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濛阳镇部份大法学员遭迫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四川彭州濛阳镇成为四川省迫害法轮大法非常严重的地区,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游街侮辱、酷刑折磨、非法劳教、送精神病院,等等,多人被迫害致死。下面是部份大法学员遭迫害真相。

蒋群华婆婆遭恶人火烧、开水烫

蒋婆婆是濛阳镇炼功点的辅导员。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蒋婆婆抱着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正念,多次进京上访护法。在邪恶如乌云压顶的时候,蒋婆婆独自承受了疯狂的迫害,把难都揽在自己身上,舍命保护了其他功友。

二零零一年元月,镇派出所、“六一零”、综治办的白美春,郑贵华,黄仁松等将蒋婆婆戴上手铐,挂上牌游街示众,在十字路口罚站,后又不顾蒋婆婆六十多岁的高龄,将她送到楠木寺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元月,镇政府私设监狱将蒋婆婆毒打后关入肮脏不堪的囚室,睡在冰冷的地面上,地上还爬着蛆虫和蛇。后蒋婆婆正念走出。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蒋婆婆再次被关入镇派出所,恶人曾君用电棍电蒋婆婆,黄光耀则用铁丝捆做一股毒打她,滕家华还用开水烫蒋婆婆,曾君还恶毒的用打火机烧蒋婆婆的头发,疯狂地叫嚣:“把你烧死了算自焚!”“把你打死了扔到蒙阳河!”

整个暴行从下午三点多持续到八点。三天后蒋婆婆被送到彭州洗脑班关押。蒋婆婆绝食抗议,被地痞撬断门牙强行灌食。后又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三年以后,邪恶仍多次图谋陷害蒋婆婆,均未能得逞。

郑维刚、唐发芬全家遭迫害

郑维刚、唐发芬是对恩爱夫妻,双双修炼法轮大法,母亲刘元芝也是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郑维刚、唐发芬进京上访讲真相。被镇政府官员截回后竟强要郑维刚、唐发芬交9800元的跑路费。老实厚道的郑维刚只缴了3200元,邪恶官员无耻的跑到家境贫寒的郑维刚、唐发芬家里,强行抱走电视机,电风扇,VCD等物品。

二零零零年元月,当地邪党官员以有法轮功学员走失为由,将郑维刚强行绑架到镇政府大院。郑贵华,谭延白,白美春,乔立君,刘正芳等十多个官员将灯突然一关就对郑维刚群殴,板凳被打烂,皮带被抽断。问他炼不炼,郑维刚说炼。他们又把灯关了群殴。如此多次。然后郑维刚、唐发芬又被镇政府强行罚做苦工,还要罚款。

二零零二年底到二零零三年五月,郑维刚被黄光耀,乔立君,黄仁松关在私设监狱里迫害,还要他年迈的老父用鸡公车推200斤大米作伙食费。

二零零三年,郑维刚被关入彭州洗脑班,洗脑班以郑维刚的腿有点肿为由把他送到医院打毒针,导致郑维刚全身瘫痪。

郑维刚被注射药物治疗时,小便竟将地上的草毒死。回家后郑维刚仍坚修大法,现已奇迹般康复。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唐发芬、丈夫郑维刚和婆婆刘元芝被绑架到濛阳镇政府,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濛阳镇政府四个多月,期间遭受毒打。后来逃出濛阳镇政府,流离失所,遭彭州市国安、濛阳镇政府、蒙阳派出所通缉追捕。二零零二年十月七日,郑维刚夫妇在中江县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恶徒刘正芳还乘机把郑维刚打工赚的九百元没收。他们被送回到濛阳镇政府,遭到濛阳镇政府加倍迫害,打得遍体鳞伤,后又送彭州市洗脑中心。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唐发芬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送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唐发芬刚到楠木寺劳教所,检查身体长了很多疥疮,血和肉粘在一起,那里不收,彭州市六一零的恶人和劳教所商量后才收下。在那里一共十天的时间,不知在这十天中楠木寺劳教所怎么折磨她,看到生命垂危了才送回家,回家后两天就含冤而死。

郑维刚的母亲刘元芝,七十岁,在洗脑班里也同样受到迫害,身体越来越差,全身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疥疮,全身浮肿,出气急促,后来洗脑班管教才叫医生来看,结果诊断是皮肤癌,才怕担责任,赶紧通知当地政府接人。

张志芬被打得血肉模糊

大法学员张志芬上访被关入楠木寺劳教所一年,家里开的药铺被抄没。三邑的治保主任地痞周奎纠集各大队流氓将法轮大法弟子集中起来暴整。将他们在冬天脱了衣服泼冷水,顶鹅卵石罚站,跪炭碴,水泥板,用荆条抽打。每天打两次,迫害长达半年。张志芬被打得血肉模糊。

谭延芳、刘邦秀被迫害致死

谭延芳的门牙全被打掉,每天大口吐血,一次要吐半碗血,人已严重变形。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谭延芳发现脚上长了个疮,不久就死亡。

刘邦秀因讲真相于二零零三年被刘正芳、乔立君送到彭州洗脑班。刘邦秀绝食抗议,被邪恶强行灌入半斤食盐,不给水喝。刘邦秀痛得连夜打滚。后又被送入精神病院迫害。二零零三年被送回家后,自言自己腰痛,不久后突然死亡。

曾庆芳、文昌平被四十多个邪党官员围殴

曾庆芳因上访被多次关押,被送楠木寺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二年,曾庆芳被白美春,付晋等五花大绑挂牌游街,后被关入镇政府大院被四十多个邪党官员围打。二零零三年被送彭州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六年被送新津洗脑班迫害。

文昌平因上访被多次关押,二零零二年被挂牌游街,后被关入镇政府大院被四十多个官员围打,全身打肿,双眼流血。

姜福明被恶徒不断抬起来往下摔

姜福明因上访被多次关押,后被劫持到三邑遭恶徒暴打,打得血肉模糊,还被恶徒不断抬起来往下摔。

曾毅、杨先均夫妇连同一岁孩子一起被关押

曾毅、杨先均夫妇因上访被多次关押,二零零二年被关入镇政府大院迫害,他们一岁的小孩也被抓去迫害。二零零三年七月,他们夫妇被转到彭州洗脑班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