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癌晚期修大法得救 刘建容讲真相面临非法判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四日】四川简阳市的刘建容患胃癌,二零零五年修大法而获得新生。刘建容感谢大法,对世人讲大法真相,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被恶警绑架,四月十七日,简阳市公安局将她非法批捕,并欲对她非法判刑。

刘建容二零零五年才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的巨大变化使丈夫龙华明都感到惊讶。刘建容在没有修炼以前病魔缠身,得了胃癌,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做了胃癌手术后,生命仍然非常危险的情况下,刘建容对生活几乎都绝望了,在万般无奈之时,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她象变了一个人样,不但病好了,而且身心都体验了在修炼后的前所未有的轻松。她很感激是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

因为自己修炼前和修炼后的巨大变化,刘建容想把这神奇的法轮大法让更多的人知道,她也想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的真相。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刘建容在简阳周家讲法轮大法真相,遭到不明真相世人举报后被恶警绑架,直到现在她还被非法关押在简阳市看守所。

刘建容的丈夫龙华明及最小的只有八岁半孩子正常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孩子天天吵着要妈妈,龙华明在沉重压力下,不但要为生活奔波,还要照顾这个不象家的家。为了刘建容早日回来,他们找到国安、“六一零”等部门要人,未果。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龙华明收到简阳市公安局传来非法逮捕刘建容的逮捕证,还想对她判刑。

下面是刘建容的丈夫龙华明的申诉:

简阳市政法委、简阳市检察院、简阳市公安局:

关于对现遭羁押在简阳市看守所的刘建容,女,四十二岁,修炼法轮功的实际情况的申诉

一、刘建容从患胃病至胃溃疡到胃癌中晚期,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动大型手术“胃切除”为止,全身都是病,伴有类风湿全身性关节肿胀疼痛。遭受的疾病痛苦在二十年以上,因此身体极度虚弱。凡遇上精神刺激的坏事则卧床不起,痛哭流涕,语无伦次,易怒或动辄骂人,出现神经错乱状态。

二、二零零五年四月上旬经简阳市人民医院做胃镜等现代较先进仪器确诊是严重胃癌。经熟人介绍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到成都中医院附属医院住进外科大楼八楼十号病房一床。又经详细复查实属严重胃癌中晚期。由于身体极度虚弱,需调理到四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时,由主刀医学博士李力和蒋医师两人共同开刀胃切除。直到中午一点后才做完毕。肚腹内割下的病变组织约两公斤重。至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共有十七个昼夜未进一滴水,全靠输血、输液维持生命。经化疗,直住到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共住了两个月零五天才出医院。当时主治医师李力再三叮嘱,“癌症系恶性病毒,过段时间再要化疗。回家调养不能断药,不能震动,需要长时间休息。要注意伤口(破腹刀口二十公分,伤疾仍在)和病情动态;若出现危险及时打电话找我(李力指自己)。”

三、由于二零零五年上半年至出院为止医药费花掉五万多元,兼之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至五日期间被贵州省都匀市林业局勾结社会上的诈骗犯骗去我五万四千零五十元(同一期间以同样的手段都在都匀市林业局办公楼签订的苗木购销合同,分别共骗六家,合计人民币三十四万四千五十元)。在家庭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二零零五年九月中旬自停药出现刀口疼痛,心慌,头昏晕等症状。又化疗引起头发,眉毛,连腋毛都全脱落。刘建容又陷入整天悲哀啼哭,不断叹息“完了!人财两空啦!我死了这个才七岁的娃娃你怎么带啊!还欠别人二十多万元债务,你们父子俩怎么生存?”我鼓励她要坚强信心,一定要想办法活下去战胜死神。

四、二零零五年十月初刘建容问我:“你还记得成都中医院张仲景的石刻像前见到的那个中年妇女,她患子宫癌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后来还给我《转法轮》书和教功光盘嘛!现在书我都看几遍了,决定马上就开始学炼功。”我回答国家不允许。她说吃药又没有钱,修“真、善、忍”做好人,不会错!

五、自二零零五年十月初开始炼法轮功到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刘建容被抓关押止,仅仅炼了一年零五个月的法轮功,的确炼功后不再需要吃药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在成都出院时,主治医生等向我们提出严格要求:

第一、必须吃药切断癌细胞病毒扩展和跟上身体营养调理,增强自身的免疫能力,抗病毒能力。

第二、不能干体力劳动,以防止内外刀口损伤。

第三、要保持心理平衡,千万受不得精神压力创伤,否则会出现生命危险。如果这些都做到了,里面刀伤及消化系统必须要三年时间才能恢复痊愈。刘建容自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出院到现在仅两年时间,现在仍然处于危险期。

有两个胃癌病人,做手术的时间与刘建容相差不到十五天,都分别在当年年底死去。

一例:成都温晓华,女,与刘建容住同一个病房,二零零五年五月上旬胃癌开刀后,死于当年十二月。

二例:家住简城镇龙王沟升阳村一队汪队长,男,胃癌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开刀做手术死于当年腊月底。

综上两例胃癌病人开刀做手术后仍然死亡,不可忽视癌症对生命的威胁。

六、刘建容有个八岁半的男娃娃,因长期和她睡在一起,上学接送都是她,母子相依。现在这孩子半夜都在叫妈妈!“我不去上学啦!我要妈妈回来”愈哭愈悲伤。

申诉事实呈简阳市政法委和公检法律机关酌情处理。此申诉共三页。
申诉人:现羁押在简阳市看守所刘建容家属:龙华明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