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黑龙江、山东三位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九日】

  • 丛培莲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 黑龙江双城市大法学员张华滨含冤离世

  • 山东省沂水县大法学员张万民含冤离世

  • 丛培莲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辽宁朝阳大法学员丛培莲,生于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六日,退休后身体一直都不好,自九四年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后,与老伴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九九年七二零后,本地公安恶警不断上门骚扰,逼迫他们填写保证书、签字等。被逼无奈,老俩口流离失所去外地。

    二零零二年在北票被恶人举报,被北票公安非法抓捕,俩老人被邪党非法判长达十年刑期。丛培莲老伴也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零五年丛培莲因身体不好,浑身出汗,双手严重抖动,保外就医后,沈阳大北监狱曾多次逼迫家人出示丛培莲的病历,继续骚扰,半年一次,必须证明她有病,出示她的病历、病志等手续。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丛培莲含冤去世,终年六十四岁。


    黑龙江双城市大法学员张华滨含冤离世

    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乡大法学员张华滨在妻子安玲的引导下,九七年喜得大法,儿子也走入修炼路上,一家三口在大法中受益无穷。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双城市帮凶非法抓捕大法学员,关押在省政府。张华滨是司机,为了要回被非法抓捕的学员,七月二十二日联系一辆大货车,拉着全村四、五十大法学员到省政府请愿,并证实大法及大法师父的清白。

    二零零一年妻子安玲去北京上访,同年十一月的一天早晨正在家中做饭,被所在乡派出所副所长孔庆满带几个临时雇佣的村民闯入家中,以大法学员去北京上访的条幅资料等是安玲提供的为借口,将安玲抬上车非法抓捕。在安玲被绑架的前一天,其弟弟安金兴已被非法抓捕。恶警们毒打姐弟俩,并向家属勒索两万元钱,因邪恶没达到目地,就将安玲重判七年,关押在哈女监,安金兴判八年、关押在大庆监狱。姐弟俩已被关押迫害五年多。

    在这五年多的时间里,张华滨又当爹又当娘,为了维持生活和负担孩子大学的高额费用,卖掉房子,在精神上承受着极大的痛苦,担心妻子遭受酷刑折磨,身体越来越承受不住,每况愈下,出现肝硬化腹水症状,肚子鼓鼓的、脸呈灰土色、浑身无力、疼痛难忍。

    零七年五月十日张华滨在亲属的照顾下,去哈女监看望安玲,张华滨考虑到身体状况,担心妻子承受不住,没敢见妻子一面,只是找到监狱长,要求给安玲办保外就医。没见到狱长,被狱政科郑杰拦截,郑杰看着生命垂危的张华滨没人性的说:安玲不转化,别说找狱长,在我这都通不过。

    回来后,张华滨的病情急剧恶化,年仅四十六岁的张华滨带着终生的遗憾,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日,离开了人世,留下年迈的母亲和正在读书的儿子。而妻子安玲在哈女监不配合邪恶、不转化、不写三书,正在遭受酷刑折磨。

    这就是中共恶党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迫害的家破人亡的又一罪证。在此正告参与迫害张华滨一家的恶人,双城市张国富、金婉智、新兴乡政法委张云龙,正所长刘清宇,直接抓捕迫害的恶人副所长孔庆满等恶警、恶徒,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对大法学员犯下的罪行,上天一定要清算的,赶快到哈女监把大法学员安玲要回来,弥补你们的罪过。


    山东省沂水县大法学员张万民含冤离世

    山东省沂水县泉庄乡大法学员张万民,多次被邪恶骚扰、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于2002年10月22日含冤离世。

    张万民,男,66岁,家住山东省沂水县泉庄乡河南村。得法前患有严重的胃病,天天吐酸水,98年得法后,身体很快得到了康复。

    99年邪恶迫害大法后,张万民因坚修大法而遭到罚款和骚扰,共被罚款1300多元。2000年冬天,泉庄乡政法委书记闵祥玉对张万民进行体罚,逼他蹲在地上很长时间。泉庄乡司法所还要求大法学员每天2次点名报到,同时还对大法学员进行了5个月的非法监控。

    张万民还多次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恶人的恐吓下,他的精神一直处于紧张状态。2001年春天,张万民到大队去“点名”,因为去晚了,管理区的副书记陈永东呵斥他,逼他骂师父、骂大法,张万民不配合他们,遭到被强迫罚站,回家后,他就感觉心脏不舒服。

    就这样,在邪恶的精神和肉体的迫害下,张万民生活在紧张、恐惧的状态中,于2002年10月22日心脏病加重,含冤离世。

    山东省沂水县泉庄乡管理区的副书记陈永东:宅电:0539—2259918  手机:13583934415  家住沂水县沂水镇茶庵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9/155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