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法轮大法在郑州的洪传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一九九四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一个同事对我说,你整天练气功,人家气功班都快结束了,你也不去看看。我到气功协会一看正在卖书,我买本一看是《法轮功(修订本)》,一翻“中国法轮功是真正的性命双修高层次大法”一行字跃入眼中,我心中一震,当时就强烈地感觉到:这就是我要找的大法。随即就奔向正在照像的人群……

当时我看到了一位年轻、魁梧、和蔼可亲的气功大师在炎热的阳光下分别和各省市地区的学员照像。当时我就感到和老师有缘,所以李老师走到那我就跟到那;后来老师对着体育馆前门台阶上的一群学员说:郑州的学员请注意,一会照完像咱们進去说说。这时我就也站在台阶上等着。

照完像,大家随老师走進体育馆内场。李老师建议大家席地而坐,我正好坐在老师面前,双手捧着宝书,非常激动!李老师让大家提问题,大家提了不少问题。在老师左边坐的一个中年女学员激动地一直在不停的流着泪,泣不成声。老师还说这次来郑州办班,没想到郑州的学员这么少,才一百多人。大家请老师以后再来郑州办班,李老师说没有时间了,不可能再来了!你们就是大法在中原洪传的种子!最后老师指定了几个人员负责把大家组织起来好好学法炼功。

散后,我一直跟着老师走到体育馆前的马路旁,目送老师走过马路往南而去,我没能跟到旅馆,怕影响老师休息。回到家我一口气把《法轮功(修订本)》书看了几遍,非常激动、非常高兴,我知道得到这本书就是得到大法了,以后再也不用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了!我非常兴奋的对家人说:你们在我身旁做个证,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用吃药、打针到医院看病了!十三年来我真的没有吃过药、打过针、看过病,谁见都说我红光满面身体好!我心里明白这其中李老师为我承担了大部份病业。

第二天上午学习班结业。早上学员们都入场了,我在场外等老师,当我到体育馆天桥头的马路边时,看见李老师和一个身穿崭新道袍,长长的头发梳着整齐发髻的年轻道士说话,过了一会那道士站到老师身边有人给合了影。当时我真想凑过去,怕有影响没敢靠近。之后,老师快步走向会场,当走到天桥中间时探身对一个衣着不整靠着桥栏在地上半坐的老人说:你老也来了!

一進会场我就坐在台前第一排,我想这样离老师近看得清楚些。开始炼习“第五套”神通加持法,由于自己没参加班不知道怎么做,就东张西望也比划着学,这时我看见李老师走到会场的后边一个一个地给学员纠正动作。之后老师给学员解答问题,当时自己听不太清楚,过后看录像听录音才知道,由于这次学习班新学员少老学员多,老师讲法讲的很高,对我震动很大!

有个老年学员得法前就开着天目,她对我说:开班第一天在非常破旧的风雨球场内上课,当老师一進场她就看到一个非常大的光罩一下子就把整个传法场罩了起来,讲台虽然破破烂烂,但用天目看台上摆满了鲜花,非常漂亮,气功协会的一个负责人对我说:办那么多班,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气功师,李老师平易近人,上课很准时从来没有晚到过。他跟着听了几堂课就把多年去不掉的吸烟坏习惯一下子给戒掉了!

一九九八年夏,郑州市筹备“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天近黄昏将要亮灯时我看到主持会的站长头上有个象满月一样亮亮的圆形辉光,我意识到:这是老师给我的显现,自己要主动配合站长做好大法洪传的工作。

大法心得交流会有近四千人参加,在发言中有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给我印象很深。他原来在国家安全部工作,因一身病生活不能自理就从北京来郑州孩子家养病,跑了多少大医院看了多少名医也不解决问题。有一天他出来散步看到一群人在紫荆山公园炼功,就跟着比划着学,当时感觉很舒服,一问是法轮功,他跟着炼了一段时间后生活就能自理了,而且去医院一查很多病都不见了,当时在心得交流会上他激动的说都说不完!

有一次周口地区召开大法心得交流会,我随站长们去参加,在发言中有个老年妇女的事例至今难忘。她家住在周口市,原来不但一身病吃药都要从医药公司整箱批发,而且几十年来一直是驼着背,走路得弯着腰,这在周口市很多人都有印象。她有一次出门溜达看到有人在炼法轮功,就随着炼了几天后腰竟然能直起来了,炼了一段时间身体非常好也不用吃药了,这事在当地影响非常大,很多人都是见证。周口地区原来有个人来郑州看病时得大法,后来这人回去传法发展到几乎每个村都有大法炼功点,有多少万人参加修炼是难以计算的。

有一次,一个单位的几个功友开小型心得交流会邀我也去参加,其中有个功友是高级工程师还是单位党委成员,他说一定要来参加把自己的事迹心得给大家说说。他很早就得法,炼了一段时间的功,后来怕别人说是搞迷信就停了。过了一年多他突然得了脑溢血浑身不能动,两眼也看不见送医院抢救。

这时他躺在病床上想:这样就是抢救过来也要落后遗症,后半生怎么过可想而知,如果坚持修炼最起码会是个健康的人。想到这他决心不再吃药打针了,从新学法炼功。他的决定让医护人员大吃一惊,不可理解。由于他的家人也是老学员,非常理解他,也非常配合他开始学法炼功。当时他要学法就能看到大法书上的字,要炼功就能站起来,这给了他很大勇气和信心。后来就出院回家天天学法炼功,过了一段时间就基本恢复正常了,去参加法会就是自己走着去的。

我们炼功点有个在公安工作的功友,他家人也炼法轮功,夫妻俩因过关发生矛盾时常打电话叫我去交流心得。有一次,他对我说:在一天的深夜刚醒看到他妻子在炼静功,一会渐渐的离床起空,当时不敢出声怕惊动她。交流多了关系熟悉了,他对我说:他在公安局政治科工作,来炼功点实际是来蹲点了解调查法轮功情况的,经过长期观察觉的这个功法确实很好就跟着炼起来了,而且还带动他的家人也炼。我们都知道当时几乎每个炼功点都有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在蹲点调查情况。

回忆法轮大法在郑州在中原的洪传,我感慨万分,一九九四年传法班结束时实际只有几十个功友坚持学法炼功,后来发展到全省各地、市、区、县、镇,大法学员有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难以估计。

一个教人修心性按“真、善、忍”做好人,使上亿人解脱病魔得到一个健康身心的宇宙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遭到中共恶党空前的造谣,诽谤!多少大法弟子被活摘脏器迫害致死,有多少人被绑架劳教和判刑无法统计!

我们走过来的大法弟子不但要坚持学法修好自己,而且还要找回失散的功友共同讲真相救度众生,做好老师讲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