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恶魔警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洪山区马湖(特1号),2005年1月新建。其占地面积一百多亩,耗资4250万元,属当今最流行欧式建筑。然而,在华丽外表的掩盖下,很少人能知道,它却是一个迫害善良法轮功学员法西斯集中营。这里的警察披着一身人皮,实为一群凶残嗜血的恶魔;这里的犯人不仅没有被教育好,反而被训练成凶猛的豺狼。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的前身是臭名昭著湖北省沙洋七里湖女子劳教所,为了掩盖其罪行,2005年1月七里湖劳教原班恶警迁至武汉,并更名为湖北省女子劳教所。

这些恶警包括:龚珊秀,女,40岁,湖北仙桃郭河镇人,警号:4266072,现任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行政副所长,原沙洋九大队队长,是酷刑致死十堰大法弟子曾宪娥的凶手。汪琴,原沙洋二大队队长,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队长。原沙洋九大队恶警:程愉、刘海燕、张艳、蔡正英、房姓恶警等。这些邪恶之徒除了自己殴打、侮骂、用刑、体罚之外,其主要手段的是最大限度释放和利用“包夹”犯人的魔性,使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达到邪恶的极限。

所谓“包夹”人员实际上是从各个大队刑事人员中挑选的一批打手和流氓,主要任务就是配合邪恶管教对大法弟子进行二对一的24小时责任监控,以进一步加大迫害力度。他们整天与大法弟子形影不离,看恶警的眼色行事,谁对大法弟子管的严、打的狠、折磨的厉害,谁就可以减大期提前释放,否则,就加刑加期受处罚。恶警每晚必召集它们开会,授意加压。在利益和邪恶的驱使下,这些“包夹”真的象野兽一样,干出正常人绝对做不出来的事情。

除了威逼利诱之处,恶警有时用暗语指使包夹犯人,最常用的就是“把她调教好了没有”,有时给犯人递眼神,犯人见眼神马上就大打出手。有一次,吸毒者陈璐、金晶野蛮迫害一大法学员,在写周记时向干部表功,干部在评语上写道:“你们做得对,对待这样的人就是不能客气。”这群“包夹”在恶魔的指使下兽性大发。

下面是劳教所常用的流氓迫害手段:

毒打:劳教所就派二名吸毒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来具体实施恶警的计划,如果学员不从,包夹发疯一般折磨法轮功学员。一五十多岁老年大法学员写到“一进劳教所,恶警即安排一个女吸毒人员对我进行“包夹”。从早到晚在这名吸毒人员的严密监管下端坐在一个矮小的小方凳上,背所谓的“五十五条”监规,如不背或背不下来即遭“包夹”毒打。“包夹”打人是拳脚相加,抓住头发往地上、墙上撞,用方凳砸脚、腿、下身阴部等处。狱警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如果投诉,他们会反问“谁看见了?”。

挖墙:强制背对墙,弯腰,头朝前,胳膊从背后抬起抻直,手背贴墙,腿伸直。一挖几个小时,双眼肿大,什么也看不见。在挖墙的过程中,包夹犯人时不时就跑过来猛踢一脚,或猛击一拳,或用板凳往身上砸,打到哪里就是哪里,也不管是头是脸。更有甚者,挖墙时往背上放一脸盆水加大重量。大法学员李维丽因挖墙时背上放一脸盆水,腰错位,长期不能伸直。

扯草:法轮功学员在几天几夜折磨没睡觉的情况下,被包夹抬到院子里,在三四十度烈日高温里长时间扯草,不让休息,不给水喝,一大院子草,叫一个人扯完。草里夹杂着小石头,碳碴等,包夹却躲在树荫下。仙桃大法弟子佟冬香不从,两包夹捏着她的手就往布满石头和碳碴的草地里乱戳,十个指甲被戳烂,鲜血直流。包夹还嫌不够,一人拧一只耳朵把整个人腾空提起,提起放下,双耳被扯破,血流不止。

吊床:热天蚊子多,将大法学员双手吊在高低床上不让睡觉。黄石大法弟子黄秋珍(40岁),因在里面打坐,恶警程瑜命吸毒人渣将她用手铐铐在床边半个月。在那半个月里,黄秋珍每天遭到吸毒人渣的打骂,用脚踢,用小凳子砸她的阴部。

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在阴暗潮湿的小屋里,放大声音看诽谤录象,不看就毒打,白天被抬到烈日下扯草、被罚蹲、挖墙、十几个邪恶犹大围着灌输歪理邪说、强迫和邪恶犹大说话,往往这时,学员的大脑麻木失去知觉,嘴在讲话,大脑却不知道。襄樊大法弟子刘维丽,被强制二十几天让不睡,拳打脚踢,腰被打断,整天不让上厕所,还被要求挖墙、蹲、扯草、邪恶欲逼人致疯、致死。

抱粪桶:用一个没有把的大红桶装满粪便,从屋里抱到院子里,也不给掏粪工具,用自己的饭碗从便池中一碗一碗的往桶里舀,以此侮辱和体罚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张京琼(40岁),因不向恶警们妥协,恶警蔡正英罚她每天用粪桶抱粪100桶,然后罚蹲到凌晨四点钟。

鞋跟跺脚背、脚踝等:吸毒者李薇薇,女,20多岁,宜昌人,在谈话室穿着高跟鞋跺伤几名大法弟子的脚骨。吸毒者张娟,女,20多岁,沙市人,用手掐大法弟子乳头,用脚跺大法弟子脚背、脚踝骨,并传授经验给其他吸毒者。

牙刷捅阴道:吸毒者谭琴,女,沙市人,曾经用几把牙刷搓大法弟子的阴道

强制灌食:用铁勺子撬嘴,灌盐水,辣椒水,随时都有呛死的可能,吐出的血、水、食物被从地上舀起再次灌入。

劳教所恶警直接迫害的主要手段:

1、用电棍电

大法弟子刘光风,女,30多岁,先开始被非法关押在沙扬劳教所九大队(队长龚珊秀),因为不配合邪恶的安排,脚被打残废,至今有点跛,不能正常走路。即使这样,她还要被强迫干活。在武汉女子劳教所,她又多次被狱警、干部用电棍殴打,脚多次被打跛,打后,还要被罚站。而且,在武汉女子劳教所,有多名法轮功学员曾看见她被吸毒女多次殴打,而干部装作没看见。

大法弟子罗凤英:女,50多岁,黄石人。在湖北沙扬劳教所时,她的手被没有人性的恶警用电棍长时间电击,至今手伸不直,残废了。

襄樊大法弟子李智慧(56岁的老太婆),被四名男恶警用电棍电击了四十多分钟。在被电击之前,邪恶狱医刘秋红(女,40多岁)还对李智慧的身体做了检查,认为没问题,便对那四名男恶警说:“可以开始了。”于是那些没有人性的男恶警用电棍将她的眼皮、嘴、耳根全部电破了皮,整个脸部几乎变了形,之后甩下一句话,“我们后天再来。”

一五十多岁老年大法弟子向恶警刘冰投诉包夹打人,刘冰先打她两个耳光,随后示意两个吸毒人员把她拖到值班室内,再从劳教所管教科叫来四个男警对她用刑。他们踩住她的双手、双脚,用电警棍对她全身进行电击约四十分钟,她没有妥协,警号4259327的恶警又把她反铐在一把椅子上,专门电击她的太阳穴、耳根、嘴唇、手指尖等处约二十分钟。老年大法弟子被电击的双耳、嘴唇肿大,面目全非。在值班室外坐着大队所有的队长和干警,他们全无半点人心,恶警刘海燕还幸灾乐祸的说:“你真象个猪八戒。”

2、用军训体罚

恶警汪琴、刘燕经常利用军训体罚学员,烈日下一站几个小时,二手向前伸直,一条腿向前伸。

3、灌输谎言与歪理邪说

在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妥协之后,被强制整天看诽谤录像,听邪恶犹大讲歪理邪说,再写心得,但必须按他们所说的去写,不许写自己想法,否则,毒打。短则一个月,长三个月,天天如此。三个月后则以奴役迫害为主。

4、奴役折磨

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说:“劳教所的劳役量非常大,我们被迫每天干活十四个小时,有的还完不成定额,而且伙食很差,可说得上是猪狗不食,有时几天喝不上一口水,特别在二零零五年十月以前,给武汉四方纸业做像册,有的人加班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半钟才能完成一天的工作量,第二天继续干活。另外还每天搬箱子,几十斤重的货箱从三楼搬到楼下,多则十几箱,少则五到六箱,不管是老人或是体弱的人都得搬,有的年岁大的大法弟子累的头晕眼花,恶警也没有半点恻隐之心。”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这群中共邪教教徒,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犯下了滔天大罪,人神共愤。善恶有报是天理,这群恶魔也必将受到正义之剑的惩罚!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地址:湖北武昌洪山区马湖特一号 邮编430064
所长:余平安、龚珊秀警号:4266072
政委:杨敏、顾某某
二大队队长:程愉、张小燕、余君丽 警号:4266025
、刘海燕
干警:揭晶、黄汉华、陈燕 警号:4266091、宗温华
一大队队长:汪琴
生产科长:张某某
保安科长:刘某某
湖北省女子劳教所相关电话(区号027)
所长办公室电话:(027)88422101 所长:余平安
政委办公室电话:(027)88422100 政委:毛静
劳教所 88422142; 一大队 88422141; 门卫 88422114
所长余平安 办88422101; 政委毛静 办88422100
二大队:027-88422128 027-88422136(管教办公室)027-88422137(管理科,毕科长) 027-88422163(队长办公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155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