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 正法修炼志不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有高血压,心脏也不好,肾亏,常吃药。修炼大法后,我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告别了药罐子,尝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同时我也懂得了做人的道理,知道了怎样做一个好人。师父教导我们修炼人要按照“真、善、忍”做,做一个超越常人的好人,这有什么错?可是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野蛮镇压,实施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一系列灭绝人性的政策。我也遭到了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和折磨。

一、迫害之初 曲折修炼路

1. 被恶警欺骗

一九九九年八月的一天晚上七点左右,派出所俩人突然闯入我家,也没出示证件就把我家搜了个遍,但没搜出东西。他们不死心,威胁我,叫我交出书来,若是不交,他们再要搜出来,那就不客气了,并欺骗说:如果你拿出来就没事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好,那时学法不深,对法理认识的不清楚,再加上有怕心,就交了一本。当时想:交一本能保住另外几本,如果再要搜出来,一本也没有了。

把书一交,他们认为有了“证据”,叫我去派出所并拿上一千至三千元钱。这时我说:你们说交出书来就没事了,为什么出尔反尔。他们说:有书就罚钱。这就是他们说话不算话,骗人的鬼话。虽然我那时学法浅,可是把书交了之后,我知道错了。我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心里特别难受,真的很难受。当时怕心太重,给大法造成了损失。

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上午,公安局马保忠和另一位警察又到我家,也没出示搜查证,只出示了一个工作证,又把我家非法搜了个遍,结果什么也没搜着。他们就把我带到了公安局审问。这时我想:上次我没有做好,这次决不能配合邪恶。他们问我什么,我都不回答他们,他们见我闭口不说话,就恼羞成怒,并气急败坏的把我送到了看守所。一共被非法关押了九天,经家人托人并请他们吃喝、勒索,一共花了五千多元,才放我出来。

2. 去掉怕心

在二零零一年农历四月的一天中午,阜平镇一帮人又来到我家扬言说要办洗脑班。我想我不能去,乘他们不注意我就溜走了,结果他们也没找到我。他们就回去交差了。不大一会儿他们又来了,我又赶紧的躲起来,他们找了半天也没找着,就又走了。他们不死心,第二天又来了,后来我和另一位同修被迫流离失所。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保护。

在二零零一年农历七月,我和同修去北京证实法,我们带着横幅和真相标语到天安门广场,刚要准备打横幅就被警察盯上了。在金水桥我们一行三人中的一位同修被抓了,我和另一位同修发正念,制止邪恶。在发正念时,被警察发现并追问: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来北京看病人的,随便到街上转转。他们又问:你知道法轮功吧?我说:不知道。他们还问我是哪里人,我随便报了一个地名。最后他们叫我把包打开看看。我说里面都是生活用品。他们不死心非要打开看看。后来我就给他们打开了,他们翻了半天也没找到要找的东西。这时我大声说:你们还有事吗?我还急着去看望病人,你们耽误了我的时间,你们要负责任。这时周围的游客们围着我,也不走了,警察就冲着游客叫道:你们看什么看?游客被吓走了,后来警察也让我走了。

我从金水桥过来到了广场,又有一个警察拦住了我,并说有事。他又把刚才那警察问的问题问了一遍,而我这一次没了怕心,心中坦然不动。我想我是到北京证实大法的,救度众生来了,该回答的回答,不该回答的闭口不言,这时我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

3. 走出病魔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场身体的魔难突然来了,当时我正在看师父的新经文《在美国西部讲法》。在看的过程中,邪恶看到了我的执著就向我下毒手了。邪恶因素不断在我脑子中闪着:你修不成,你修不成;别讲真相,别结束,别结束。我心中乱如麻,烦的不行,当时我想莫非我修不成,没想这一念着了旧势力的道,旧势力就没完没了的迫害我。按常人说就是一场病,可我感到特别严重,后来加上头晕,走路也困难了,到晚上睡不着觉,全身没有舒服的地方,特别难受。我心中清醒这是旧势力的迫害,我就发正念,发正念时我看到了很不好的东西,但就是排不去。后来我就找同修,叫他们和我一起发正念,可是没有大的效果。当时我悟到,这是因为当时学法学的少,功也炼的少,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马虎。我知道是恶魔钻了空子。

看到我的身体状况没有起色,家人着急了,就赶紧找医生,可结果越看越厉害,吃什么药也不管用。后来我说:你们如果要想让我的病好,除非让我修炼,(七二零之后家人不让我炼了),如果不让我修炼,你们就等着我死吧。家人一想,这也是唯一的一个办法了,就让我继续炼。

一段时间之后,病情也没有好转,这时我悟到:我没有放下那个病。这时我心中想:叫我放弃修炼,我还是舍不得。心中求师父,不能叫我死,我还得看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师父看我还有修炼的心,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梦中点化,我也不行,从北京来了一个同修回来引导我,叫我多看书、多发正念,从那以后我就照同修的做,每时每刻发正念,炼功也正常起来了,这样身体也渐渐好起来了,回想走过的这段弯路,好险哪!我也是个幸运者,从魔难中走过来了。

在这里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每当想起这段经历,我的眼泪就不由自主的往下流,在那段日子里,我的泪水不知流了多少。以后我要按照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履行好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职责。

二。证实大法 大法显神奇

1.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

二零零四年农历正月十五日,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马保忠发现。当时我们三人,其中一位被抓,我们两人走脱,后来公安局共计七次到家骚扰,不分白天黑夜,把家人都吓坏了,精神上受到了刺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晚,我和三位同修到城南庄发传单救度世人,我们走進了一个很深的沟,从里往外撒,刚走到第五个村时就被坏人举报。当时我们正在张贴真相标语,城南庄派出所的人开着车就到了我们跟前。当时就我们两位,那两位在我们前边走了,派出所的人要带我们到城南庄派出所,我说:我们不去,我们没有犯罪,我们只是在做救人的事。同时我们给他们讲真相,可他们不听,这样僵持了一会儿,他们给县局打电话。

时间不长,县公安局的车来了,他们把我们抬上车拉走了。在车上我们两人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县局后,他们又把我们抬到了办公室并问我们:就你们两人吗?传单是从哪儿来的?谁给我们的?我们不配合邪恶。这时范振华气的暴跳如雷,带了一帮人到家中骚扰。当时正值深夜二点钟左右,我家中的人也被吓坏了,他们把室内室外翻了个底朝天,什么也没得到。他们一共搜了四家,在另一位同修的家找到了真相标语。回来后他们带那位同修去登记,就在这时,屋内只有我一个人,可走廊内有四个人在说话。我就动了一念,叫他们到屋里去说,果然屋外没有了说话声。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做,在保护我,就这样我走出了公安局。

回来之后不到一个月,恶人范振华又带着两个警察到了我家并说:跑出来的要罚款二百元。我说:我没有钱。他们就让我去借,我说我借不下钱。后来他们说不给钱把人抬到公安局,就这样我被逼无奈借了钱给他们。现在中共恶党的干部就是捞钱,满脑子就是钱,为了钱无恶不做。

2. 破除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五年农历十月初十早晨六点钟左右,县政法委、公安局、乡政府、派出所还有村委会的人又闯入我家,当时还没有起床,他们十几个人有的敲门,有的在院内到处乱翻,把我晒的柿子也吃了个光,他们这种行为和土匪有什么两样?还没等我穿衣服给他们开门,他们已经自己撬开了门。当时我身体不好,晚上没睡好觉,他们非叫我起床。我说我身体不好,找他们头说话:出了问题谁负责?

他们没有回答我,还是叫我起床,说是办“学习班”。我说学什么?我只知道炼功做好人,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你们让我学什么?学习社会上那些吃喝嫖赌之类的,我不干。他们没词了,只是让我起床,并说不然要抬我。我一看说什么也不管用,转眼又想:大法弟子怕什么?大法弟子做的是天下最堂堂正正的事。后来他们让同村的一位老太太给我穿了衣服,把我带走了。

到县城后,他们又把一位同修拖上车,说是要送保定劳教所。车刚开出不远,那位同修身体出现了不适,口中吐着白沫,可这些没人性的东西置之不理。一路上我背着师父的经文,心中想着:有师在,有法在,弟子怕什么?请师父加持我。心里发着正念:铲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及共产邪灵。走到曲阳县灵山,我想去厕所,然后走脱,可是两个女的一直跟着,没跑成,只好上车。走了大约五分钟,我的身体出现了高血压、心脏病等症状,难受的不行。我就跟车上的人说:我心里难受的不行,恐怕走不到保定。他们看我真的不行了,就给头儿打了电话,头儿说:拉到保定再说。那位同修一路上吐着白沫,也没人管,共产邪党的干部不管人的死活,拿着人的生命开玩笑。

就这样,他们把我俩拉到了“保定市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中心的人出来一看,人已经这样了,他们不能收,得经过医院检查再说。就这样,把我们拉到了市医院,医生给我做了检查:高压二百三十,低压一百三十,做心电图,心脏也有问题。医生告诉他们: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这时他们着急了,赶紧给我说好话,说:你不要急,咱们马上回家,你那么大岁数了,别和我们一样。检查时,我心里求师父加持我,发着正念,不时的背法,决不配合邪恶。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脱离了危险。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清晨六点左右,公安局、派出所的恶人张進辉、范振华领着十几个人又到我家,当时我正在看书,上身穿好了,下身只穿了内裤。他们让我开门,我不给他们开,我说:一个月前你们把我送到保定“学习班”,你们现在又想干什么?他们不回答,时间不长他们撬开窗户進了中间屋,又把我睡觉的屋子用脚踢开,把门都踢坏了。他们让我穿好衣服,我没吭气,心中发着正念。他们见我不配合就把我从被窝中拽出来抬上车。

当时我的心中坦坦荡荡,我们大法弟子光明磊落,怕邪恶不成?口中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教人向善走正道有什么错?你们反而把好人抓到公安局干什么?你们中共的干部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天理不容啊,人不治天治。”一路上我不停的地喊着,一直到县局。我看到上班的人走進大门,我的喊声越高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把我抬到了办公室。進去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有的人听明白后,让我去告他们。呆了一会儿,有一个好心人给我穿了裤子,他们又把我抬到了车上,车里已有二位同修。就这样,车把我们拉到了“河北省保定女子劳教所”。在车上我一直背着法,发正念:铲除迫害我们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

去了以后,经医生检查我的血压并做心电图。医生告诉他们:血压和心脏都有问题,随时可能引发脑血栓。这时张進辉蔫了。后来我就跟医生说:在家我就告诉他们:我有高血压和心脏病,你们就是不听,出了生命危险谁负责?我这病就是你们一次次迫害的。就这样他们把我又拉回来了。我知道这又是师父保护我才脱离魔窟。我衷心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一次次的保护,当时我的眼泪止不住的又流了出来。

3. 洗掉书记家墙上的诬蔑标语

在二零零六年阴历四月份,恶人在我们村支部书记家墙上写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言论。当时我没在家,我回来以后,同修和我说这事,我心里很难受,我说赶紧发正念,铲除邪恶,不能毒害众生,并且建议同修得赶紧把它除掉。后来我看到《明慧周刊》上的一篇文章写的是有一位同修到公园里,见墙上有诬蔑大法的字,就是用汽油和漆涂掉的。于是我就赶紧准备了汽油、漆,就在当天晚上把它涂掉了。

当时我就想要是今天晚上响着雷,下着雨就好了。因为支部书记很邪恶,担心他听着。呆了一会儿,果然不出我所料,真的响起雷来了。我想这又是师父给我机会了。我就叫了一位同修,穿着雨衣,我们边走边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们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并且叫书记睡着。去了以后,就听见屋里有打呼噜的声音。就这样我们顺利的做完了。后来我们又去下边村贴了真相传单。我们去时拿着汽油、漆、浆糊、刷子。回来一看浆糊瓶丢了,因为下着雨,我们用纸盒提着东西,纸盒湿了,盒底烂了,后来我们就把汽油和漆藏起来了。待了些日子我想把那东西拿回来,一看浆糊瓶也在那里,我和同修感动的流了泪,这使我对师父、对大法更加坚定,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拿回来的,我们感到太神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有这个心跑跑腿就行了,要是没有师父领着,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在修炼的路上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第二天书记起床后,发现墙上的字不见了,他就发了疯了,他怀疑是我干的,就去上边报了,说是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我听说后赶紧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不能叫他们的阴谋得逞。过了几天,上边也没人来,他就说:上边不管,我也就不管了。可是他嘴里是这么说的,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此人的名利心很重,同修给他讲真相,他根本就不听。

4. 用行动证实大法 救度世人

二零零六年冬天,有一次下大雪,我们大法弟子扫雪,其中还带动了常人参加。我们把路上的雪扫了,有的地方结了冰不好扫,我们就用土撒上。过了几天雪化了,剩下土了(因为是水泥路)。书记一看路上到处是泥浆,就生气了,他百般刁难我们,叫我们把水泥路扫干净,我们二话没说就把水泥路扫干净了,体验出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之心。有的常人不理解,气的不行,他们说:做好事,人家也不说好。我说做好人可难了,……。

我们这里是山区水泥路,拐弯抹角的,要是不扫,简直没法走,路上还结了冰,时常有骑摩托车摔倒的,相当危险。我想出了人命怎么办,我是炼功人,遇事先替别人着想。我们坚持扫雪两年了。我们在扫雪的过程中,有的对大法不理解的人,看到我们这样做,他们高呼“法轮大法就是好!”通过这件事,我们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带给了村里人,好多人明白的真相,他们对我们炼功人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对法轮大法有一更深意义的认识,同时也得到了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