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新年晚会过程中正法修炼救度众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师父好!同修好!

在参加欧洲每周六的学法交流及北欧学员组织的每天的学法交流中,我了解认识到了今年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重要性和深远意义。虽然当时的理解还没有那么深,但我想既然是师父要我们做的,作为弟子就要无条件的去圆容师父要成就的事。中共为了破坏晚会的成功举办,制造了许多干扰,于是我们都拿起电话打向中共高层和相关部门。我参与打电话已有几年的时间了,那时还没有自动工具,只限于从网站上下载录音电话,然后用手动电话给大陆民众或恶人放录音,但很少自己直接讲真相。总想在这方面有所突破,总是突破不了。电话还没打过去,自己的心先怦怦的跳起来,实际上就是一颗怕心在起作用。我也曾经试着讲过真相,但最终都因没有耐心守不住心性而和对方大吵起来结束对话。这当然和自己的心性及修炼状态有关,法没学好,心性不到位,就会是这样的结果。

正法的進程突飞猛進,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今年新唐人晚会是师父亲自在做,是师父在正法。以新唐人晚会这种喜闻乐见的形式展现给人正统文化、神传文化,用最美的艺术形式,让有缘人在轻松、愉快、轻歌曼舞中看到大法的美好,听到真相,听到神佛慈悲的呼唤。作为弟子就要圆容师父所要的,就要在人间证实法。那么弟子如何证实法呢?用一颗怕心吗?用一颗不够慈悲的心吗?这肯定达不到师父和正法对我们的要求。我悟到:向中共高层及相关部门打电话表面上看是为了抑制邪恶;但也有救度其中可救度的人的因素在;同时我也悟到:因我们是修炼的人,当然也有我们修炼提高、突破自我的因素在。如果我们不敢拿起电话讲真相,邪恶不是更加肆无忌惮吗?有缘人听不到真相,那不贻误了救度众生吗?因为有怕心不敢拿起电话打,这怕心不是执著心吗?不修去这执著心,怎能提高、圆满呢?我对自己说:从现在开始你要拿起电话讲真相,不要有怕心,我们是在做最正的事,是在做救度众生的事,能够与伟大慈悲的师父同在一世,做证实法的事是我们最大的荣幸,怎么还能有怕心呢?怎么能不去做好呢?我开始准备打电话讲真相。

先发正念,调整好心态,告诫自己要稳住,不被对方的任何反应所动心。打开放在眼前的中国电信北京大黄页(北京电话号码本)。第一个电话就是:中共恶党中央委员会的对外联络部。要是以前我会想:应该从低层打起再转向高层打,有个积累经验的过程。可这次我的正念非常强。心想这正是我应该讲真相的地方,也是我去掉怕心突破自我的好机会。我拨通了电话,对方是位女士,我告诉她我是生活在欧洲的海外华人,要向她反映一件共产党破坏中国文化的事。接着我就把我要讲的话都讲了出来。她就在那里静静的听着。讲完后她客气的对我说:这个问题你跟我反映我也不能做什么,我只是个接线员,但你反映的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给你转到哪里。我马上说:你给我转到政治局吧,她说转不过去。我又说了一些部门,她说都转不到那里。我感觉她很为难,就对她说:那如果你有机会请你把我们反映的情况向上级反映好吗?她答应了。虽然她可能真的不能做什么。但至少她自己听到了真相,在对这件事的态度上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就这样第一通电话这样顺利的打完了。我也悟到这是师父的鼓励和加持,弟子只要正念强,师父就会帮我们。

在打给文化部的一通电话时,一位女士听到我讲几句话后说:你有病呀。我没动心,平静的说:没有呀。接着往下讲,她开始嘲讽的不停的大笑起来,我仍然不动心继续讲。她终于静下来听我讲完。后来我又打给驻北京的各个媒体、文化艺术及对外交流等机构。我越打越顺,越打正念就越强,还成功劝了几人退党、团、队等邪党组织。

这一阶段过去后,我又开始了给纽约、巴黎及柏林的华人打介绍新年晚会的真相电话。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要打几十通电话,讲的口干舌燥,有时也会冒出快点打好象要完成任务的想法,但马上意识到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不是在做常人的工作,是为了让那里的华人有缘能看到大法的美好,听到真相,听到神佛慈悲的呼唤。我认真的打每个电话,不想让有缘人错过机会。有人听我讲完后说:你讲的这么好,晚会也一定好看。

在纽约推广新唐人晚会急需全球大法弟子支持的那段时间,我和三位西人学员去了纽约。今冬纽约的气候异常寒冷,发资料时手脚冻的冰凉,我们仍坚持热情的把资料发给每个有缘人。也许是我们那颗心感动了他们,很多人都来接我们的资料。拜访商家也是售晚会票的一种方法。在这个过程中,也暴露了自己很多的执著心。

一次协调人分派我和一西人弟子及一学生弟子去走访曼哈顿某大道某些街的所有商家。到那里一看,才知道是纽约曼哈顿名牌商家最集中的地方。人的想法一下都上来了,他们会怎么看我们?会不会给我们吃闭门羹?等等等等。开始时发怵的腿脚都不想迈進那些店,硬着头皮跟在那两个学员的后面,庆幸自己英语不好可以不用讲话。但当我看到那位西人弟子虽然英语也不是很好,却堂堂正正的走在最前面,用自己有限的英语、用自己的那颗心讲述着晚会的美好。相比之下我自愧不如。我对自己说:我们来这里不是向常人推销什么商品,而是要把晚会的信息、晚会的美好告诉那些有缘人,以使那些观看我们晚会的众生得救。我们不是在求他们如何,我们是在救他们,师尊把这么神圣的事让我们大法弟子去做,我们应该感到自豪和荣幸,为什么还发怵?还不堂堂正正的呢?人心放下来,正念就强起来。我们几乎用了一整天的时间,走访了那条街的每个商家。

能够亲自观赏新唐人晚会的生命是非常幸运的。为了让荷兰的有缘人能够看到新唐人的新年晚会,荷兰同修组织了一个四十人的巴士团前往巴黎去观看晚会。大部份参与的同修都没有组团的经验,但大家分工有序,整体配合,相互协调,没有直接参与的同修正念支持带着自己的亲朋好友随团去看晚会。组团过程和团队的整个行程都非常顺利。正如师父所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深深体会到:只要弟子们的心到位,整体协调配合的好,师父就会加持我们,干扰就少。

以上是自己在推广新唐人晚会过程中正法修炼、救度众生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零七年荷比卢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