和沈阳相关部门开始开会商议。

直到5月9日凌晨2点多,他们终于达成协议由沈阳南湖派出所出钱,罗台山庄出二人将戚明力送回了锦州。5月9日早上7点多,戚明力回到了家。

其实这次绑架是锦州劳教所早就和沈阳南湖派出所预谋好了的。

一、 约在3月末,劳教所恶警赵永利就以释放做卷为由,询问戚明力的户口所在地及派出所。

二、 四月中旬赵永利再次来问戚明力的户口所在地,同时还问是谁给办的户口,问话内容正好与绑架戚明力时贺姓警察的问话一致。

三、 4月28日在劳教所,辽阳大法弟子翁宏俊让二大队大队长李松涛给家里打电话告诉他们什么时候来接,同时跟李松涛说戚明力也想往家打电话告诉家里接人,李松涛却对戚明力说你不用打电话了,前几天你岳母已经打电话了,我已经告诉她让她5月1号来接你。当时他说话的表情非常不自然,好象在掩盖什么。第二天戚明力就被绑架至洗脑班。

四、 5月1日戚明力的家属去教养院接人没接到,教养院的恶警还欺骗他的家属说戚明力喊“打倒共产党”被带走的(事后证明戚明力根本就没有喊这句话)。戚明力的家属去李松涛的家里询问,李松涛却推说他当天没有上班不知道此事。

相关部门及人员:

锦州市劳教所周长江(院长)、赵永利、李松涛(大队长)、张春风(教导员)、张丕相、张加彬
沈阳和平区南湖派出所:贺丹(音)
沈阳市和平区六一零办公室、政法委
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