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张士洗脑班恶警史凤友的部份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史凤友,男,五十岁,警号:2114034 。此人早年从吉林省长岭县参军,后在沈阳市于洪机场当兵、转业。曾任沈阳市张士教养院管理科副科长,现任沈阳市张士洗脑班(所谓的“沈阳市法制教育学校”)主要负责人。从二零零一年夏天“张士洗脑班”成立至今的近八年时间里,恶警史凤友一直不遗余力的为邪党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

其迫害的手段包括:毒打、灌盐水、扒光衣服长时间电击、逼迫学员按手纹、各种体罚、长期剥夺睡眠等。恶警史凤友组织邪恶的帮教团,多次流窜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沈阳市龙山劳教所、沈阳市铁西精神病院、沈阳市安康医院(戒毒所)、阜新教养院等地,对各地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迫害,还把马三家劳教所的迫害“经验”带回张士劳教所、张士洗脑班。

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史凤友深得省、市两级“六一零”的“器重”,常常被叫去出谋划策、参与迫害。其人阴险邪恶又极善伪装,软硬兼施,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过其肉体和精神折磨以及经济勒索,恶警史凤友是迫害、虐杀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的凶手之一。法网恢恢(www.fawanghuihui.org)恶人榜恶人编号:21924 。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将沈阳市张士洗脑班责任人史凤友列为重点追查对象进行立案追查。进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同时将已经掌握的事实和证据提交给国际法庭、人权组织和各国政府,对其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违法行为进行起诉和曝光,根据“迫害信仰自由的外国官员及配偶和子女不得进入民主国家”的有关法案,将其犯罪记录递交各国海关和移民部门备案。(注:对于因受蒙蔽或胁迫而曾经参与迫害的人员,如果证实已经悔过且已停止迫害,幷积极主动配合本组织的追查行动,有立功表现者,“追查国际”将酌情考虑免于对其进一步的追查和起诉。)

史凤友家庭住址:沈阳于洪机场家属区 于洪机场二十六号八门
宅电:024-25344180 手机:13309888036 或13309888053
史凤友的女儿在沈空幼儿园工作。
沈阳市张士洗脑班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张士村 邮编:110027

以下是恶警史凤友对法轮功学员的部份犯罪事实:

一、酷刑捆绑、电击、毒打、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早七点半,在张士小楼三楼,在恶警史凤友、张士教养院副院长程殿坤的幕后指使下,七、八个帮凶人员将法轮功学员郑守君按到桌子下,把他的腿水平固定在地上,四个人强按住他的脚(双腿成三十度角),剩下几人死劲压他的脖子,并用床单将他脖子和小腿绑在一起,然后开始用力往下压其后背,上身被压的几乎与下身成零度角,脖子和脚踝成一直线,用床单固定住。又把郑双手反绑,称“烧鸡大窝脖”,持续四个小时。松绑后脚腿已错位,变的脚心朝上,脚踝骨着地,双脚肿胀,无法正常行走。

二零零二年九月,在张士劳教所四大队生产车间,恶警史凤友伙同另一恶警,将法轮功学员刘宪勇和胡林用绳子绑上,按倒在地,用几根高压电棍长时间电击。恶警史凤友把绝食抵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李满新送到四大队,授意对其行恶,李满新遭到四大队恶警教导员冯树林用电棍持续电击。

二零零二年底,沈阳法轮功学员温英欣(现已被迫害致死)被送到张士教养院,恶警史凤友亲自拿电棍电温英欣,他让四、五个男帮凶把她单独架到一间屋里,按坐在沙发上,按住手、头不能动,史凤友用电棍电温英欣的脸、嘴,脸被电暴皮。温英欣绝食抗议。教养院恶警拿来很粗、略带黄色胶皮管子,有按她手的,有踩脚的,有扳她脑袋的,胶皮管子往她鼻子里插导致出血,然后插到胃里野蛮灌食。恶警史凤友说:“多放盐!”,致使温英欣被灌盐后昏迷数日,双腿不能走路。

恶警史凤友伙同夏诚指使恶人对法轮功学员吴艳萍野蛮灌食,每天二次,持续一个多月;锦州工商银行的孙淑琴绝食抗议一个多月,一次被灌浓盐水后险些昏死。零三年末,恶警史凤友威胁绝食抵制迫害的学员,“再不吃饭,让你家人看着给你灌食!”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在张士小楼三楼九房,在恶警史凤友、关枫的指使下,四、五个恶人将刘宪勇(二十八岁,法库学员)两脚按住,强行做“反盘”打坐姿势,用绳子捆紧,又把他两臂猛背过去,用绳子捆住双手,另一端吊在床栏上,拉至极限,嘴里堵上抹布并用胶带封住,防止叫喊。这样每次三小时,每天四-五次,折磨数日,使瘦弱的刘宪勇双脚肿胀无知觉,无法正常行走。

二零零四年三月九日,恶警史凤友对法轮功学员焦国连踢打头部,踢掉两颗门牙(另两颗松动,不久脱落)、脸上流血,当时姓关的科长在场;法轮功学员刘彭令被长时间戴着手铐吊在半空,手腕留下一条深深的伤口;王顺庚由于拒绝“转化”,被强迫持续蹲了半个月,连续六天不准睡觉。

二零零四年四月,恶警史凤友、恶警院长程殿坤、关枫、张毅等人,对法轮功学员陆远峰、国殿会、齐立克(康平学员)、杜安利(和平区学员)、杨忠友(大东区学员)、刘鹏令(辽阳市学员)等進行电击,造成学员嘴、腋下、前胸、大腿、后背等处大面积灼伤,杜安利的嘴被电的变形,肿起老高,杜安利最终被电击迫害致疯。在此期间遭电棍电击的还有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王顺庚(铁西区学员)和张家安(海城学员)。

二零零五年,恶警史凤友伙同恶警刘姓科长殴打辽中县的法轮功学员魏天喜,魏天喜的眼圈被打的青紫。

恶警史凤友屡次电击、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威胁说:“电棍都给谁买的?!”“张士学习班就是人间地狱!”

二、卖力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 参与对高蓉蓉的灭口行动

二零零一年八月,在沈阳市铁西区精神病院二楼(铁西区政法委在此设的洗脑班),恶警史凤友用三个叠在一起的床板猛击胡林(三十二岁,皇姑区学员)背部,床板被打折。帮凶人员在史凤友的纵容下,狠拍胡林的头部,还将胡林按倒,搓肋骨、搔腋窝。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辽宁省“六一零”、政法委在中共江罗流氓集团的授意下,实施所谓的“攻坚战”,恶警史凤友积极执行辽宁省和沈阳市“六一零”的迫害指令,组织“洗脑团”,流窜到其它劳教所施暴。史凤友带领一帮恶人到马三家教养院实施强制“转化”:电棍电击老年学员,屎尿都被电在裤子里;强制“转化”大连法轮功学员时,用钢盆套到学员头上,多根电棍上刑,还让外面一群邪悟者唱歌,用以掩盖学员被残酷折磨的惨叫声;有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两年没有上床睡过觉,两腿肿的非常厉害,在强制用电刑迫害她时,有医生在场,电到极限时,昏死过去,医生量血压、测心脏时,血压没了,心脏不跳了,等缓过来以后,又继续电,反复用刑,手段残忍狠毒。

恶警史凤友于二零零四年带“洗脑团”去龙山教养院对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法轮功学员高蓉蓉進行迫害,史凤友嚣张的对高蓉蓉的父亲说:“李凤石(龙山恶警院长)对我说他拿高蓉蓉没办法了,让我去,没办法,整不了她。”

二零零四年七月,高蓉蓉因坚持信仰被龙山劳教所恶警电击七小时毁容、腿部骨折;零五年三月,中共恶党人员联手再次绑架了高蓉蓉和营救她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以张士洗脑班小白楼为据点,集中对营救高蓉蓉的法轮功学员关押逼供,由恶警史凤友负责,朱姓院长带很多恶警拿多根电棍电击被绑在床上的一男学员。

二零零五年三月,高蓉蓉的父母去张士洗脑班询问高蓉蓉的情况,恶警史凤友出来说:张士没有收过高蓉蓉,他是在辽宁省监管医院见到的高蓉蓉;后又改口说去马三家劳教院时见到的高蓉蓉。史凤友声称:“挺好,你们不用找,等案子一结就能让她回家。”史凤友说:“罗干有指示,这事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

恶警史凤友伙同马三家劳教所恶警苏境、赵来喜、省司法厅、省劳教局等部门的恶人,统一口径欺骗高蓉蓉的父母:“你们不用再找了,回家等着吧,等案子一结就让她回家,还得商量给她治腿的事。是让她回家治还是我们给治,再商量。”自始至终隐瞒高蓉蓉身体已被迫害的十分衰竭的事实。高蓉蓉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被秘密迫害致死。

三、经济勒索和流氓欺骗手段

恶警史凤友负责的“沈阳市张士洗脑班”不但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还搜刮了大量的民财。史凤友讲:“收进的法轮功学员要先交钱,一期班十五天三千元。单位个人条件好一点的要肆仟元,一期“转化”不下来要继续加钱(再交三千元)。”史凤友利用被迫害的学员家属想见亲人和怕亲人受折磨的心理,收受家属钱物,而转身照样狠毒的迫害学员。

恶警史凤友在每月的接见日,用流氓手段胁迫前来探视的家属踩踏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并亲自示范,其一边使劲踩一边喊:“怕什么!我就这样踩了,能把我怎样?”

二零零二年九月,锦州市工商银行城内支行的职员孙淑琴被绑架到洗脑班,在孙淑琴的单位领导面前,恶警史凤友伪善的反复欺骗说:张士的“转化”是“感化”,绝对不存在明慧网揭露的酷刑迫害。

单位领导走后,孙淑琴即遭到了恶警史凤友的体罚、恐吓和野蛮灌食等迫害。孙淑琴被灌玉米糊后,心脏狂跳,呼吸困难。一次孙淑琴被灌了浓盐后,险些昏死。但不到两小时,孙淑琴再次遭到野蛮的灌食折磨。孙淑琴曾追问做玉米糊的犯人,玉米糊里加了什么东西,犯人说他只管做玉米糊,加什么东西都由史凤友一人负责,别人不知道。

恶警史凤友编制假经文,用以欺骗洗脑,并时常口出狂言,诽谤大法。恶警史凤友在给学员洗脑时经常威胁、欺骗说,“不咬人(出卖同修)、不转化,你出不去”;扬言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送精神病院迫害、不转化就判刑等等;还威胁学员说:“我宁可扒掉警服……也要给你送进监狱去!”,软硬兼施,威逼学员屈服。

零三年末,沈阳市大东区“六一零”科长梁宏因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其手机电话、住宅电话在明慧网曝光后,海内外有许多正义之士给梁宏及其家人打电话讲真相,希望他能停止犯罪,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当时梁宏很恐慌,想更换电话,恶警史凤友给梁宏打气说:怕什么,不用怕,我的手机电话一直没换……

恶警史凤友至今仍在迫害着法轮功学员,从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四月,张士洗脑班又对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和经济勒索,包括龙淑芬、张岩、张旭东、郭宝石、马万里、王女士、李洪伟、史耿、李阳、马江、刘德服、张玉兰、张洪兵等沈阳法轮功学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